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光、溫暖、耶穌

施富金/信望愛網站

我在台大醫院的時候,遇過一個小病人。他來自高雄,參加小學六年級的畢業旅行到烏來坐雲霄飛車,停車的衝擊讓他的第二節頸椎脫臼,送醫後轉到台大急診室,立即進入加護病房。因為他已經完全無法呼吸,所以馬上氣切。

因為這種情況,沒有主治醫師敢接這個病例。這位弟弟姓曾,他的媽媽接到通知就火速趕來。第二個禮拜,曾小弟醒來後發現自己無法說話,非常生氣,每當護理師要幫他抽痰,他就咬人、吐痰,所以大家都不想照顧他。

有 一天,曾媽媽找我說話,我們進到會客室,曾媽媽就把門反鎖,我心想這個動作不尋常。「阿長,我拜託你。」她拿出一個大紅包,我問這是什麼意思,她說:「我該送都送了,剩下你,我發覺你們護理人員最辛苦,沒有你們抽痰,我的孩子沒有辦法撐下去,這是我的小小心意,除了你我之外沒有人知道。」

我回答:「曾媽媽,我知道你愛孩子的心,但是我不能收你的錢。」

「為什麼?你們的薪水很薄,我都問過了,你護理長的津貼也不多,拜託啦,這是一點心意。」我進一步解釋說我是基督徒,所以不能收。

「什麼?基督徒?基督徒不能收?你說真的假的?」

「真的不能收。」

「呸!基督徒不能收?我告訴你,我曾經是基督徒!」

我說:「那……那姐妹……」

「不要叫我姐妹!你被騙了還不知道嗎?我受了這麼多痛苦是為了什麼?」

原來,曾媽媽在國中的時候,務農的爸爸聽人建議去投資生意,不幸失敗後用她的名字去銀行開票據,最後還不了錢,被地下錢莊打聽到有個女兒,她就被賣到高雄,嫁給經營貨櫃公司的先生。曾媽媽嫁了以後才知道,當時先生已經娶了兩個小老婆,但是膝下無子,而她是第三個。

「我在學校的時候,有個老師帶我去團契,講耶穌愛我,這就是愛嗎?你不要再騙我,我已經受夠了!」

曾媽媽不停流淚,我又心痛又著急,不知該怎麼回答,只好說:「曾媽媽,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受這麼大的苦,我的耶穌有幫助我,不然我們試試看好不好?你給我一點 時間,我要為你的孩子禱告,可以嗎?」她說沒有用,我說:「你不要管有沒有用,讓我禱告好不好?看耶穌能不能為我們做一點事情,有沒有用對你都沒有損傷, 但這個錢我就是不能收。」

「我不知道要多少時間,但是我要在床邊禱告,你不能阻止,而且要幫我安撫曾小弟。」

「好吧,你試看看好了,」她把紅包收起來,嘴裡邊埋怨:「耶穌?什麼玩意兒嘛。」然後就出去了。

我開始到曾小弟床邊,告訴他要幫他禱告,他睜著眼睛看我,我開始禱告,他就一樣吐口水,但是一次一次地,他慢慢安靜下來。後來很奇妙,不知過了多久,有一天 早上七點左右我到醫院交班,護士過來叫我:「阿長,快一點,那個曾小弟一直吵著要見你。」曾小弟不斷催促,我趕緊交完班過去,他對我說:「光。」

他的聲音因為受傷而含糊不清,我猜了半天才知道他是說光。「那是什麼感覺?」他說:「溫暖。」「然後呢?」他看著我說:「耶穌。」原來主向他顯現了,而加護病房的紀錄顯示早上三點的時候,他的左腳腳指開始有反應。

我趕緊出去,搖醒還在睡覺的曾媽媽,向她報喜訊。曾媽媽馬上衝進病房,曾小弟一直向媽媽重複「光」、「溫暖」、「耶穌」,曾媽媽又衝出病房,把所有人喊醒, 說:「快起來!耶穌來找我兒子!我兒子的腳動了!」從這時候開始,曾媽媽和我一起禱告,後來曾小弟越來越有知覺,而且有人願意作他的主治醫師。

然而,曾小弟還是沒有更進一步的好轉,怎麼辦呢?我問曾媽媽:「你還有沒有不討神喜悅的事情?」她說應該沒有。

「那麼……先生呢?」

「別提那個死人!」

「但是我在禱告裡覺得,先生的事情是不是應該要處理一下?」

她說:「你實在太單純,你沒結婚,根本不懂這種事,不要提那個人,他跟我沒有關係,我只剩這個孩子,他活我就活,他死我絕對跟他一起死。」

「但是大姐,神要我們進入完全,雖然你做不到,但只要有願意的心就好,我們來禱告好不好?」

她說:「我是沒辦法,不過禱告看看好了,神如果能夠改變我的心,那再來說吧。」

我和台大醫院的弟兄姐妹,每日切切為他們一家禱告。後來我打電話去高雄,說有事情要面談,曾爸爸才肯坐車上台北。來了以後,我說有事情要跟他和太太會談,他說:「蛤?那個母老虎也在!我不跟她講話。」兩個人就這樣互不相理。

我建議曾爸爸難得來台北,不如先住下。我告訴他曾小弟的情況,說:「你是爸爸,去看他一下好不好?我是基督徒的護理長,上帝為他做了奇妙的工作,不是我們醫院做得到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也可以跟我們一起禱告。」

「禱告喔,啊你們拜哪一尊?」

「我們是信耶穌的。」

「信耶穌就夠囉?不夠啦,多幾尊神比較好。」

我說:「不用啦,我們真心信耶穌就好,拜東拜西的上帝不喜悅。你給我們一個機會好嗎?可以的話,明天早上十點半先來(十一點開放會客),我先帶你做禱告。」

「一次就好喔,我可沒時間一直待在台北。」他回答。

那天晚上我迫切為曾爸爸的生命禱告,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只是心裡有感動要叫他們夫妻彼此認罪、和好。隔天,曾爸爸來到我的辦公室,我說:「我要跟我的 神禱告,因為你的孩子如此寶貴,我們盡力了還是沒有辦法,我要求神大大地愛你們這個家庭,要愛到底。」我跪著禱告,就哭了,變成曾爸爸來安慰我。

「不如等一下,我說一句你跟著說一句,好不好?」

「好啦,可是說完我要搭十二點半的車喔。」於是我帶他禱告。下個禮拜一,曾爸爸又自己回來台北。

忘記過了多久,這個孩子轉到復健病房,好幾年後我要結婚,回台南宴客時,媽媽說有個朋友包禮過來,但是她不認識。我出去看,沒想到是曾小弟,長得又高又大。 曾媽媽在我所有親戚面前作見證:「各位親戚朋友,這是我兒子,三年前在台大醫院從死裡面又活過來,就是這位護士把耶穌介紹給我們,現在他已經國三了!你們 看看,他在這裡!」而曾爸爸當時也來了。

神的愛能夠拯救黑暗中的人,祂只是在尋找器皿,能讓祂的光完全顯露出來的器皿!

◎本文節錄整理自2012年CCMM退修會,分組時間護理團契組之分享,原講題為「領我走奇妙的職場福音之路」。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