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對真愛的渴望

趙傑/ Pure Passion

大衛,全名大衛•凱爾•福斯特(David•Kyle•Foster),1951年出生於美國佛羅里達州一個蘇格蘭長老會牧師世家,性格嚴苛的父親是這個家族的第四代牧師。

在大衛7歲那年,由於父親要前往馬里蘭小鎮建立一間新教會,而舉家遷往伊斯頓。當1987年開始以自己的生命見證構思傳記時,大衛即選擇了那一年為起點。 其中,他對於「一名牧師的兒子」這樣一種身份的初始記憶,用了一句話概括:「無論居住在哪裡,爸爸和我都絶非性情相投之人。」

透過大衛剛剛出版的傳記《真愛的渴望》(Love Hunger)一書和相關見證,這樣一句看似簡單的話語背後糾葛了太多複雜的經歷。從小被大家定位為一名牧師兒子的大衛,受人寵愛,結果成了「被寵壞的頑 童,自私又任性」,充滿叛逆地希望向每個人證明自己並非乖孩子,以至於出口成髒,只為博人一笑。

在家中,父親對他的管教方式嚴厲乃至粗暴,鞭打是家常便飯。「至今我能夠記得有一個瞬間,就是我決定他不再是我的父親,」大衛在加拿大溫哥華的一次見證會 上說,由於父親不愛自己,他也將不再愛對方,以此來保護自己不再受情感之痛。做出這個決定時,大衛九歲,因為經常受到父親的懲罰,加上當時父親對自己情感 距離遙遠、定期離家外出,「這些都給我帶來了巨大的內在傷痛」。而導致做此決定的導火索則是因為有一次被父親呵斥試圖逃跑後,遭到對方狠狠地鞭打。

這樣一個決定對於少年乃至日後的大衛產生了致命影響。他內心產生了「防衛性分離」(defensive detachment)這一情感防衛障礙,這是他向同性戀傾向演變的一種要素。「當我決定羞辱自己父親那一刻,已經將自己墮入對男性認同的扭曲尋覓中,並 最終在青春期變得性亢奮。」大衛回憶說。

同樣是這個決定,導致大衛實施了人生中第一次自殺行動。那是一次因為自己太吵而受到父親懲罰,他就淒悽慘慘懵懵懂懂地跳下了樓梯。大衛在溫哥華見證會上 說:「當時還有一種惡魔般的力量同樣加劇我的捆綁感。我的整個童年時期都有強烈的衝動,要從某些樓頂或者橋上跳下,這種衝動無情地持續折磨攻擊着我。」

時隔多年回憶起來,他認為當時一定有一個天使牢牢抓緊了自己,因為許多次這種衝動難以抗拒時,他都無法理解是什麼阻止了繼續付諸行動。「我要讓他們(家人)瞧瞧,」年幼的大衛常常告訴自己,「當我從這座橋上跳下去之後,他們將會後悔從未愛過我。」

走出家門的大衛同樣境遇不佳,常常被鄰家小痞子毆打欺負,需要看人臉色以求免遭厄運。有一天,他看到這個小惡霸情緒惡劣,就脫掉衣服繞着操場跑步,只為引 對方發笑。那是大衛第一次這樣做,並且湊效了,「我意識到自己可以通過脫掉衣服來贏得別人的喜歡。但是殊不知,這也為我後來自己長達數年的賣淫生涯埋下了 伏筆。」

就這樣,九歲少年大衛突然變得性錯亂,開始頻現自殺傾向,並且出現了一些性癮等惡習的信號。直至大學時代,他還進行了更多次的自殺嘗試。

雙面「全美衝浪男孩」

數年以來,大衛一直保存着一篇日誌。那是1973年10月10日,22歲的大衛剛剛買完一張飛往洛杉磯的機票。「10月24日,我將飛往洛杉磯追求自己的好運。……我內心激動不已!許多過往的夢想如今都已箭在弦上。」

根據《真愛的渴望》中的這篇日誌,大衛要前往洛杉磯的原因是一個好友將為自己提供一份在電視台的工作,「我夢寐以求的工作就是影視業,如今機會來了。」

當2014年為自己的傳記最終定稿時,大衛把緊隨該日誌之後的一部分定題為「好賴塢」(HOLLYWEIRD),而非「好萊塢」(HOLLYWOOD)。 此時他的心情一定和41年前大相逕庭。彼時,隨着飛機抵達加州上空,「下面龐大的城市就像一片鑽石的海洋,閃爍着充滿希望和諾言的未來……我一度發誓,一 定要杜絶毒品和淫亂之事。」

但是,這樣的誓言在一顆本就虛空已久且在苦苦尋覓真愛的心裡發出來,本身就顯得蒼白無力。何況此前在佛羅里達聖彼得堡的一個晚上,他已經有過性墮落的經 歷。那是他嘗試過數次自殺未果之後想起上帝,希望到碼頭和這位幼時父母口中的神談談心,「我無法理解他會愛我,卻又把我扔在這樣的痛苦境地之中置之不 理。」大衛在見證中說。

當時,他坐在鐵軌上,看見一輛輛載滿男人的汽車過來,以為那個碼頭是買賣毒品的地方。隨後,一個傢伙走過去告訴他做錯了。「做什麼?」大衛問。然後對方就 向他描述如何成為一個成功的男妓。「我大吃一驚。之前甚至從不知道世上還有男妓,更不會想到有人認為我會是其中一員。」大衛意識到,那個碼頭原來是男妓們 的一處大本營。他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激發起來,也想衝撞一下上帝。「我和他在這裡談了半天,卻發現自己待在這樣一個地方。」為了表達對神的怨恨,他決定嘗試 做一次男妓。那成為墮落的開始。

乍一闖入好萊塢影視圈,大衛就把自己打造成一副「全美衝浪男孩」(All American Surfer)的樣貌,然後藉此在白天做演員,晚上賣淫,保證兩個世界彼此分離,且均大獲成功。在影視圈,他擁有越來越多的主演角色和全國商業廣告的代理 機會。「我渴望成功,以便緩和自己對愛的渴望和被外界認可的需要,」大衛說。

賣淫的經歷更是充滿不確定。有一天晚上,當大衛正在好萊塢日落大道(Sunset Blvd)上找賣淫機會時,一個非常友好的男士拉上了他,沿著一條漆黑的街道一路開下去,停下車之後就粗暴地要勒死他。他當時也想死了算了,就放棄掙扎, 以便對方趕緊弄死自己完事。就在這時候,一股無名的力量打開了大衛的口,從裡面蹦出來一些詞語:「但是我是一個好人。」突然,那個男人停下了。

「你知道,他之所以這樣瘋狂而野蠻,是因為支撐他的有一個信條,就是他正在除掉一個賣淫的壞蛋。因此,當那個聲音宣告我是良善的,一下子擊碎了他的憤怒。 他命令我下車。」大衛回憶說,下車後他一路狂跑,潛意識裡想知道為什麼生來就憎恨的那位上帝願意救像自己這樣一個人的生命,畢竟,那一刻是「他打開了我的 口」。

「是的,我知道他就是神。」講述見證時大衛的回憶落在了12歲那年待在教會的一天。他記得當時有人獨唱「哦!聖善夜」,耶穌基督的同在榮光充滿了聖所,並 且在他心裡種下了一粒種子,「除非有一天我在他裡面找到安歇,否則就永不滿足。這樣的一種至聖之愛一直不願棄我而去。」

可是,在好萊塢尋找成功和真愛的大衛,在經歷了七年闖蕩之後,幻想徹底破滅,他心中愛的缺口也越來越大。

跟隨印度古魯一年

1979年,28歲的大衛感覺要被痛苦和絶望吞噬,他試圖從身邊成熟而又成功的男人身上找到愛的慰藉,但結果是更深的痛苦。

有一天,一個年輕人邀請大衛前往一個著名作家家中做客,目的是向後者瞭解一位印度教古魯(Guru)精神導師馬哈拉的情況。這位21歲的導師在當地名望甚高,常常接受追隨者的吻腳禮膜拜,大衛也曾是其中一員。

接觸了馬哈拉數週之後,「我確信這名導師就是天父的化身,」大衛說。他回到住處就取出《聖經》來讀,可是對其中的話語完全不懂,憑着一些牽強附會的理解, 確信古魯就是其中描述的神的孩子。最具迷惑性的是,這位年輕的導師能夠向人演示超自然的神蹟,「而我傻傻地以為只有神才能做到。」

於是,大衛將自己擁有的全部或賣掉或扔掉,退出了演藝圈,搬進修行道場。「我想,自己經歷了這麼多年對他的憎恨,現在看來他是希望我用下半生全身心服事他這種方式,來完成對我的救贖。」

就在不明就裡的大衛對這位印度古魯頂禮膜之時,遠在伊斯頓的父母,正在請求每一個認識他們的人為自己的兒子禱告。結果,他開始經歷一些由神而來的超自然現 象。有一天,他一個人默默問神是誰創造了宇宙萬物,誰有了一個孩子然後給他起名叫耶穌。「我求他保守我不要跟從假先知以至於受欺騙。」

突然,他感覺就像有一顆原子彈爆炸了一般,「有一扇門從我胸口破開,有一股無比有力的活水江河開始湧進我的全部身心靈。就像是宇宙間最偉大的力量,伴隨着 瀑布般的響聲,但是感覺又像是清澈的滴水之愛。隨着它流進我被打開的心中,就像進入了另外一種維度一樣消失,並引爆了我的身體,進入到數十億計的原子空 間。」

幾秒鐘後,大衛感覺自己似乎要死去了,就大喊「停!」心中奇妙的感受隨即就停下來,「剩下我一個人在哭泣。」「神真的存在!他愛我!」大衛認為這才是自己 傾盡一生都在尋找的真愛,他能夠醫治並確認,能夠給人身份和安全,能夠賜予人權柄又能化腐朽為神奇,他永不會離去,也永不會辜負人。

同時,大衛意識到這名古魯並非真正的上帝。就這樣,在追隨對方一年之後,他選擇離開,重新開始尋找能夠填補內心的那份愛。

性癮得醫治

離開印度古魯幾個月後,大衛前往以色列尋找耶穌。他跟着一個由基督徒組成的旅行團,同時保持着隨時讓自己單獨釋放出來自由旅行。

有一天,身為牧師的導遊帶隊走下橄欖山,停在基督曾經開口講過話的地方,就像耶穌當年為耶路撒冷哭泣那樣動容。當大家站定後,他就讀一段《聖經》中耶穌曾 經在這個地方講過的話。「當牧師讀耶穌的話語時,神的大能突然打開了永恆之門,我真的聽見了耶穌在兩千年前所說的話。旋即,沒有經過任何神學辯論,我就知 道《聖經》是神自己的話語形成的一部書。」大衛在見證中說。

接着,大衛一個人走進坐落於客西馬尼園的萬國教堂(the Church of All Nations),看見了從教堂地板中凸起的耶穌被捕前夜禱告所依靠的那塊真實的石頭。「我跪在石頭旁問耶穌,我如何才能從假先知中認出由神而來的真先 知,畢竟他們都會行神蹟。」隨後,「聖靈清清楚楚對我的內心講話:‘誰向你證明了他的愛呢?’」

突然之間,十字架的畫面就在大衛的腦海中熠熠發光。「耶穌為什麼向我證明他的愛,並且是以讓人們打他至死作為證據?」他的內心升起莫名的感動。與此同時, 他的眼前浮現出那名印度古魯曾經的所作所為,還有那些隷屬其他宗教所謂的神的先知的言行。「他們沒有一個人向我提供這樣的證據。」

那一刻,大衛清清楚楚地確信,耶穌親自將真正的愛帶入這個世界,惟有他配得所有的尊榮和讚美。「正是在客西馬尼園,耶穌證明了他自己的愛,以此挽救了我。」數年過去,回憶起當時場景的大衛已然感動不已。

結束以色列之行後,大衛飛回家,向跟隨印度古魯的修行道場中的人們宣佈,那位精神導師是一名假先知,結果被他們踢到了大街上。但是,神在他身上有一個計劃,帶領他進行了一個半月的神學學習。三年後,借助一個創辦熱帶橙汁品牌者的財務支持,他還獲得了神學碩士的榮譽學位。

許多年來,每次談起自身性癮得以醫治,以及生命中所發生的各種變化,大衛都不會忘記和好萊塢長老會教會一位牧師之間的對話。

彼時,大衛找到這位牧師,告訴對方說:「過去長達十年多時間裡,我每晚都會和兩到三個人睡覺,我知道你會告訴我停止,但是我做不到。」因為也就在這期間, 他面對試探還會有掙扎。「我不會要你停止,」牧師說。他就想:「你不會有什麼問題吧。你是一個牧師,應該告訴我停止!」但是,事後想來,牧師的做法裡蘊含 著深刻的真理,這個真理是許多基督徒終其一生都不曾學過的,那就是:神會在我身上行事,也會透過我這個人見證他自己的公義。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渴望他來充 滿我的全心,並相信他一定會。

信主之後的新生命成長期,大衛一直堅信神開始在自己生命深處帶領他活出耶穌的聖潔樣式。多年過去,神已經開始允許他摔跤,「卻從未讓一切試探超過我所能承受的。他已經扭轉了我的心,轉而澆灌進了愛和恩典。」

挑戰也無處不在。就在一次前往佛羅里達的奧蘭多一間教會里佈道時,大衛還面臨爭戰。當時教會將他安置的賓館恰好位於色情商店的中心地帶。進入賓館房間,就 有兩份色情雜誌靜靜躺在床頭。大衛想:「哇,撒旦真是想拖我下水啊!他正試圖將我玷污,以在神的工作裡半途而廢。而他只不過是在挑戰我裡面神的權威,神卻 會確保我不跌倒。」突然,有一種喜樂充滿了他,因為「我看到撒旦是如何不甘心要擊敗我,而我轉向神尋求靈裡的權能」。隨後,他將這些雜誌扔在地上踩在腳 下,與此同時,「聖靈在我心裡如鐘聲鳴響:‘我將他踩在腳下,碾碎他!’」

接着,神的話語進入大腦,告訴大衛,這不僅僅是神在這間賓館所做給我的事情,而是要在全世界完成的計劃。

走進性破碎人群的牧師

如今,經歷了生命破碎和重整的大衛,獲得三一主教聖職人員學院教牧學博士學位後,在聖公會(Charismatic Episcopal Church)擔任牧師,並擔任多所神學院副教授。

多年來,在他撰寫《真愛的渴望》時,曾經想過放棄。那是距離他第一次公開做見證15年之後的一天晚上,「我一個人在想,我已經疲於講述關於自己的事,應該 停止並限於教導。」旋即,聖靈將他帶到了《啟示錄》12:11,這裡說弟兄們是靠着羔羊的血和他們所見證的道勝過了撒旦。

「當我讀到這裡,聖靈釋放了我,」大衛在見證中說,這扭轉了他停止講個人見證的想法。於是決定再也不停止大聲講述,「我要從房頂上大聲喊出去,直到耶穌來 帶我回天家那一刻。」如今,他要以出版的新書親自鼓勵所有身陷性困擾者:不管你是在屬於自己的無邊黑暗中匍匐,抑或知道身邊有人如此,大衛都要告訴你,無 論現實看起來多麼慘淡,希望一直都在——上帝能夠醫治和修復任何渴望愛的靈魂。

這樣的激情也支持他於1987年建立了「掌握人生宣教機構」(Mastering Life Ministries),並擔任負責人至今。同時,他也擔任「純潔熱情」(Pure Passion)的製作人和主持人。這是一個引導教會在面對性犯罪和性破碎者領域裝備救贖性事工的電視節目,以13種語言向全世界播放,並且已獲得三個電 視大獎。

「‘純潔熱情’要向全世界宣告,透過基督和他的能力,神的恩典與愛能夠讓任何人從任何形式的罪或捆綁中得以釋放。」大衛和他的服事團隊懷着這樣的確信,一 頭紮進他昔日受捆綁之地,幫助一個又一個身在罪中和軟弱當中的人獲得醫治,其中有35位見證人現身說法,陳述耶穌如何用不同方式醫治自己生命的破碎之處。

如今,一部集結了所有這些見證的紀錄片《曾經如此》(SUCH WERE SOME OF YOU)已公開發行,在這部長達兩個多小時的影片之首寫道:「獻給您所愛的,那藏在衣櫃裡的人。」(For those with loved ones who struggle with homosexuality。)

「神呼召我進入性破碎人群傳福音,並且告訴我記錄下他曾經教導我所做的一切。」大衛說,基督徒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教導人們如何避免罪。我們需要引導他們進入 與天父的重要關係中,以確保他們可以單獨聽見神對個人所講的慈愛話語。神在一個時刻的啟示,一個包含愛的詞語,一個笑容和愛的懷抱都將帶來一生的治癒。

10月22日,大衛在自己的臉書上引用了聖依納爵(St. Ignatius)一封信中的話:「我並非僅僅希望被稱為一名基督徒,而是真的要成為一名基督徒。」

然後,64歲的他引申說,口稱相信和真的相信之間有天壤之別,前者導向職業化,而後者則帶來一種更新的生命,「這個世界需要生命鮮活的基督徒,他們願意為了耶穌基督放棄所有。」

如今,這位已過花甲之年的牧師正在準備自己的歐洲之旅。11月14日,他將前往匈牙利首都佈達佩斯,面向性破碎人群免費公開演講,以幫助他們認識耶穌,醫治復原。

(本文成稿獲得了「純潔熱情Pure Passion」事工機構的大力支持,其中內容主要來自該機構提供的《真愛的渴望》英文版電子書和相關見證資料,以及DVD《曾經如此》和大衛本人的臉書信息。在此予以感謝!純潔熱情Pure Passion網頁為:agapetos.club/zh-tw/;微信:純潔熱情 。)

版權聲明:《境界》所有文章內容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來自《境界》,微信號newjingjie」,並且不得對原始內容做任何修改,請尊重我們的勞動成果。如有進一步合作需求,請給我們留言,謝謝。

* * *

欲看更多,請點閱 https://www.facebook.com/purepassionchinese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