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又是一個不眠之夜

小珺/ 生命季刊

鬧鐘還沒響,我就醒了,很清楚知道賴在床上也不會再睡著了,我問神說:“這麼早叫醒我,是要和我說話嗎?我願意。”輕手輕腳起來,走到客廳一看,是凌晨一點四十二分,呵呵,又將是一個不尋常的夜晚。

自從十三年前女兒出生以來,我就開始有了像我媽媽一樣睡眠不好的症狀,曾經有過煎熬,但今天卻成了祝福。

曾經在床上數羊,數到一千兩千,又累又困,越是想睡卻越是睡不著,很是痛苦,心裡憂愁第二天頭昏腦脹無法做事怎麼辦,更是恐懼會惡性循環,成為長期失眠像媽媽一樣。非常羨慕那些一貼枕頭就睡著的人,我爸就是那樣,可我偏偏遺傳了媽媽的很多特質,不但長得像媽媽,就連懷孕的不良反應都跟媽媽一模一樣,神經質憂慮也很像她。我注定要走媽媽的路,最後要變成嚴重的精神衰弱,我曾一次又一次抬頭問蒼天:“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是我?我真的不想那樣!”心中的恐懼擔憂無奈沮喪,無人能體會。

可是不知從哪天開始,半夜醒來不再是令我恐慌的事情,我不再數羊,我也不再勉強自己一定要入睡,安靜躺在床上,讓思緒隨著時鐘滴答輕輕流淌。不知從哪天起,突然體會夜深人靜、萬籟俱靜的美,似乎是要等到耳邊的嘈雜沒了,才能聽見心靈深處的呢喃。此時此刻,我心切慕的良人、最知心的朋友——主耶穌充滿了我……

原來主耶穌要與我傾心交談,那是個令人驚喜的發現!從此,我格外寶貝這段時光,我甚至期盼主更多地半夜把我喚醒,卻發現不是我想要就能有的。“怎麼天又亮了,太快了!”每次與主傾心吐意,心中的喜樂甜蜜無法言語,淚水卻能表達。

今年暑假帶媽媽和女兒回到東岸住了一段時間。媽媽是2012在新澤西教會信主受洗的,四年後再次回到娘家,是神豐盛的恩典。飛機一到的當天晚上,媽媽就迫不及待地和我們一起參加了教會周三的禱告會,禱告會上媽媽很興奮地分享了這幾年來神在她生命中信實的帶領,讓弟兄姐妹深受激勵。

我和媽媽女兒還參加了新澤西教會每年一次的退修會,那是六月底的一個周末,退修會從周五晚開始到周日中午結束。或許因為是新的環境,周五晚我一夜沒合眼,我很想像平常一樣起來禱告讀經或者寫點什麼,可是媽媽和我同住一個房間,隔壁房間還住著另外一位姊妹和她年邁的母親,她們早早就睡了,我生怕起來會吵醒她們。躺在床上,聽著媽媽輕輕的鼾聲,一股暖流涌上心頭,想到神對媽媽的憐憫和醫治,滿心的感謝催逼著我的淚水。

六、七年前,媽媽因為嚴重精神衰弱連續好幾天沒合眼,結果倒下被緊急送醫院,醫生為強迫她睡眠給她服大劑量的藥,沒想到媽媽像被洗腦一樣連家門都不能認。那段時間,她的體重急劇從一百多斤掉到隻有七十多斤。在爸爸和家人的照顧下,媽媽好不容易身體開始恢復,爸爸卻在2011年年底突然離開人世,媽媽無法承受這樣的打擊……爸爸過世後,我們邀請媽媽到美國來住一段時間。

記得到紐約肯尼迪機場把媽媽接上,媽媽一直在嘮叨保姆不好,這人不好,那人不好,滿心是黑暗,勸說幾句沒有用,我隻能呼求神:“你來幫助媽媽!”當看到媽媽早上緊張焦慮地數算安眠藥、降壓藥,生怕不夠,我說:“媽媽,不用擔心,我算過了,最大劑量吃也能吃一年。”她卻是不信,數了一遍又一遍,怎麼也數不清楚,說:“一定是不夠,趕緊打電話叫妹妹寄來!”我真的沒有辦法,隻能呼求神:“你來拯救媽媽!”才住三天,媽媽突然驚懼地對我說:“不行,昨晚一夜沒合眼,立刻給我改機票,我明天就回去!”我再次呼求神:“你來醫治媽媽!”

安撫了好一陣子,媽媽稍些平靜,我帶媽媽去參加姐妹查經聚會,因為熱鬧,媽媽很興奮沒有犯困。吃過晚飯後,媽媽很早就到自己的房間,我知道她一定是困了。快九點了,看她房間燈還亮著,我想去給她關燈,輕輕打開門,卻發現媽媽靠在床頭,在讀聖經。見我,她興奮地說:“快來看,這裡說,主耶穌在安息日醫治了手枯干的人,是真的嗎?這樣的神我也要!”

跟媽媽傳福音這麼多年,媽媽從來不願意讀聖經,就在回國辦理爸爸的後事時,我還因為傳福音太迫切,被媽媽和姐姐妹妹痛罵了一頓,留下可憐的我獨自哭泣。

“神,一定是你憐憫媽媽,她實在是太苦了,你一定要救她!”我抑制不住喜悅,對媽媽說:“那是真真確確的,媽媽,只要真心向神禱告,求祂醫治你,祂一定滿心願意!為了你,祂死都願意,祂還有什麼事不願意為你做。”媽媽那天晚上還問我什麼是安息日,為什麼那些人想除掉耶穌。媽媽讀聖經了,還問問題,這在以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我祈求神憐憫媽媽,垂聽媽媽的呼求,我祈求神快快改變媽媽的心!

第二天早上,媽媽興奮地告訴我說,她一覺睡到天亮,媽媽居然還問我,該怎麼樣才算是信神。

媽媽這麼一問,讓我興奮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還清楚記得我站在洗水池這邊,媽媽在那邊,我清楚地向媽媽解釋怎樣是信神,並且一一問她,她都爽快地回答“是”、“承認”,媽媽很誠懇地承認她是個罪人,而且罪不少,她需要主耶穌!我真的不敢相信,太戲劇性了!我當時完全可以帶媽媽做決志禱告,可我又很不確定。那是周三上午,我立刻放下手中的活兒,帶媽媽到教會參加周間查經,就在那天,媽媽跟著師母做了決志禱告,當她知道有一位伯母那個周末(2月26日)要參加教會每季度一次的洗禮時,媽媽也執意要參加那次的洗禮。

一位弟兄到家裡來給媽媽補上受洗班的課程,媽媽就在2012年2月26日的主日接受了洗禮。才到美國一周,媽媽就已經受洗歸入主的名下,並且和我們一起參加教會每周三晚的禱告會,我實在是反應不過來,真不敢相信媽媽的轉變會這麼快,我唯有感嘆神的作為奇妙,神太愛我的媽媽了!“神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詩篇51:17b)

媽媽的睡眠越來越好,她開始減安眠藥的劑量,直減到只吃三分之一粒,媽媽說:“還留一點吧。”我知道媽媽不用藥完全可以,可是她信心還不足,“媽媽,按著你的信心大小去做,不要勉強,神會一步一步帶領。”在美國八個月,有時媽媽會興奮地告訴我:“昨晚沒吃藥,還是一覺睡到天亮。”五月份是花粉季節,我有嚴重的過敏,睡眠很不好,媽媽總是關切地說:“補個覺吧!”那時媽媽睡眠已經沒有問題。

所有一切都還歷歷在目,神的愛是那樣的長闊高深,神的醫治是那樣的及時。“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以賽亞書42:3a)

又是一個不眠之夜,我心裡毫無懼怕,卻是充滿感恩,我的心被主的愛充滿,溫暖甜蜜,我跟主說:“是你讓我不睡覺的,今天可是從早到晚壓縮餅干式的培訓,我一夜沒合眼,你可要保証我不打瞌睡哦。”神垂聽了我的禱告,周六從六點晨禱,上下午的信息,晚上的分組討論,我都精神抖擻,毫無睡意。呵呵,隻是到了晚上,腦袋一貼枕頭,就睡得像小豬一樣。

詩人說“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詩篇34:8)

嘗過主恩的滋味,就知道是美善是甘甜,我的心,你要稱頌耶和華!凡在我裡面的,也要稱頌祂的聖名!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現居美國。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
生命季刊网页:https://www.cclifefl.org/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