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飛越迷信之旅

文/柯志淑,照片提供/孔玉想

夜深人靜,孔玉想窩著身子縮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真是奇怪,樓下不是特別闢了一個房間,供滿各路神佛嗎?就連牆上也掛滿符畫──這些都是自己花大錢買來保平安、賺大錢的,為什麼念那麼多經、捐那麼多錢、做了那麼多功德,日子反而越過越混亂,連老公、孩子都離自己而去,只剩孤零零的自己獨守這棟空蕩蕩的房子?

床頭燈徹夜亮著,好久不敢關燈睡覺的孔玉想老覺得空氣中有一股說不出來的陰鬱。突然,窗外閃過一道震耳欲聾的雷電,嚇得她從床上跳起來,顧不得三更半夜,衣服胡亂一披就匆匆奔出家門,開車直往妹妹家疾馳而去……

長長的電鈴聲刺破夜晚的寧靜,孔玉想的妹妹睡眼惺忪下樓開門,只見滿臉驚惶的姊姊搶步進屋,寧可窩在客廳沙發過夜也不願回自己家。她搖了搖頭,根本記不得這是姊姊第幾次午夜突然造訪,更不明白眾人眼中的女強人,怎麼會變成今天這副模樣……

灰姑娘的奮鬥與奇遇

孔玉想,1944年出生於屏東縣萬巒鄉的農家女孩,祖父原是村裡的地主,誰知父親染上賭博惡習,把家產輸個精光,小公主一夕之間變成灰姑娘。五○、六○年代,台灣普遍還有重男輕女的觀念,總覺得男孩升學比較重要;孔玉想身為家中長女,自動擔起照顧家庭的重任,初中畢業就放棄升學,一心只想照顧四個弟弟、兩個妹妹。

為了幫忙家計,孔玉想隻身到城市打工。面對複雜的社會,強烈缺乏安全感的孔玉想,只要聽說哪個算命先生算得準就往哪裡跑,哪裡的廟比較靈就到哪裡拜,求神拜佛成了她在茫然又忙碌的生活中最大的心靈寄託。

誰知千算萬算也算不到,二十歲那年認識家境富裕的男友,只因為家世背景懸殊,男方家人雖然勉強接受,也生了兩個可愛的女兒,最後依然空留一段有緣無分的遺憾。

1972年初,二十八歲的孔玉想認識來台度假的美國青年,才相處一個禮拜,他就喜歡上她。通信一段時間之後,有一天他突然出現在孔玉想面前:「你願意嫁給我嗎?」孔玉想嚇了一大跳,眼淚立刻撲簌簌直下,她從來沒想到自己竟然也有擁有幸福的一天,可是……

望著孔玉想淚眼汪汪又猶豫遲疑的樣子,他也急了:「我真的很喜歡你,只要你願意嫁給我,我一定會對你很好!」孔玉想感動萬分,鼓起勇氣坦承──其實,自己還有兩個女兒。一往情深的美國青年,毫不在意孔玉想的過去,於是兩人先在台灣訂婚,7月,孔玉想就飛往美國結婚。

到美國開始新生活

初到美國,雖然公婆待她如同親生女兒,但因為人地生疏,語言、文化、風俗習慣不同,丈夫又在海外服役,孔玉想心裡非常寂寞。有一天,孔玉想在舊金山發現一間香港人開的天后廟,雖然不是台灣人熟悉的媽祖廟,她已經高興得像什麼似的,「終於有廟可以拜了!其實那些佛像是誰我根本搞不清楚,反正別人拜我就跟著拜……。」過了幾年,孔玉想發現有人開了一間媽祖廟,台灣人對媽祖的感覺總是比較親切,當然立刻轉移陣地。

1973年,孔玉想生下兒子,也把女兒從台灣接到美國,一家五口總算團圓。因緣際會之下,孔玉想和退役之後在保險公司擔任經理的丈夫,開了一間中國餐廳「樂宮飯店」,勤勞加上對客人的熱誠,生意很快就上軌道;1983年開了第二家餐館──蒙古烤肉餐廳「漢宮飯店」。為求生意興隆,孔玉想總覺得應該拜個什麼,聽說有人拜關公,雖然不知道關公和做生意有什麼關係,反正有人拜就拜吧!後來又聽說應該拜土地公,於是又買了一尊土地公回來,「有拜有保佑,多拜一定不會錯!」孔玉想心裡暗想。

隨著餐館生意越來越好,孔玉想的野心也越來越大,想再開一間餐廳,卻又有點猶豫不決,去問媽祖吧。「你想問什麼事啊?」廟公問。「我想問,如果我現在再開一間餐館,不知道好不好?」「好不好,你自己要知道啊!媽祖很忙,哪有時間管你這麼多事!」廟公的回答,讓孔玉想頓時傻眼。

儘管傻眼,第三家餐廳「京都日本餐館」還是在1986年盛大開幕了,孔玉想更是全副心思全繞著三間餐廳轉。1990年,孔玉想留下生意最好的蒙古烤肉餐廳,賣掉中國、日本兩間餐館,1991年又新開一家「櫻花日本餐館」,1993年再開一間墨西哥餐廳。

誰能想到個子這麼嬌小的東方女性,竟然十三、四年就打下一片餐飲業江山?身為眾人眼中的女強人,孔玉想倒是海派又謙虛,表示其實連她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登上當地報紙「Women in Business」專欄的年度人物專訪。

然而,事業蒸蒸日上、意氣風發之餘,長時間的超時工作與身心疲勞,早已讓孔玉想的壓力大到無法負荷──賺錢要拜,不賺錢更要拜,除了關公、土地公、媽祖,就連觀世音菩薩、黃財神、釋迦牟尼佛、地藏王菩薩、密宗……,所有該拜、該買、該請的神佛,全都一字排開擺滿家裡神龕,孔玉想甚至還跟朋友專程去拜活佛為師。只是,為什麼越拜卻越沒有平安的感覺呢?孔玉想怎麼也想不明白。

一夕之間從雲端摔落地獄

1994年,孔玉想回台灣度假,萬萬沒想到,返美之後竟然發現丈夫移情別戀!「那麼老實、那麼紳士、個性那麼好的老公,怎麼說變心就變心呢?結婚二十幾年,從什麼都沒有一直拚到事業穩定,我這樣辛苦是為了誰?」氣歸氣,傷心歸傷心,其實那時心中只有事業的孔玉想,最在意的還是三家餐館以後對外的公務、文件誰來處理?

為了挽回婚姻,朋友帶她去請教密宗上師。「上師說,他們是我前世的怨親債主,我的前世是有錢的富翁,老公是我的大老婆,他的外遇對象是我的小老婆,因為財產分配不公,所以這一世來找我討債。」按照密宗上師的指示,念經、做法會、做功德、捐錢,甚至燒符紙摻在老公的飲料中給他喝,孔玉想全都照做;朋友又為她找來風水師父,家裡擺設也遵照指點一一搬動,但是丈夫還是沒有回頭。所以,當上師要她再做這做那,孔玉想終於忍不住抱怨:「這些不是都做過了嗎?」「你前世有那麼多怨親債主,光做這些怎麼夠?」這個回答讓她越想越不對勁,感覺好像千篇一律在騙她的錢。

婚變帶給孔玉想的打擊不只是丈夫變心,就連三個孩子也認為母親太忙於事業、沒有盡到作母親與妻子的責任,所以該為家庭破碎負最大責任;從小與父親感情親密的兒子,甚至選擇離家搬出去住。身心俱疲的孔玉想只好借酒澆愁,卻只換來更多愁。「這麼大的房子只剩我一個人,每天關在家裡念經,從早念到晚、從晚念到半夜,可是,不管我怎麼念都沒有平安,而且越來越覺得家裡烏煙瘴氣,甚至不敢一個人睡覺……。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做了那麼多,還是沒有平安喜樂?在這個天地宇宙之間,究竟有沒有一個真神,可以給我真正的平安?」

有誰可以教我讀聖經?

1995年,孔玉想參加二弟在美國教會的受洗禮拜,這是她生平第一次踏進教會,沒想到竟遇見曾經跟著她到處拜拜的朋友。「咦?你們現在都變成基督徒啦?感覺怎麼樣?」孔玉想好奇地問。「很好啊,感覺很平安!」昔日道友、今日教友的回答雖然簡單,聽在孔玉想耳裡卻有如照明彈一般,不僅炸出震撼,也照亮一條明路。「平安,這不就是我一直渴望追求的嗎?」

帶領孔玉想弟弟信主的蘇慧瑛,多年前曾經試著跟她分享福音,只不過那時候她正拜得厲害,一聽到「耶穌」,馬上「不不不,我不需要!」一口拒絕,但蘇慧瑛還是不灰心,繼續為她禱告。說也奇妙,當孔玉想參加完二弟的洗禮,心中突然有一股很想上教堂的衝動,「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已經走到人生谷底;或許是教會給人溫馨平靜的感覺,這和我在上師那裡看乩童起乩、給人陰森恐怖的感覺完全不同。尤其是來到美國之後,我看到很多美國人上教堂,他們沒有拜拜,也不需要做功德,卻活得那麼快樂,讓我非常羨慕……」

第二天,孔玉想打電話問蘇慧瑛:「你知道有誰可以教我讀聖經嗎?」蘇慧瑛喜出望外,馬上回答︰「我啊,我啊,我就可以啊,我一直在為你禱告呢!」就這樣,每天等餐館打烊之後,蘇慧瑛就到孔玉想家裡陪她讀聖經,一讀就讀到三更半夜。

以前都是我的錯

不過,畢竟拜了大半輩子,孔玉想還是不明白,宗教不都勸人為善嗎?別的宗教可以接受基督教,為什麼基督教卻特別排他?後來,透過陳道明牧師解釋基督教是怎樣一個信仰,跟其他宗教有什麼不同,又分享自己「從伯公仔(土地公的兒子)變耶穌仔(上帝的兒子)」的見證,孔玉想就明白了。再加上有一次孔玉想禱告的時候,上帝透過「十誡」第一誡「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教導並啟示她:「孩子,如果我不是你的親生父親,你要認別人當父親,我當然說可以;可是,我是你的親生爸爸啊,我怎麼可能允許你認別人作父親呢?」孔玉想深受感動,當場決志、認罪悔改,接受耶穌作自己生命的救主。

信主以後孔玉想最大的轉變就是,以前總覺得自己才是對的,現在卻能夠用聖經的教導、上帝的眼光來待人處事。「我像開竅了似的,從前總是責怪丈夫,現在才發現自己真的要負很大責任。孩子小的時候,我為了賺錢忙生意,疏忽了孩子和丈夫,甚至關心員工比關心他們更多,長時間下來當然出問題。」

懂得自我反省,讓孔玉想也開始努力修復和家人的關係,除了求上帝賜福前夫,更求上帝赦免她對兒女的虧欠。1995年平安夜,認識耶穌之後第一個聖誕節,冷清許久的家重新充滿歌聲與歡笑,孔玉想覺得那一晚家裡特別明亮,好像有許多天使光臨一樣,心中的喜悅真是筆墨難以形容。

1996年2月25日,孔玉想受洗,正式成為上帝國度的子民。

去幫助那些迷路的人

如今,孔玉想的父母和六個弟弟妹妹,只剩小弟還沒信主,其他人全都受洗或正在慕道;原先對她極不諒解的孩子,也慢慢開始修復關係,她更常常為兒女禱告,盼望他們也能早日明白真理。

信主二十年,除了仍舊忙碌於經營餐廳生意,孔玉想固定於隔週週三晚上舉辦餐館福音團契,每週五則在家裡舉行查經聚會,更常把握機會與員工、客人分享福音。

2016年,孔玉想首次在屏東老家附近的佳佐聖教會做見證,這裡的鄉親父老大部分仍是傳統信仰,習慣到廟裡拜拜。她熱愛家鄉,對他們有很大的負擔,傳福音的心更是迫切,所以,除了動員親朋好友,鼓勵他們帶朋友來教會,更貼心為每個人預備餐盒,讓他們在身、心、靈都能享用她特別預備的饗宴,希望他們能快快和她一樣,享受不再受迷信捆綁的救恩。

「信主以前,我好像不會游泳的人,失腳掉進大海,盼望活菩薩能教我怎樣游上岸,其實那時心慌意亂,哪知道怎麼游?但是耶穌不一樣,祂跳下去把我救上來,又一路陪我走,等我堅定以後,要我也去幫助那些迷路的人。」這是孔玉想經歷死裡重生的生命更新之後,從上帝領受的愛的使命,也是她飛越迷信之後的終身呼召。

閱讀更多宇宙光雜誌的文章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