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跟神奇力量說bye bye

茉莉

小時候家住營區圍牆旁,專做阿兵哥生意,舉凡阿兵哥的日常用品,我家一手包辦。家裡的人忙得雞飛狗跳,有時阿兵哥趁忙亂中沒付錢就開溜,爸媽就交相指責,三字經滿天飛,接下來,孩子們就倒大楣,尤其較白目(喜歡頂嘴)的我,常品嚐「酷刑」。

上小學需穿越五十多分鐘的山路,兩旁不是蔗田就是鳳梨園,濃密的蔗田有時會竄出男人嚇人或追人;下過暴雨,還得跳過湍急的溪流才到得了學校;有時遇到道路崩塌,還得繞過墳場。我告訴自己別怕、死不了,可是兩顆眼睛卻緊盯著墳場和兩旁蔗田的動靜。國一時,我終於帶著小弟妹離家住在山腳下新買的房子,可是一到週六,小弟妹回老家後,偌大的屋子矗立在稻田裡,只剩我一個人在暗夜中發抖,耳朵不時響起媽媽的聲音:「壞人很多,妳要小心,睡覺前要拿手電筒,尤其是床舖底下千萬別錯過……」

離家逐夢 生活波濤洶湧

國一我就離家展開追夢之旅,驚恐、害怕一路相伴隨,但為了能離家,我什麼苦都能熬。遇到了我先生,台大畢業、品格端正、家世不錯,相信嫁給他就能翻轉我的社經地位。沒想到,婚後我需與公婆一大家子的人一起生活,以我特立獨行的風格,就知生活的波濤有多洶湧。

滿滿的不平與憤怒,熬了七年,戰爭終於爆發。我搬家了,身子雖從風暴中抽離,但過去的苦毒一幕幕躍然眼前,大腦一時空閒不下來。我忙於教書、哭訴、學插花……,日子很忙,心情很沉,全身痠痛、疲倦、易怒、睡不著;自認是爹娘不愛的小孩,沒人會在乎我的。

胃痛、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顏面神經受損,心想我大概活不久了。眼睛一閉,浮現的影像不是墳墓,就是去世的爸爸;還不斷出現同樣的夢境,夢見爸爸從棺木站起來看著我,或是在殯儀館和火葬場中穿梭、尋找送葬親友的行列……。

神奇力量 半夜喚我練功

一次因緣際會,付了五千元,我閉上眼睛,雙腳打開與肩齊寬,兩手手指相扣自然垂下,拇指指腹相接,自稱會氣功的老師在我身子前後繞圈;過一陣子,他放手在我的頭上後,我不自主的發功、抖動、轉圈。他要我回家多練習,可以去百病。果真兩手一扣,拇指相接,就有一股很神奇的力量在體內發出,剛開始全身抖動、轉圈,接著變瑜伽伸展;身體一向僵硬的我,第三天就可以做高級瑜伽,全身像一條蛇,可以任意伸展,享受舒暢輕盈的快感。聲音沙啞、五音不全的我,可以放聲高歌,英、日文流暢無比,好像換人似的!半夜一、兩點,那股力量就會喚醒我練功,過世的爸爸和大伯也會找我交代辦事。

隱隱感覺不對勁,我想求救,某個星期三來到一個不是很熟的基督徒的家,跟她說我身上好像有一股很奇怪的力量,話還沒說完我就發作了。她拋下我,幾分鐘後,身旁圍了五、六個六、七十歲的老人,他們一起唱詩歌、禱告,奉耶穌之名叫那干擾者離開我。沒想到我身上的入侵者竟然能跟他們對話,我才知道牠是「邪靈」。

呼求禱告 超能力漸消退

教會的朋友告訴我,惡者來時就用聖經《啟示錄》20章10節:「那迷惑他們的魔鬼被扔到火與硫磺的湖裡去;那隻獸和假先知早已在那地方了。在那裡,他們要日夜受折磨,永不休止。」抵擋牠,挺有效的。

過了兩天,平安無事,可是我心裡卻覺得白白捨去這神奇的力量太可惜了,再借用兩天,等身上的瘀血打通後,再跟牠說bye bye。

那天下午兩手一扣,功力大進,但我的身體也失控了。牠雖然附身,行動、口舌由牠控制,但頭腦卻是清醒的,我下定決心到公園路聖教會找一位弟兄求救。就在教會聚會結束,會友下樓之際,我又失控了,接下來便讓教會的牧者同工忙翻天。冗長的爭戰中,我很難纏,麗慧傳道在我耳際一再重覆,要我熟記「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榮耀,我眾罪都洗清潔,唯靠耶穌寶血」,要我專注在詩歌裡。在兄弟姊妹同心合意祈禱下,我鎮靜下來,不再尖叫,牧師也幫我們一家四口洗禮。

兩次爭戰,我的身體反應失去控制但意識清楚,真實的經歷神的同在與邪靈的挾制。往後大約半年,惡者還是不斷出現,牠會告訴我,我是神明要重用的使女,牠要給我能力去幫助別人,日後將成為偉大的佈道家;走過朋友身旁,牠就告訴我這人昨天去過哪裡;或是在談話中,牠就告訴我對方在想什麼,我一說出牠的話,對方就瞠目結舌;靠近廟壇就可感受到或聽到視野裡不存在的動靜,甚至有預知能力。

擁有超能力讓我很得意,可是心裡漸漸清楚,那種得意、自我膨脹是不對的。我勤讀聖經,用力的呼求主耶穌,家裡聖歌播放不停,當情緒陷入低潮、快抵擋不住時,就打電話給信仰敬虔的滿娜姊,她聽完我的哭訴後,馬上帶我呼求主名,用聖經的話語禱告。半年後,這股力量慢慢消退。

幡然大悟 神話語祛除黑暗

因為親自經歷神、讀聖經默想反省,生活或情緒一遇障礙便在哭泣中與神連結,屢次蒙主的安慰,我才知道我的心受傷有多深,價值觀有多扭曲。經五年哀號哭泣,療傷治痛,每當我在禱告中訴說對方的不是時,心裡就會回應:「她的確如妳所說的,但妳要成為她嗎?」「對方很貪心,可是那筆不動產是妳賺的嗎?」「想一想,妳跟誰的人際關係是對的?」在憤怒不平裡我會跟主說:「祢知我的心有多……,我願放下我的主觀或成見,求主啟示我該如何思考。」

主的啟示讓我幡然大悟,改變了我對人事物的看法,我看見了自己的盲點。藉著禱告,有時我的記憶會回到童年早已遺忘的場景,重新審視自己;我明白了親友眼中的我,我一一跟他們道歉,也藉著耶穌與過世的爸爸重新和好,我請耶穌告訴爸爸:我好想念他,感謝他的養育之恩,雖然我們曾彼此傷害,請求爸爸原諒我的不孝與悖逆;我也願意原諒他的醉酒與不合適的言行……。心中的罪疚逐一脫落,憤怒、沮喪不再挾持我,心中的喜樂讓我煥然一新。

1996年信主後,藉由讀經禱告,窺探心靈深層的黑暗,更經歷人生豐盛之旅。最後以這經文表達內心的感動:「上帝啊,祢的公義高達雲霄。祢成就了大事;沒有人比得上祢。神啊,祢的公義甚高;行過大事的神啊,誰能像祢!祢使我經歷許多災難痛苦;但祢要恢復我的元氣;祢使我不至於進墳墓。祢要使我比以前更為壯大;祢要再次安慰我。」(詩篇71篇19~21節)感謝神,因為祂有說不盡的恩惠。

轉載自耕心週刊第835期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