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竹靈子歸主記

張欽郎

我是客家人,中文名為張欽郎,印尼名為“約瑟單單約瑟”,但大多數的人只知道我叫“竹靈子”,這是我算命時用的名號。

祖傳邪靈,名聞海外

我在印尼出生,是印尼中醫協會的會員,平時以替人算命、看風水謀生,這是我家祖傳了四代的職業,也因此我從小就被訓練去拜神並背誦經咒真語。來找我算命的人,不論他的身份、事業、家庭、特徵、問題或疾病為何,若我所說的準確率未達百分之九十八,或看風水後一百天內情況沒有改善的,我都不收錢!

最初我替人算命時,每人只收費五百盾(印尼錢),到一九八八年時,我已名聞海內外,替人算命每半小時就要十五萬盾,但來找我算命的人,仍是絡繹不絕,常要等候二至四個月才能排得到。遠到加拿大,近至星馬,都有跟我學算命、八卦、畫符和看風水的徒弟(男卅四人,女十二人),每人須繳付九百萬至一千萬盾的學費(約合新台幣現值十一、二萬元)。

但我並非神仙,也不是超人,這個算命的本事,單憑人的力量是無法練成的,完全靠祖傳下來的邪靈相助。每當我執業時,我家祖傳的靈,便會將顧客過去、現在乃至未來的事,都很準確地啟示給我知道,我因此賺了很多錢,全家生活舒適無慮!

愛妻罹重病

但在一九八七年三月,內人因罹患不知名的疾病,每天只能吃兩匙食物,多吃一點都會吐出來。中、西醫均束手無策,菩薩、祖靈地無法提供任何幫助、在絕望之中,有人來向內人傳福音,她就接受了耶穌。禱告後接連的幾個晚上,她都能安然入夢,但我卻失眠了。因為愛她遠超過一切的緣故,我逼不得已地接受她及兒女都信耶穌的事實,並在她出院前,就把家中所有的偶像除去,包括那最寶貴的明朝古董“觀世音”像在內,全部毀得一乾二淨!

一直到妻子去世前的六個小時,醫生才肯定她的病源是癌症。內人的葬禮按照基督教的儀式進行,我們在家中舉行追思禮拜;仍未信主的我,不情願地參加禱告及聽講道,心中極渴望知道妻子靈魂的去處,雖然他們肯定的告訴我,她已在天堂了,但卻無法舉出具體的證據來說服我。

為了想多知道一些關於主耶穌的事,我與子女(三女一男)一起報名參加了一九八七年八月,在南韓舉辦的“亞洲教會發展討論會”,而我只選擇性的參加某些聚會。

親見禱告權能

此生我一直有個缺憾 ----長女生來既聾又啞。卅一年來,即使人們在她身旁施放爆竹,她也完全聽不到聲音。在南韓的禱告山上,我看見台灣來的一位葛長老為病人禱告,並有許多人得醫治;眼見原本兩手長短不一的人,經他禱告後,短的那隻手立刻伸長的奇跡,我心裡大受激勵,連忙請他為長女禱告,葛長老明確地表示,他自己不能做什麼,這一切神跡完全是因信主耶穌而得的權柄才能成就,於是他伸出兩個指頭,按手在小女的耳朵上,開始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禱告。禱告完後,長老在小女身後以手指彈出聲音,她竟然轉過身去尋找聲源,長老又教她說:“哈利路亞”,她也開口說話,雖然發音不太準確,但卻已讓我見識到主耶穌的偉大奇妙。

之後,我們悄悄地到台灣觀光。因為若像往常一樣,只要有人知道我到了台灣的話,一定又會被慕名想算命的人群團團圍住,根本無法隨意、自在地四處走動。在要回印尼前,我的腳突然腫得比皮鞋還大,便叫兩個女兒來為我的腳禱告,但腫脹始終不見消退,我不耐地說:“算啦,我要睡覺了。”可是隔天清早起床時,我的腳竟完全痊愈了。

難捨名利誘惑

即使如此,我的心仍十分剛硬,還是沒有完全接受耶穌,回印尼後繼續重操舊業。那時我糖尿病和高血壓的情形蠻嚴重的,為了想更多地認識耶穌並知道祂的能力有多大,我便停止服用藥物,只叫孩子們為我禱告。一段時日後,我回醫院作全身檢查,竟發現身體完全恢復正常,以前高低血壓都在一百五十以上的我,現已變為高壓一百三十、低壓八十。醫生就問我:“這一個月以來,你到過什麼地方看病?”我說並沒有去任何地方求醫,但醫生卻不相信:“沒有治療,哪有痊癒的可能?更何況任何糖尿病和高血壓的症狀,都只能控制而無法根治!”

從此,我承認禱告的能力和耶穌的權柄,但委實不願放棄一天五、六十萬盾的算命收入。自南韓回印尼後,我就買了一百本聖經,凡是來求我算命看風水的,我就藉機向他傳福音,還送每人一本聖經。有不少基督徒也找我算命,我就問他們:“你們所信的神,不是可以幫助你們嗎?”有些人回答說:“過去主耶穌曾幫助過我,現在卻掩面不聽禱告了。”我說:“這大概是因你們本身犯了罪吧!我勸你們悔改,全心全意地信靠祂。”然後向他們作見證,說出自己是如何的悖逆不信,但竟也蒙祂賜福拯救的故事。那時找更加出名了,因為算命還送聖經的,普世只我一人。

鬼門關前始悔悟

直到一九八八年二月一日子夜一時,我才毅然地斷絕一切交鬼的行為。事發之前的下午,我在傾盆大雨中撐著傘測量一塊很大的地皮,要為兩個住宅看風水,後來回家吃完晚餐,便覺身體不適而提早上床休息,睡到半夜卻因氣息不勻而驚醒。 根據行醫的經驗判斷,我知道是心臟出了毛病,呼出的氣比吸入的多,可能再過五到十分鐘,我就要離世了!在這緊要的關頭,我又想起禱告的權能,於是跪在床邊,開口求主耶穌救我,讓我度此危機,得見明天的太陽,說了“阿們”後,情況卻未見改善。按自己的推算,我只剩下二分鐘可活了,但能力有限的偶像既已被除,我只能向至高全能的耶穌求救了,這次我不單求主醫治,也許下心願:若主治好了我,我就要放下一切,單單信祂、跟從祂,並為祂作見證。再次禱告後,我的呼吸就恢復了正常,並感到全身無比的舒暢,如同回到年輕時一般地健壯!

終於在六十一歲那年,我滿心真誠地接受耶穌成為掌管我生命的主。從一九八八年四月一日起,我完全停止替人算命、看風水;自國外各地專程登門求教的,我也都一一謝絕。不但我停止執業,張家的第五代傳人。我唯一的兒子也放棄繼承那祖傳下來,能替我們賺進家財萬貫卻能力有限的靈,而願全家人都歸主名下,尊主為大!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