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每一天都獻給主

陳俊邁

我來美國前,是北京協和醫院心臟科醫生。1982年來到美國紐約醫學院心臟科工作。一年之後,我在紐約市遇到一次大車禍。我的八缸汽車完全報銷,但人未受絲毫損傷。在震驚之後,我感到一切是那麼茫然和虛空。一方面我感到有神的保佑,但不知是何神;一方面又感到自己的人生像一場玩笑:我想靠自己努力作個有價值的人,而一切的努力當然建立在我的每日生命上,但可笑的是:我每日的生命卻不在我的控制下,這次車禍告訴我:我的生命可以在幾秒鐘之內消失。實際上,我這樣的迷失由來已久。在文化大革命中,我從一個協和醫院的醫生變為一個甘肅山區的囚犯。我就知道掌管命運的那位厲害。從那時,我就想找到一個實在的,可抓住的,不管是信仰也好,一種哲學理念也好,來支撐自己活下去。我信過佛,吃過素,算過命,看過相;也讀了不少古今中外的哲理書,仍然在迷茫探索中。後來,我回到協和,又來美國,在我人生中增添了幾分希望,但這次車禍讓我再次回到原點。

1985年,我在華盛頓首府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作研究工作,我的妻子和兩個女兒都已來到美國。我們租了房子,剛搬進去不久,我們的一個鄰居Mr. Marshall是基督徒,他主動敲門提供幫助,把我們的女兒當成他們的女兒一樣來看顧,深受感動。但最觸動我心的是他的那種隨遇而安,與世無爭,內心充滿喜樂平安的生活態度。我無論在中國協和醫院,或在美國作研究,熟悉的是競爭忙碌的生活,多的是抱怨,批評,攀比好勝。可是Mr. Marshall收入不高,負擔不小;卻平靜滿足,助人為樂。後來在他邀請下,我們第一次踏進了一個美南浸信會教會的大門,在那裡,我遇到了一群像Mr. Marshall那樣生活的人,太吸引我了。

1986年9月,我因工作關系來到阿拉巴馬州伯明翰,不知為什麼,我剛住下就去找附近的教會,於是我們全家參加了伯明翰第一浸信會的大多數活動,很高興。第二年,教會的牧師問我們要不要受洗,當時,我的英文程度不高,他問我們有關信仰的問題,我不完全明白,也不知為什麼,我卻一口同意受洗。1987年1月25日,一個周日的晚上,我們全家受洗歸在主基督的名下。當天晚上,我不能入睡,一直在流淚,似乎活了四十五年,我終於有個歸宿,找到自己的家,找到一群我一生可以相許的人。

在伯明翰有一個以台灣弟兄為主的查經班,已有十多年了,我常出席他們舉辦的佈道培靈活動。有一次,他們請徐華醫生來佈道,徐華大約講了兩個多小時,在最後,他談到如何在聖靈光照下看到自己心中的黑暗和詭詐,可能因為我和徐華醫生的背景相似,他雖然說的是他自己,但我感到句句話都是在說我。我的心像被電灼了一樣,三天後,我跪下禱告時,我從七歲偷過媽媽的錢去買零食,一直到驕傲,貪婪,背後咒詛別人,每個細節我都記得,哪樣壞的念頭我沒有過?我當時驚訝自己是如此污穢不堪,而且也恐懼萬分,因為我平時感覺自己相當不錯,現在看到自己的陰暗面,我相信神的審判大約就是如此。假如我在那次車禍中去世的話,若我面對一個天堂大門,一個地獄大門;神說:你自己看應該進那個門;當我看到自己的污穢時,一定乖乖地走進那個地獄的大門,天堂的門連看也不敢看。當時我大聲向神哭求:赦免我,救救我!奇妙的是等我哭聲快停止時,我的心像被什麼東西摸過一樣,出奇地平安和安靜。我深深知道神已經赦免我了,那種喜樂是沒法形容的。

在這以後,我心靈是喜樂的,但生活是困難的。我失業了,我想盡辦法找工作,哪怕是最低檔的,可是神一直不開門。有一天,一個基督徒的醫生告訴我:唯一的出路是考取醫生執照。我最怕走這條路,因為我從醫學院畢業快二十年了,基礎課程早已忘光了,用中文我都考不過,怎麼可能用英文考過呢?我和我妻子經過數月的考慮和掙扎,我終於向神求:“主啊,你若能讓我回到我的專業作個醫生來榮耀你的名,來醫治你的民,求你為我開門,也憐憫我和幫助我。也求主監察我,若我心中仍是求名求利,求主隨時關門,只求主的旨意成全。”這是我與主許的願,立的約,也幾乎成為我每天上班前的禱告。在考取醫生執照的過程中,美國教會兄弟姐妹為我禱告,太太是全力支持,中間有許多奇事,都是神的恩典。近二十多年來,我的主從沒虧待過我,祂是那麼信實,那麼憐憫我這個不配的孩子。要我訴說祂的恩典,真是幾天幾夜也說不完。

1989年,伯明翰華人基督教會成立,同年,天XX事件爆發。我痛心疾首,深深感到拯救中國的唯一道路是把福音傳進中國,讓我的同胞過個有信仰的生活,使中國充滿愛和寬容。所以,我從美國教會轉到了華人教會。在華人教會弟兄姐妹的關心、幫助、引領、代禱、等候、寬容下,我在這教會中逐步成長。

1994年我去澳門宣教三個月。這在三個月中,我經歷了什麼叫聖靈充滿。當時,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平信徒,聖經還沒讀完一遍,我本是去醫療宣教的。哪知道,因為我是美南浸信會所派遣的,澳門的許多華人教會把我當成宣教士,到處請我帶領查經,或見証,或講道。我是誰?我只 能向神哭求:求神賜話語給我,不要讓我羞辱祂的名。在澳門三個月中,我上台講了三十多次,那種被神使用所帶來的喜樂實在終生難忘。回來之後不久,因為教會的牧師退休了,我就開始參與教會講台的事奉;同時,我也多次去國外宣教,並在附近教會或查經班服事。2001年起,我開始定期到中國培訓國內的基督徒。在2004年,我和一些弟兄創建了美東南華人基督教神學訓練中心,與美國更新神學院合作,在亞特蘭大市開設神學課程;先後我們開設了近三十門神學課程,所得學分被美國哥倫比亞神學院認可。我們請到的老師有黃子嘉,林慈信,陸蘇河,呂紹昌,張麟至,李定武等。2006年,我被按立為教會的長老。

在長期教會和宣教的服事中,我深深感到許多兄弟姐妹雖然渴慕神,渴慕學習聖經,但市場上的聖經或神學參考書,要麼閱讀量太大,要麼書中學術性太濃,大多數基督徒都沒有足夠的時間來閱讀和消化。所以我心裡一直有個感動,希望能幫助他們,寫些比較容易懂,也比較實用的聖經注釋和神學書,於是我開始撰寫“基督教倫理學提綱”、“簡明系統神學”、“馬太福音問題解答”等神學培訓書籍。

今年,我七十四歲,記得我在六十歲生日時,我跪下禱告說:“主啊,我算誰?值得活這麼久?你的門徒大多在五六十歲時就殉道。過去的六十年,每天都靠著你的恩典度過,天父啊,從今日起,我願把你所賜給我的每一天獻給你,因為我是你的,我每一天的生命也屬你的,只求天父能在我身上得著你當得的榮耀。”這個禱告仍是我每天的禱告。見主的日子越近,喜樂越加添,也求主加倍保守我,引領我,憐憫我,直到見主面。

作者簡介:陳俊邁 來自中國大陸,現居美國,為教會長老,生命季刊董事。

原創 2016-01-09 陳俊邁/生命季刊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