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苦毒變感恩

張文文

認識我的人都說我性格樂觀,這是現在的我;可過去我曾患過憂鬱症,心裡滿了苦毒和仇恨。

十年前,我剛從中國來到美國時,集憂鬱、恐懼、極度自卑、過於敏感、暴力、憤怒於一身。每天早上醒來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怎麼我還活著?

童年的驚嚇

我是七個月出生的早產兒,兩個月後體重只有一公斤半。五、六歲時,經常看到父母之間的打罵。有一天深夜,我被父母的吵鬧聲驚醒,睜眼一看,見母親坐在漆黑的窗台上。我心裡一驚,難道她想自殺?

30多年後,我在美國一間神學院讀書,教授要我們寫一生之中最傷痛的事。我跪下禱告,回想起五歲時可怕的一幕:那天,我上樓找媽媽,看到她躺在地板上,好像死了一樣,旁邊有一把剪刀、一瓶毒藥。我本能地尖叫起來:「媽,您不能死啊!您死了我怎麼活?」對於一個五歲小女孩來說,這種情景太可怕了!我懼怕得要把它從記憶中抹掉。

暴力家庭

又有一次我突然想起,小時候偷了媽媽的錢去買跳皮筋,被她發現,她居然用布鞋打我的臉一個多小時,打得我整個臉都腫了。

再有一次,到農村我哥那裡做客。天黑了我想把電燈插上,但我還小,不會插,觸碰到電,尖叫一聲。哥哥以為我在玩電,不由分說就是一頓毛竹暴打,打得我全身遍體鱗傷。

有一年除夕,父親和大哥又打起來,整條街的鄰居都跑出來看熱鬧。大哥衝進廚房,拿起菜刀,站在門檻上,揚言要殺我們全家。沒有人管我,我哭喊著跪在大哥面前求情。羞辱與難堪、害怕和憤怒深深埋在心底。

父母沒有愛,家庭沒有愛,母親常說:「我們家要死一個人才會平安。」我第一個反應是:「這個必死的人就是我,是我造成他們這樣的。」從此,自殺的念頭就埋在我心底,那時我還不滿十歲。

有一次,父母親和大哥又吵起來。只見父親把一鍋肉砸在地上,大哥隨即抓起坐著的小凳子丟向父親。父親立時血流如注,全身是血,急送醫院搶救。出了醫院,父親去派出所報告,一路上有群眾圍觀,說著笑著像看戲一樣。

我到美國的第一個月,連續十幾天,天天晚上重回幼年時的苦境,不能入睡。30多年來,我每晚做噩夢,幼時的暴力言語和惡劣環境從沒離開過我,我想我在母腹中已遺傳了憂鬱症。

為信仰受逼迫

我爸是老黨員,經歷中國的革命。他希望我成為黨員,長大後嫁給一個黨員。可我13歲時收聽到福音廣播,自己信了耶穌,找到教會,受了洗。爸爸覺得這對他是奇恥大辱,一個老黨員、老幹部的後代,居然去信帝國主義反動派的宗教,簡直是自毀前程!於是父母用盡各種各樣惡毒的言語攻擊我。每次吃飯,爸爸就像開批鬥會那樣,怎樣的惡毒話能令我痛不欲生,他就怎樣說:「妳這不要臉的女人,真正的好男人是不會要妳這種女人的,整天就知道信耶穌⋯⋯。」他以為這樣能阻止我信耶穌,卻萬萬沒有想到,上帝加我力量,我沒有停止過聚會。

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不過信心軟弱時,我也曾懷疑:我這個早產兒,生下來三個月後才三斤重,這麼弱小,卻要承擔那麼多痛苦,上帝在哪裡?祂真愛我嗎?

上帝愛我,祂讓我知道,祂明白我的痛苦,所以主耶穌早早為我釘死在十字架上。主耶穌是我的大醫生,我在祂裡面能得著醫治;我可將所有怨毒、仇恨、痛苦、壓力、創傷,全傾倒在祂腳前。如果主耶穌基督沒為我釘死,這些痛苦、仇恨沒有人能醫治。心理醫生的自殺率比旁人還要高呢。

主啊,我感謝袮!我這一個被親生父母、兄弟都任意咒罵毆打的人,袮卻為我死;現在又賜我這麼一個愛我的丈夫,我哪裡配得這些福氣呢?

我漸漸明白,我所受的痛苦是有崇高的意義。主耶穌的痛苦不就是這樣嗎?「祂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賽亞書五十三5)

人的罪孽造成了我的苦難;但主耶穌沒有罪,沒有做錯事,卻承受了我的怨恨。我曾經不是怨恨上帝把我生在世上受苦嗎?但是現在,主啊,我感謝袮為我釘死,感謝袮讓我在創傷中體會到袮的大愛!因為我曾受痛苦,就知道罪是多麼可怕和可恨,就知道我們真需要救主耶穌降世,解決我們的罪孽和痛苦。

上帝開啟我的心竅,讓我明白:我心裡的憤怒、怨恨是我患憂鬱症的根源;我若想得醫治,就必須把這些放下。

起初,我的答案是:「不行!恨是我活著的唯一理由。」

聖靈繼續開我的心竅,讓我看到這是魔鬼的謊言。我不是基督徒嗎?上帝已呼召我從罪惡和仇恨中出來,我要離開黑暗的權勢!

上帝又讓我看到,恨不屬於祂,也不屬於祂的子民。我若要得釋放,就須破碎老我,把所有的怨恨統統交出來。上帝是公義的,雖然家庭、社會,各種各樣的因素造成我們心靈受創傷;但是我們的生命要向上帝負責,無論誰都不能找藉口逃避。我不能再讓自己活在怨恨中,我的生命要我自己向上帝負責。如果不從,首先受虧損的是我,跟著的當然是別人,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我掙扎了很長時間,仍以為有心無力,但上帝卻說:「我能。妳的選擇是願不願意。」

饒恕是極難的功課。我們做人不是要講公道嗎?他們那樣對我,憑甚麼要我饒恕他們?但聖靈對我說:「憑甚麼人們要那樣對待耶穌?耶穌從來沒有做錯事;而憑甚麼妳不能承受世上的痛苦?」是啊!我憑甚麼?我是個罪人,又活在一個罪人彼此傷害的世界中!

上帝再開我的心竅,讓我明白,祂能使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祂的人得益處。雖然是醜惡的、被咒詛的,上帝仍使這些事變成福氣。

要得醫治的第一個要點是:承認自己有問題。聖經上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翰壹書一9)

第二,不要老在回憶中自憐和怨天尤人。要把一切痛苦交給上帝,求祂賜給我們從天上來的大愛,饒恕曾經傷害我們的人。禱告後再讀聖經,讓上帝的話充滿我們的心,做我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

第三,不要信感覺。在感覺痛苦時,要立刻仰望耶穌,把感覺交給主。魔鬼常利用我們的感覺把痛苦擴大,讓我們繼續在怨恨、自卑、憤怒中翻滾糾纏。魔鬼要用消極的思想毀滅我們,我們要趕快把痛苦、仇恨的感覺交給主耶穌。靠著禱告和仰望耶穌,我們可以把怨恨變成感恩讚美。我就是這樣,一次一次地倚靠主,經歷祂復活生命的大能。

有一次,我禱告時想起詩篇103篇4節:「祂……以仁愛和慈悲為你的冠冕。」我說:「主啊,既然這樣,我就要人看到我頭上有仁愛和慈悲,而不是滿了仇恨和憤怒。主啊!我不能,但袮能!請以仁愛和慈悲做為我的冠冕。」

我就這樣不斷禱告。在這十年中,我的丈夫為我們的婚姻付出真愛的代價。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他完全做到了。他很年輕時受上帝託付,有向中國人傳福音、愛中國人的負擔,上帝就將一個中國女子賜他為妻。他沒有辜負上帝的託付,上帝的時候到了,我明顯地感到自己徹底得了醫治。

親愛的讀者,我被罪傷害得那麼深,還可以得醫治,從憂鬱變為樂觀;從天天想死,變為充滿生氣和盼望;從覺得自己無用,變為服事上帝,貢獻社會。是上帝改變了我!今天,上帝也在問你:「你要痊癒嗎?」但願你立即回答:「主啊,請醫治我!」

在幾年的服事中,我發覺聖靈給我一個恩賜:擔當別人的痛苦。有一位姊妹的兒子被人殺害十幾年了,每年到兒子忌日,她就痛苦得活不下去。有一次,我為她禱告時,居然感同身受,哭得很厲害,說:「我的兒子被殺了!我的兒子沒有了!」那次禱告後,這姊妹覺得很奇妙,說一下子輕鬆多了!

另一次,一位姊妹的丈夫死了,她痛苦極了,沒有人能安慰她。我在電話裡為她禱告時,上帝把她的痛苦放在我裡面。我為她禱告後,她的痛苦也減輕了很多。

再有一次,為一位姊妹禱告,她也得了醫治。我想如果我過去沒受過那麼多、那麼大的創傷,我根本不能體會他人的痛苦,更別說能感同身受了。感謝上帝,祂把我的痛苦變成恩賜,與哀哭的人同哭,伴他們走過人生中痛苦的一段路。這就是聖經上所說的:「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上帝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哥林多後書一4)過去我所受的苦是值得的!

親愛的朋友,我們無法選擇父母、家庭和社會環境。苦難會扭曲人的心靈,叫人一輩子在怨恨苦毒中傷害自己,也傷害他人,給人帶來很大的痛苦。但是,如果我們把自己的不幸交給上帝,在祂手中,我們的不幸就會變成力量、堅強、自信、仁慈,給別人帶來安慰和鼓勵,讓更多人看見上帝化腐朽為神奇的大能。

因著耶穌,今天我不但活著,而且活得有意義、有價值、有榮耀、有幸福、有光彩。上帝醫治了我,祂也能醫治你。如果你一生都平安幸福,那麼請你為那些心靈破碎的人禱告,關懷他們吧!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140701

原載《中信》月刊第627期(中國信徒佈道會)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