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大自然並非自然

錢志群

小時候,我和小伙伴一樣只會眨眼望星空,低頭逗螞蟻,從沒有想過要思考世界,那題目太大。十七歲那年考入大學政治系,在哲學課還沒開講的一年級下學期,便啃起了官方捧紅的一本 《 大眾哲學 》 ,漸漸入迷,做起了哲學家之夢,過早地思考起世界奧秘。

其實也談不上思考,只是鸚鵡學舌,跟著官方教本,唱起了「世界的本原是物質」的調子。它的主題就是世界沒有創造者,是本來就有的,自然而然,物質不滅,無始無終。這調子,我越唱越津津有味。大二哲學原理開課不久,我便在北京的《學習與研究》、甘肅的《社會科學》等報刊上開始發表拙作,甚至對大學教授們的權威文章提出質疑。沉甸甸的哲學讓一顆稚嫩的心過早走向成熟,而且成熟的不是禾苗而是稗子。因為奉行「唯物主義」,燒香拜佛和其它任何宗教都變成了「牛鬼蛇神」,都是麻痺人們意志的鴉片,統統嗤之以鼻,一概稱之為謬論。後來在中學和大學講壇上,我又把這調子唱給學生們聽,還拿起筆寫了不少質量不高的文字,為那調子耗了不少心血。再後來,隨著市場經濟的物質主義潮流,我的信仰漸漸淡化,但骨子裡仍然是一個無神論者。

從上大學算起,當了二十年的無神論者,沒想到,跨世紀的二千年,我來美國探親,揣著好奇之心步入麻州安城華人教堂,我的世界觀便開始了全新的轉變。起初想看《聖經》,只是抱著「閒著也是閒著」的心理。六十六卷的厚冊,第一卷就是「創世記」,第一句就是「起初上帝創造天地」,這句開門見山的話,簡直是對我原有的教育薰陶、對我的世界觀是一個徹底的否定。我再冷眼往下看,更是天方夜譚。第一天,上帝造出了白天和黑夜;第二天,上帝造出了空氣,將空氣上下的水分開,稱空氣為天;第三天,上帝使天下的水聚在一處,讓旱地露出來稱為地,然後讓地生了青草和結果子的菜蔬、結果子的樹木;第四天,上帝讓天上有光,來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和年歲,於是造了兩個大光在天空普照地上,大的管白天,小的管夜晚,又造了眾多的星星,排列在天空。第五天,上帝先造大魚和水中生物,然後又造出飛鳥,並讓牠們滋生繁多;第六天,上帝造出牲畜、昆蟲和野獸,最後上帝照自己的形像造男人和女人,讓他們生養眾多、遍滿地面,來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第七日,因造物的工已完成,上帝歇了祂一切創造的工,安息了,並賜這日為聖日。讀到這裡,我感到荒誕,上帝真神了,造天造地比我哈一口氣還容易。不過,我又感到很新鮮,因為我長這麼大,日子也是從星期一數到星期天,循環往復,特別是工作以後,常常盼著星期天能休息,卻從來不知道這七天循環的由來。

奇怪歸奇怪,教會還是常去,反正沒有人強迫我信耶穌。在美國探親的那段日子,太太和女兒幾乎天天上學,我也無處可去,教會的人又是那麼熱情有禮,到查經班還能發發言,查完經還能聊聊天,也算充實。漸漸地,《聖經》中一些上帝的話語卻鑽進我的心裡,很有警世意義,諸如:「你的財寶在那裡,你的心也在那裡。」( 馬太福音六 21) 「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 ( 馬太福音六 34) 「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 」 (馬太福音七1)

等等,不勝枚舉。此類話語讓我感到《聖經》處處都在勸人向善,並沒有麻痺人的意志,相反倒能甦醒人的良心。於是,對教會、對《聖經》生疏和戒備心理漸漸消失。相反,《聖經》中的一些話語像種子,不知不覺中播在我的心裡。當我走出教會,沐浴在暖意融融的陽光下,全身舒展,神氣暢通。那一刻,我腦子裡忽然閃出一種感受,這舖天蓋地奇妙的光,莫非真是只有上帝才能創造和掌管。

但這份感動畢竟是偶爾有之,多年來在「無神論」的背景之下追求真理,探索人生,「唯物主義」已滲入信仰,我無法一下子就磨去二十年來「無神論」在我心靈深處刻下的那道無形痕跡,我難以從理性上接受「上帝造世界,上帝造人」的定論。教會弟兄姐妹不時送我一些屬靈書刊和講道磁帶,我一開始並沒有太大興趣,不少材料只是聽或看了開頭就棄之一邊。當時我不相信很多人因信耶穌病得醫治、夫妻重新和好、患難奇妙化解之類的見證分享,我雖不想給他們戴上「迷信」的帽子,但總感到有些玄乎,有添油加醋之嫌。

在美國探親的三個月長假快要結束,聖誕即將來臨。有一對來自台灣的教會夫婦,盛情邀請我一家到中國餐館就餐,為我回國送行。為了我能信耶穌,幾個月來,他們沒少費心思。對他們的傳道我從不排斥,甚至侃侃而談,就是不動真情。晚飯後,他們又邀請我們去附近一個公園欣賞一年一度的大型燈展。一上路,姐妹就開始放遠志明的講道磁帶。這次是例外,不一會,我就被他深入淺出、富有哲理的分享見證所吸引。在國內時,我就知道他的名字,他原為中國人民大學哲學博士在讀生,是國內名噪一時的電視政論片「河殤」撰稿人之一。在這盤帶子裡,他熱情洋溢地講述他怎樣開了心靈的眼睛認識了上帝。我聽得津津有味,格外入耳。有好幾處現身說法,動搖了我舊有的哲學觀念,其中一處就是,他通過大量例子去說明這奇妙的世界,是理論所無法解釋的。他的思辯邏輯很合我的口味,我得到了很多啟示,開始換了個角度重新認識這世界。後來我想,上帝是知道用甚麼樣的鑰匙開甚麼樣的鎖。我主動將他的四盤帶子借回家,一口氣又重新認真聽了一遍。通過他的講道,我忽然明白了我以前在《聖經》中讀到的很多話,我舊有的世界觀支撐點終於在聖靈的光照中搖晃起來。

是啊,當你舒適地坐在一張椅子上,你也許不會問這是哪個木匠所做。但不管你問不問,椅子總是出於某人之手,即便它是幾代祖傳,也不是憑空而來。同樣,我們生活中熟悉的任何一個物件,無論是鍋碗瓢盆、油鹽醬醋、家具電器,還是小說故事、琴棋書畫,哪樣不是被創造物,哪件沒有創作者,或是木匠鐵匠,或是工人師傅,或是作家畫家,萬事有源,萬物有根。是鳥,總為母鳥所生;是人,總有父母親。只是人生在世,不需要甚麼事情都要究其根源,當你在飯店吃了一道可口的菜餚,你不是非要認識燒菜的廚師;當你乘車旅行,你也大可不必去了解誰是這輛車子的製造者。於是,生活中的人們就習慣於只知其然,不問所以然。春天,當我們沐浴在和煦的陽光下,我們不會問這陽光從哪裡來;當夏夜,我們納涼在繁星閃爍的天空下,也許我們會眨眼感歎,但很少會問這星星從何而來。無論是寒來暑往、風霜雪雨,還是鳥語花香、桃紅柳綠;無論是山青水秀,還是飛沙走石;無論是天體的殷勤、花草的瑰麗,還是人體的奧秘,我們都習慣稱之為「自然現象」,總認為自古以來都是一樣,不必大驚小怪,無須追根求源。

但是從那晚以後,我一出門看到多彩的楓樹、快樂的小鳥、草坪上探頭探腦的松鼠,以及晚上低懸如盤的月亮,我腦子裡已相信這世界一定有個源頭,世上的生命一定有一個諦造者,就是上帝。其實,上帝給了我們兩本書,我卻從來沒有認真去讀它。一本是圖畫書,就是這五彩繽紛的天地萬物,正如大作家雨果所說,上帝創造的這幅世界畫作美妙絕倫,給它增添任何一筆,都將大煞風景。另一本是文字書,就是通過聖靈啟示給門徒而寫成的《聖經》,它給人指明了悔改認罪、重生得救的通達之途。除了這兩本書,所有的書都出於人的手。各色教科書讓我們的思想有個先入為主,從而忽略了世界和生命的真正「原著」。在一些原則問題上,我是個固執的人,怎麼如此容易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我便靜想,這是為甚麼?很快我就找到了答案,因為我的哲學殿堂不是建造在磐石上,而是壘築在沙灘上,違背常識,經不起風雨,擋不住海浪。

假期裡的最後一個禮拜日,在那位台灣姐妹的陪同下,從波士頓來的劉錦樞牧師為我做了決志禱告。這真是我假期的意外收穫,是我歸國前的最大安慰,我得到了重生。妻子激動得淚眼模糊,很久以來,她和教會的一些兄弟姐妹為我信耶穌一事恆切禱告。

第二天,我們全家飛往佛羅里達州。我在國內從政,請假很難。太太擔心我可能不會再來美國看望她們,就特意安排了這趟旅行。那裡有她參與有關科研時認識的幾戶領養中國兒童的美國家庭。其中一家在迪斯尼樂園任要職。於是我們在迪斯尼樂園免費玩了一天。最後是到巨大的球狀建築物裡「遨遊太空」。漆黑中,當我們坐上小電車盤旋而上,忽然進入星空,彷彿身臨浩渺繁星之中,有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受,宇宙那麼奇妙,自己那麼渺小。雖然,這是仿真模擬,但那一刻,我又感到,只有上帝才有那麼偉大的創造力和偉大的智慧。有資料載,光銀河星系的直徑就有十萬光年 (光的速度是每秒三十萬公里 ),其中就有一千億個像太陽那樣的恆星,浩瀚無垠,卻極有秩序地運轉。 太陽以每秒二百五十公里的速度飛行,繞銀河系中心轉一圈要二億年,可想而知,銀河系何其之大。而在銀河系之外的星系,單光學望遠鏡能觀測到的就有一百萬個,其實遠超過這個數目。「自造天地以來,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 ( 羅馬書一 20) 這麼博大的造物主,我以前卻從來不信。

回國時,我又順道途經舊金山。那裡有我太太的一家遠房親戚,他們領著我轉了這座城市和幾個公園。當漫步在鮮花叢中,或是一大群鴿子追逐腳下時,我又被艷麗多彩的花、翩翩飛舞的蝶、步步尾隨的鴿所著迷。你看那花,形那麼規則、色那麼鮮艷、葉那麼青翠、味那麼芳香,一切那麼和諧。哦,我想起《聖經》中的話:「你想野地裡的百合花怎麼長起來;它也不勞苦,也不紡線。然而我告訴你們,就是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他所穿戴的,還不如這花一朵呢!」 ( 馬太福音六 28至 29) 是啊,所羅門是一國之王,穿戴再好,也是人手仿造自然。世上沒有一樣受造之物是人能完全仿造的。「野地裡的草今天還在,明天就丟在爐裡,上帝還給它這樣的妝飾。」 ( 馬太福音六 30) 上帝讓我們不要為明天擔憂,上帝也讓我們明白,是祂創造了這些讓我們賞心悅目、讓世界無比和諧的生命萬物。而這生命萬物的無比和諧中又蘊藏著無比深奧的道理,即便是一片簡單樹葉的光合作用,無數的科學家們已研究了幾百年,卻仍然不能全知其然,更不知其所以然。難怪詩人讚美上帝:「耶和華啊,祢手所造的何其多!都是 祢用智慧造成的;遍地滿了祢的豐富。 」( 詩篇一○四24 )

感謝上帝創造了這豐富美妙的自然,也感謝上帝讓我終於明白,大自然並非自然。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現在美國蒙大拿州讀神學。)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060406
「原載《中信》月刊第528期(中國信徒佈道會)」。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