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意外的人生

黃政俱/水深之處

我生長在傳統客家人的家庭中,當我大哥信了耶穌,又帶著我受浸後,父親簡直快要氣瘋了。他不僅拿著扁擔打,更是拿著斧頭追,為的只是不准我們去聚會,甚至還揚言要用汽油把教會燒掉。

後來,父親得了莫名其妙的重病,高燒到四十度,群醫束手,就在無望彌留之際,教會弟兄姊妹來探望父親,帶他禱告;很奇妙的,他就這樣得了醫治,並相信了耶穌。那時,我雖然親眼看見主的大能,但正值人生黃金歲月的開端,完全不將此事放在心上,豫備在事業上大展身手。

家庭如戰場

我從事室內設計方面的工作,我認為有朋友才有事業,所以花很多時間交際應酬、談生意,每每喝到爛醉如泥才回家。妻子對我這樣的生活簡直恨透了。 事實上,我們婚姻生活還有一個最大的引爆點,就是患自閉症的二兒子,他是我們心中最深的痛。每逢為著孩子的問題不知如何是好時,就開始彼此對罵,任何難聽傷人的話都講得出來;然而越發洩,負擔越重,痛苦越深。

1990年我們搬家到景美。一天,一群基督徒叩門,將我們帶回主面前。從此,他們經常陪著我的妻子禱告、唱詩,勸我妻子不要針對我的情形抗爭,而是要多多為我禱告。每天早晨,弟兄們也來陪我,與我一同禱告讀經。

投河被救的妻子

雖然我們重新開始過正常的基督徒的生活,我的事業和生活型態未變。我並不感覺深夜不歸有何不對;男人為事業、為家庭打拚是應該的。可是,這對我的妻子而言,卻是無盡的折磨。終於有一次,在夜裡返家的車行途中,我受不了她嘮嘮叨叨,當場就把她趕下車,自己回家倒頭就睡。

被我趕下車的妻子在寂靜的深夜,彷彿走到人生盡頭,心已死,淚已乾,在橋邊望著無盡的河水,正想縱身往下跳時,竟有一人朝著橋上跑來,說,『你不要想不開哦!我是碧潭游泳協會的會員,就算你跳下去,我也會把你救上來的。』此語一出,妻子頓有所悟:『我是個蒙拯救的人阿!』她望著黑茫茫的夜空,向主發出心靈深處的呼求:『主阿,即便是傾家蕩產,若是能叫我的先生改變,我願出任何代價!』

失去事業,卻挽回了家庭

那時,我把公司的印信都交給朋友處理。1997年3月,萬萬都沒有想到,我所倚重信賴的朋友,竟然背叛我。我所有投資的事業完全崩解,頓時間債台高築。我所有的房子被法院查封,五家地下錢莊天天來向我要錢,真是到了走投無路的地步。那些過去與我稱兄道弟、夜夜笙歌的朋友,像避瘟疫般的躲避開我。惟有主內弟兄姊妹在此危難時刻,不斷關心我並為我禱告。

我的婚姻生活也因此有極大的改變。過去,總把妻子當成我的附屬品,一切都要聽我的。我在外面打拚賺錢,她就要在家裏作飯、帶孩子,卻不知道我們的生活不但沒有交集,彼此的心也越來越遠,感情淡薄如紙。這時我失去事業,卻挽回家庭,發現妻子真是神賜給我的禮物。她單純的愛主,屬靈生命新鮮、有活力。因此,我開始傾聽她的聲音,接受她給我的題議。

調整生活,豐盛有餘

已往作生意的觀念,總認為要喝酒應酬,生意才能作成功。然而,經過弟兄們的幫助,我看見海水何其深,有各種層次的魚,在不需要應酬的地方,也是有魚可捕。本來有許多要在晚上談的生意,因著晚上我要聚會,就請客戶在上班時間談,他們也願意。當我們把主權讓給主時,主不但不會讓我們有所缺乏,反而更加豐盛的賜給我們。

至於自閉症的兒子,自兩歲確定病情至今,已是二十歲的成人了;在他身上更有說不完的恩典。就著醫療資訊上的了解,我們知道這樣的病只會每況愈下。然而,他生活在召會中,使得他身心發展,出乎醫生意料之外的好。他能正常的參加聚會,還會在聚會中點詩歌、唱詩。過去我總擔心將來我們夫婦都不在時,誰來養活他;但如今他還能賺錢養活我哩!

這一路走來,孩子、妻子、事業、家庭都超過我原先所豫期規畫的,真是回應聖經所說:『耶和華說,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我的計畫沒用,我的顧慮多餘,主的恩典永遠夠用。

閱讀更多_水深之處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