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上帝給「賤男」的三個機會

基督日報記者

鄭敬基(Joe Tay)是八十年代歌壇經典名字之一,一曲《酒杯敲鋼琴》瘋魔萬千少女、無線劇集《卡拉屋企》、《烈火雄心》等演出深入民心。在花花綠綠的娛樂圈裡, Joe曾贏得名利,也享受過事業顛峰。然而,在最大紅大紫之時,他卻選擇急流勇退,毅然離開這個春風得意之地,當中有什麼秘密呢?

現時51歲的鄭敬基生在基督教家庭,名字由著名佈道家趙世光牧師所起,意思是「敬愛基督」。但年少時卻未被家人和主所影響,時常聯群結黨。

其後轉往加拿大留學,畢業後再次回港轉戰歌、影兩壇,也因工作遇上了「一份情」,他說:「我女朋友是在香港機場認識,由於當時我在英文台《K-100》工作過半年,她是我工作上的一次訪問的對象,因此認識到當時在那裡做地勤工作的她,她是一個很可愛的女生。」正是這一份「情」徹底改寫了Joe整個人生故事,亦拉近了與主的關係。面對娛樂圈多姿多彩的生活,Joe逐不自覺地改變了對男女感情的處理態度。對於當時擁有的一段關係,他由開始時的熱戀、慢慢變得不太上心,甚至隨後毫不在乎,他說道:「在娛樂圈里遇上很多從沒見過的女生,有時會跟某些人朝夕相對,當朝夕相對就很容易投入角色,有些人會親你,親你的感覺會令你覺得與自己的伴侶很不同,自己很享受,然後就開始了第一次,繼而戀上了第三者,由慾望變成了一種迷戀。」

正當Joe深深陶醉於這個「迷幻」的花花世界時,卻為身邊的人帶來了很大的傷害,首當其衝是他的妻子,他透露:「當時令妻子很傷心,要她無時無刻承受很大的壓力,壓力大得甚至不想進食,令她在短短三個月內,由一個本身體重有105磅的可愛女生,逐漸消瘦到剩下85磅。」。

面對妻子的失落與難受,Joe感到無比的內疚,但他並無回轉。在演藝事業蒸蒸日上之時所面對的誘惑也更大,令他燃起慾望之火,不能自拔。期間Joe與不少女生發生了感情,「被妻子發現的也有兩三次,後來更嚴重到試過毫不避忌與對方通話。」

Joe的這種拈花惹草性格一直到女兒出生也沒有改善,對於這種不淪之戀,他完全到達「走火入魔」的境界,徹底傷盡了多次對他作出包容和原諒的妻子的心,最終換來了妻子的「心死」,宣佈「退出」。

回想起當初親手把一個完本美滿的家庭推向無可挽救地步的惡劣行為,Joe自嘲自己是一個「賤男」,亦因如此他不敢再上教會,沒有面目再見神。

得知將要與妻子分開,Joe並未有太大感觸,他回憶道:「當時心想可以飛回到香港的「樹林」,覺得實在太好了。」。正當他以為自己能成為像逃離鳥籠的小鳥般「寫意自在」時,卻但發現一切事與願違,他卻沒有預期般享受著單身日子。也沒有認識女生的衝動,整個人意志消沉,鬱鬱不歉他說:「回來後我覺得很憂愁,完全沒有心情想去認識女孩子,像是失去了那種慾望。」這一刻,Joe發現自己並非響往一個人的日子,也開始後悔自己從前做過的錯事,對兩個孩子家揚和依揚的掛念也愈來愈強烈。

失去對「感情」慾望的追求,Joe把精神寄託在工作上,一套《烈火雄心》令他人氣到達頂峰。當大部份人認為他一定會乘勝追擊,「接」更多工作時,他卻令不少人「大趺眼鏡」——宣佈退出娛樂圈。他解釋:「當時自己腦海出現了一句說話:『如果你不回加拿大,你的損失將會超過現時在香港擁有的一切。』」面對突如奇來的一句說話,Joe感覺到它是主給自己的指引,是一次給予自己「回頭」的機會。於是他遵照了主的安排,重返加拿大。

在主的帶領下,他積極面對生活,鼓起了勇氣向子女坦白承自己的「惡行」,結果子女的反應令他「畢生難忘」,他表示:「當時我在快餐店裡向他們坦承錯誤,然後他們走過來,是一個只有九歲的孩子走過來,拍一拍我肩膀說,不打緊,我明白。」

就是這一個輕輕的動作、簡短的六個字,把Joe一直沉重肩負著的「愧疚」打破,使他打從心裡感受到被原諒,也領會到主的偉大和體會到「寬恕」的力量。

由信主到不敢見主,Joe輕狂過,也迷失過,但他最終還是跟著神的感動悔改過來。主對憂傷痛悔、迷途知返的人恩上加恩。2001年前妻再婚時,他沒有被排拒,反而是被接納 :「當時前妻的丈夫跟我說,我把家裡的鎖匙你,你隨時可以過來跟孩子同住,,我們會外出好讓你不會尷尬。」

面對一句可能只會出現在電影橋段的一番話,Joe難以掩飾心中的感動,亦衷心體會到主的大愛,令他確信主一直藉著別人來對世人施予愛,為迷失的人帶來光明,他說:「我們做藝人的很會說話,而這個人是不擅辭令的,但卻實踐了主的愛。」

連續得到子女、前妻、甚至前妻的新家庭原諒和包容,他自覺「像中六合彩頭獎」,他笑言:「中一次一億的六合彩機會很小,但自己卻中了三次這麼多。」

經歷了三次的被原諒,Joe完全感受到上帝賜恩給痛悔的人。對於將來,他有了更堅定的決心和目標,就是將自己奉獻給主,全力事奉主,並靜心聽侯衪帶領自己。

最後,他為大家送上一句話:「如果你有做錯的事,只要你回到神身邊,神一定有方法令這事變成一幅美麗的圖畫,因為衪就是神。」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