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從地獄到天堂

真情部落格 / GOOD TV月刊

腓力.曼都法,一位印尼華僑,一般人看到很容易被他高大帥氣的外型所吸引,但是真正吸引眾人的,是他曾經被翻轉過後的生命經歷。不要看腓力牧師現在高大挺拔,其實他出生沒多久,就因為不小心從床上摔下來,造成很嚴重的傷害和後遺症,有好些年都和一般正常的孩子不一樣。(印尼沙崙玫瑰教會副主任牧師腓力‧曼都法牧師)

傻瓜變聰明

「那時候我的腦部受損,四肢沒力氣,記憶力很差,幼稚園每位同學都會寫自己的名字了,我還拼不出自己的姓。常常忘記教室在哪裡,走路又常跌倒,十根手指頭全都彎曲沒法伸直,沒辦法寫字、拿剪刀。」在腓力的心中,知道自己是一個和別的孩子不一樣的人,感覺得出爸媽的失望,同學又不斷地恥笑他,叫他「笨蛋」、「傻瓜」,他的內心逐漸充滿了憤怒和怨恨。腓力的父母後來打聽出台灣有治療這方面權威的醫生,就把腓力和哥哥送到台灣的叔叔家,那年他才六歲而已。「那時爸爸的生意還沒什麼發展,但為了我的病,可以說是變賣所有的家產把我送到台灣。當時我在台大醫院治療,不過醫生對我的病也沒什麼辦法。」腓力來台灣念的是台灣後埔國小一年級,每天都要走三十分鐘去上學,大概是三個月後,就在上學的途中,腓力發生了一件不可思議的超自然經歷。

「有一天我在上學的途中,突然感覺到原本沒什麼力量的四肢,變得很有力氣,走路也不會跌倒了。之前大家都叫我傻瓜,但我的功課突然也變好了,英文單字還能倒著唸。」當時腓力不知道,原來他來台灣的三個月,媽媽常常流淚為他禱告,「那時候我媽還不是基督徒,但去過教會,她為我禱告的事連我爸爸也不知道,她就是自己默默地禱告跟神說:『若祢真是上帝,醫治我的孩子,我就把他奉獻給祢……』」腓力原本彎曲的十根手指頭也得著醫治,都能伸直了,唯獨剩下一根,腓力認為這是上帝的心意,要他永遠記得這件事,也為祂作見證,因為上帝知道腓力是一個很特別的孩子,他的故事不是到這樣就Happy Ending了!

鐵打王誰都不怕

恢復力氣的腓力彷彿有永遠用不完的精力,這些年來在他心中積壓的不滿、怨恨開始要找出口發洩,於是他開始沈迷於打架這件事。才小學一年級的孩子,要怎麼打架呢?「被醫治後我開始學習空手道,每天在路上找人打架,那時我一年級,我都是找六年級打架,而且我都會打贏。因為每天鬧事,叔叔也管不住我了,後來我父母就把我接回印尼。」剛回印尼的他因為印尼話不流利,所以只好降級去比較差的學校就讀。在學校裡他仍是照打架不誤。「我不只打架,還學會賭博,因為學校不是很好,壞孩子很多,我就在學校裡恐嚇勒索,像校園黑手黨一樣。」腓力的爸爸也管不住他,他告訴爸爸說:「你既然無法阻止我打架,那只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個是讓我打贏,一個是我被打死。」所以腓力還去學了跆拳道和空手道,一個打三個根本是家常便飯,甚至有一個人對五十個人的紀錄。

腓力牧師回憶起當時一段特別的經歷:「以前的印尼軍人就像流氓,只要付錢給他們就能殺人。曾經有一次有一個印尼軍人手上拿著刀,跑到校園裡大喊:『腓力在哪裡?』可能是有人付錢叫他殺我,我也不知道是誰,不過還好哥哥把我藏起來才沒事。以前人家都覺得我有毛病,一個華人竟然敢打印尼人,甚至連印尼軍人都敢打,那時我真的不怕死。」

打遍天下無敵手的他,僅有一次敗下陣來。「小六那年,我媽帶我去教會,但我心裡根本不相信有神,特別是對一個很屬靈的弟兄看不順眼,他在那邊唱詩、禱告,我覺得很假,就故意去激怒他,他果然被我激怒了,兩個人就扭打起來,在混亂中他差點踢斷了我手指。」上了中學,媽媽把他轉學到新加坡的基督教學校就讀。一開始腓力還是繼續鬧事,他還特別看台灣人不順眼,因為當時的台灣人都特別有錢,高高在上的態度讓他很不喜歡。「那時我跟弟弟晚上都住在宿舍裡,但我會翻牆出去買酒喝,而且很喜歡找台灣人打架,連去加拿大讀書的前一晚,都還在跟他們打架,那時台灣人就像我的天敵一樣。」腓力笑著說。

墜入黑暗深淵

學校宿舍裡有一個長老,會替他們補習功課,也教導一些神的話語。頑劣的腓力,其實心中一直有一個空缺的角落,想要找到東西填滿,當長老開始教導神是愛的時候,腓力開始逐漸產生興趣,想要繼續聽下去。「他看我很有興趣就說,願意下課的時候跟我一對一教學,因為他是神的僕人,我就沒有防範,沒想到他帶我進教室後,叫我脫下衣服,然後猥褻我。當時我很困惑,難道這是耶穌想要的嗎?其實我很想打他,但因為他是神的僕人,所以我沒有這麼做。但我很恨,我想如果這代表耶穌,那耶穌我就恨祢。」腓力並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別人,但這件事讓他覺得自己很髒,沒有價值,當然也完全離棄神。「直到我現在當了牧師,我更明白要成為一個屬靈領袖,是一件多麼不單純的事。如果我們藐視這個身份,就會讓很多人下地獄。」從印尼到新加坡,腓力的行為一直無法改變,這讓他的父母傷透腦筋,其實他們不明白在腓力的心裡,原來藏有這麼多秘密,受過這麼多傷害,以至於他將這些恨發洩在暴力行為上。最後,腓力的父母選擇移民加拿大,希望他能在另一個國度重新開始。從印尼到新加坡,腓力的行為一直無法改變,這讓他的父母傷透腦筋,其實他們不明白在腓力的心裡,原來藏有這麼多秘密,受過這麼多傷害,以至於他將這些恨發洩在暴力行為上。最後,腓力的父母選擇移民加拿大,希望他能在另一個國度重新開始。

「但還是沒用,我一樣酗酒、飆車,而且那時我父親的生意做得很好,所以在經濟上很充裕,可以滿足我所有慾望。」腓力為了讓自己更會打架,就去學更多武術,還藉由神秘主義的冥想、放空,招來邪靈讓自己更有能力。包括家人和朋友,都發現腓力的不同,他好像無敵鐵金剛一樣,怎麼打都不會累、不會怕,他說:「當時連學校的狗看到我很都害怕,好像看到鬼一樣轉身就跑。」有一次他在商場偷東西被逮捕,因為未滿16歲,警察無法關他,但在他自己的皮夾裡發現許多錢,就奇怪他為何要偷東西呢?「我也不清楚為什麼,就覺得有一個聲音一直叫我去偷,我就去偷了!」

天使魔鬼爭戰

腓力的弟弟先信主,但奇怪的是,每次為他禱告的時候,弟弟的肚子都會痛得不得了,他的朋友也有類似相同的經歷,好像有人打他肚子,或是把他壓在床上、讓他生病……可見當時腓力被黑暗勢力壓制得有多厲害。「我曾經三次褻瀆神,我不相信聖經的話,撒但也告訴我上帝不是一個有愛心的神。我向聖經吐口水,把一切在我身上發生的壞事都歸咎給神,甚至跟神說:『如果以後上天堂要見到祢,那我寧可下地獄也不要見到祢。』」腓力不斷地掙扎,最後甚至希望結束自己的生命,但自殺兩次都沒有成功。

「第三次我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家裡沒有人,我想這次不可能再有意外了,但我卻忘記把電話線拔掉,就當我右手拿著刀子要自殺的時候,竟然電話鈴響教會的師母打來,她問我好不好?我一手拿著刀,子,一手拿著話筒跟她說話,她說要借我一本關於地獄的書看。就這樣,我又再次進到教會。」

大光中遇見神

當牧師開始要呼召的時候,腓力又轉身往大門方向離開,但就在他快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聽到一個很清楚的聲音對他說:「腓力,你若今天不得救,你就永遠不會得救!」腓力嚇了一跳,但他看看四周,每個人都在唱詩、禱告,根本沒有人在他旁邊。他快步衝到台前,看見大光照耀在整個會堂中,這時有個聲音從光的後面對他說:“I am Jesus,I love you.”(我是耶穌,我愛你。)「這是十多年前我第一次遇見神的情景,至今仍然忘不了,當時我痛哭流涕,全身像是被清涼的水澆灌,從頭到腳的污穢被洗淨。在我感覺前後只有和神短短幾秒鐘交會,但朋友後來說我在前面大概哭了45分鐘,所以神的時間和我們的時間真的不一樣。」被聖靈充滿的腓力,裡外都煥然一新,特別是他心底深層的傷痛,全然在上帝的愛中被醫治。「原本我還買了機票,要從加拿大飛到新加坡把那個長老殺了。信主後我問神:『祢當時在哪裡?我在找祢啊,祢為什麼不出現救我?』但神回答我說:『若你願意把這件事交給我,我會讓它榮耀我。』後來腓力明白了,每次他在傳福音的時候,別人都會說:「腓力,你不明白我的痛苦,你的日子這麼順遂……」但腓力都會把他這個親身遭遇告訴對方。「對方都會嚇得嘴巴張開,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這就是神的方法,若我沒經歷過這些,傳福音就沒有說服力。」

神蹟伴隨信的人

在印尼,腓力的教會有三萬多名會友,在一個回教世界傳福音,需要過人的勇氣和毅力。「有一次我在禱告山帶聚會,太太從印尼打電話給我,說有一群回教徒要帶汽油桶和打火機包圍我家。我整個嚇壞了,想立刻飛回印尼,但太太還是要我安心服事,就算趕回去也來不及。」聚會完,腓力牧師馬上打電話回家,師母竟然告訴他說,不曉得從哪來的一群人,竟然把那些回教徒給趕走了,那群人也消失無蹤。「所以我說,在神的裡面是最安穩妥當的,撒但欺騙人要離開神,但其實那是最危險的。」腓力牧師還曾在印尼的機場跑道舉辦佈道會,這項「創舉」可以說是震撼了所有基督教和回教世界。「我和神禱告,這個佈道會是要讓全世界的教會有信心,知道我們的神凡事都能。若我們不相信神蹟,如何傳福音呢?」

【李晶玉採訪後記】

凡神所愛的人,祂必管教。腓力牧師年輕時也曾離經叛道,把怨恨遷怒在其他人身上,雖然好幾次拒絕神,但神仍沒放棄他,用祂極大的愛和光引領他、擁抱他,造就腓力牧師成為這世代極有影響力的使徒。只要你換個角度,患難和痛苦都能轉為成長的動力。腓力牧師今天成就,源自於他曾有過地獄的經驗,以至於能幫助現在的年輕人迎向生命和陽光。如今看來,神給他的遭遇和磨練,就更顯彌足珍貴。

文字来源:GOODTV月刊-第191期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