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給我換顆心

葉繁口述/小愛整理

我出生在竹南偏僻的溫內村海邊,貧窮是我們的標記;八個孩子中,僅有我、二哥及小妹讀到小學畢業。印象中,全家唯一的交集,就是做工、做工、做工。我十一歲時到成衣廠工作剪線頭,剪得滿手是傷,一天也不過賺個十來元。

經歷流產、負債的痛苦

廿三歲那年我結婚了。婚後不久,懷了頭一胎,生產那天,助產士說孩子太大,要用鉗子夾。結果,孩子的頭被夾了個凹洞,生下來就死了,是個男嬰。我沒有做月子,孩子都沒了,誰還給你吃麻油雞呢?生活依然是做工、做工、做工,只不過從成衣廠換到紡織廠。之後我懷了第二胎,沒想到又流產。

懷第三胎到八個多月時,因破水送到台北北護醫院。由於胎盤與子宮沾黏,即使剖腹也無法處理,體內大出血,只得將胎兒、子宮全部摘除,經大量輸血後,才救回我的性命。先生退役後在嘉南藥專教書,他一邊教書,一邊照顧我;在先生溫柔的陪伴下,我漸漸康復。

某年,先生在銘傳商專覓得教職,我倆北上。我也在美容補習班學得一技之長,考取佳麗寶化妝品公司的美容小姐,從此我的工作轉型到百貨業的美容專櫃。我十分沒有安全感,認為唯有賺很多錢,心靈才能得到滿足。我瘋狂地工作,業績特別好;別人月領三萬多塊,我卻能月入十二萬(台幣)。

突破巔峰以後,我問自己:「要一輩子站專櫃,只是給人化妝嗎?這工作能做多久?」於是,開始經營美容沙龍,並在民國七十九年買下中山北路二段一棟廿八坪的公寓,開業兼住家。不料,民國九十年的某一天,法院突然來查封房子,我不知發生何事,他們說我欠銀行一千八百萬元。我向銀行求證得知,原來是相交三十年,比親姊妹還親的好友,辦信用卡時找我作保,而她人跑了,我卻必須背負她的債務。

神的愛使人富足、輕省

房子被貼上封條後,我搬遷到敦化南路的一樓店面營業。房子才剛裝修好,同年九月,因著納莉颱風,使得我的店全部泡湯。長期打拚的辛勞,加上血汗錢賠光的重創,我得了重度憂鬱症,記憶錯亂,常常一大碗麵吃下肚,還恍惚得不知自己吃飯了沒有。有兩三個月我不能睡覺,每天暴飲暴食,卻瘦骨嶙峋。我四處求神拜佛,這時,老朋友秋錦說:「妳不要再拜了!來信耶穌就好了。主耶穌住在妳裏面,不用再去廟裏拜拜。」她帶我作決志禱告,很奇妙的,當晚我不用吃安眠藥,也能安然入睡。

後來,我參加教會的聚會,唱詩歌、讀經、分享。當我讀到馬太福音十一章廿八節,「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時,不禁哭了,因為我過去活得好累,現在可以把重擔卸給主耶穌,因為知道祂愛我。

民國九十三年復活節,我受洗了。信主後,我才知道聖經早已明說:「不要為欠債的作保。」(箴言廿二章26節)我驚嘆聖經真是人生的說明書。才明白為甚麼自己會得憂鬱症,因為我原諒了別人,卻不原諒自己。過去一直覺得自己笨,生在那樣的家庭,又沒唸甚麼書,可是現在我明白神愛我,祂連野地的百合花、天上的飛鳥都眷顧,我不比它們更珍貴嗎?從此以後,我不再嫌自己笨了。

相信主耶穌之前,我追求利益,錢永遠賺不夠;信主後,我不再追求金錢,然而神的愛卻能使我快樂、富有,而且我對錢、人事物的看法也大大不同,祂給我換了一顆心,是一顆感恩知足、自信喜樂的心,有主耶穌愛我,我不再自卑自憐。

肉體、心靈得醫治

我原本就罹患慢性關節炎,去年四月,發現手不對勁,來店裏的客人說,看起來像是類風濕性關節炎,建議我去醫院檢查。檢查結果,證實是類風濕性關節炎。此病無法根治,而且會殺死體內好與不好的細胞,甚至自己的內臟!我曾親眼看見一位面貌姣好的客人,因為患病而整個臉和身體全都扭曲,與以前簡直判若兩人。我很害怕,拼命向神禱告:「主啊,求祢醫治我,求祢為我施行奇妙大事!」

第二次去醫院檢查時,發炎指數居然從一百多降到十幾!醫生說,這是從未見過的情形,太奇怪了,要我再做一次檢查。第三次的檢查結果仍然相同。然而我的禱告改變了:「主啊,若這是祢的旨意,那麼,我願意接受。我不求祢完全的醫治我,但是,祢知道我很愛美,可不可以別讓我整張臉和身體都扭曲變形?」第四次再去作檢查時,我坦然無懼地準備聽醫生宣判結果。醫生用很堅定的語氣告訴我:「妳沒有得類風濕性關節炎,是退化性關節炎。」

從四月到七月,我作了四次抽血檢查,其辛苦自不在話下,心情上的起伏轉折,有如洗三溫暖。經過這件事後,我發現醫生無法醫治我,只有神才能完全醫治我,祂醫治了我的心。我已得著永生的盼望,不再懼怕死亡,也已做好回天家見主面的準備。

前些日子,我遇見那位使我背負龐大債務的朋友,她看起來很失意、孤單落寞,不太認得我。我問她:「妳過得好嗎?我過得很好,因為我信主了。」話一說完,想到是因她而信主,我不禁流下感恩的眼淚。現在,我天天為她禱告,希望她也能早日信主,得著喜樂。

親愛的朋友,盼望你也能像我一樣相信主耶穌,讓祂為你換顆新的心,讓你得著不一樣、嶄新的人生。

台灣中信08/03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