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沒有光的房子

王婉 / 水深代發

我曾經自忖是女中豪傑。如今,老同事見了面,卻詫異我怎麼會安於洗衣、燒飯,還快樂地在家帶三個小孩,簡直無法和從前的我劃上等號。

是什麼改變了我?

我出生於小康家庭,在開明的家庭教育下順利長大。念完大學,我進入當今世界第二大的電腦公司,在工作上鋒芒漸展,深受主管賞識。公司多次送我出國受訓、開會。不久我轉入銷售部門,業績更是扶搖直上,平均二十萬美元一套的設備,第一年就銷售出好幾套,作了一百萬左右的合同。我還多次主持研討會,曾上過電視新聞,也在客戶、進出口公司、本公司的美國工廠間居中協調。我如魚得水,作所有事都游刃有餘。

那年我才二十五歲。

後來某年的九月,我到美國賓州讀研究所,十一月就在最大的電腦硬碟機公司找到工作,任職電子工程師。當時正值美國經濟蕭條,找工作得靠真本事。我一個單身女子,才來美國幾個月,就實現了許多人長年追求的『美國夢』,買了車子、房子,步入美國生活的享受中。

有位長輩曾勸戒我,人要不斷檢討才會進步。我卻大言不慚的反問:“我有什麼缺點呢?”

他想了一下,說我好像沒有什麼缺點。

這正和我想的一樣!我一不作壞事,二無非分之想,想要的也都能得到,我很滿足。我這種人不需要檢討,因為沒有什麼缺點阿!

聖經中的箴言說:“人的靈是耶和華的燈,鑒察人的深處。(箴言二十27)” 在一個沒有光的房子裡,人看不見自己身上的髒。我認為自己沒有什麼缺點,正因為我是在黑暗中,完全看不到自己。直到有一天,光進來了。

事情的變化是因我男友是基督徒。

他為人忠厚、謙虛,卻又言語風趣。有一次講到耶穌,他說神可由呼求祂的名字來認識、經歷。他堅持要我用嘴巴講出來:『哦,主耶穌!』說也奇怪,我個個人名都能說的很順口,惟獨『主耶穌』講不出口。我因要顧到他的面子,就嘟囔幾聲虛應故事。兩、三天後,我參加生平第一次中文的基督徒聚會,那些基督徒自然親切的呼求,在我心裡留下深刻的印象。

那天散會後,我就要和男友暫時分離。在飛機上我突然想起男友講的呼求主名,和聚會中那些基督徒自然親切的呼求。我就輕聲學了他們一句:“哦,主耶穌!”不知道為什麼,我開始流淚了。

我對自己說,一定是聯想起和男友分離而傷心。

過了一會兒,我又試著輕聲呼求了一聲:“哦,主耶穌!”這一次,我淚如泉湧,無法停止。突然間,從小到大的生活片段,像放電影一樣浮現在腦海裡!想起幼稚園時,我偷拿了一個小男生的皮帶,捲成一卷,放進自己口袋裡,後來老師發現了,就警戒我不能拿別人的東西。可是,我又拿了第二次。

又想起外婆曾經不小心跌進屋後的水溝裡,大家都急著去扶她上來,我和哥哥卻高高的站在溝上,袖手旁觀。接著發覺自認豪爽正直的我,竟然連一分錢,也沒有捐給中國或任何美國的政府團體。此外,驚覺愛家人的我,才作事就買了一棟大房子,給家人又寄多少錢呢?至於我的生活,週末都泡在餐廳、酒吧和舞廳的宴樂中,真是敗壞…。一幕幕的景象,一件件的錯事,在輕輕一聲的『哦,主耶穌』後都出來了,我清楚知道自己“遇見主”了!

遇見主之後,我的全人既喜樂又興奮,生活口味也變了。突然間,跳舞、宴樂都失去了吸引力,我反而喜歡和基督徒聚在一起,週末到處去參加聚會。

得救多年後,我也從一個時髦的單身女郎,變成三個孩子的全職媽媽。我有個好朋友,也是能幹的現代女性,曾好奇的問:“為什麼你的生活,和以前不一樣了,以前的生活有什麼不好?”

我衷心的回答他:“以前不是不好,乃是我現在更好了。”

過去的生活好似井底之蛙;現在,乃是海闊天空。

閱讀多水深之處的文章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