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性感女星為主洗盡鉛華

盧楚翹

「電波少女」任港秀(洋名Jenny)曾是風靡萬千少男的「性感女神」,在電視、電影、廣告和報章雜誌都不乏她的身影。不過,在鏡頭前笑得燦爛的臉孔,原來內心並不快樂,到底又是為了什麼?

與媽媽弟弟相依為命

任港秀在上海出生,父親因意外早逝。她從小跟媽媽和弟弟相依為命。鄰居同情她們孤兒寡婦,便帶她和弟弟上教會。當時教會的信徒時常幫助她們,有些比較年長的姐姐更會把自己的舊校服送給任港秀。但自尊心強烈的任港秀卻拒絕這一番好意,她說:「有一年校服換了款式,全校只有我一個還在穿舊校服,令我感到很難過。慢慢的我不想再讓別人幫助我,不想再被別人比下去。」

不幸的是,媽媽患上嚴重抑鬱症,醫藥費成了家中的一大負擔,於是任港秀決定98年中學畢業後投考無藝員訓練班,結果在五百多人之中脫穎而出,被無安排與梁雪湄、姚樂怡等人組成「電波少女」,青春無限、樣貌身材成為眾人焦點。

當時的任港秀對於娛樂圈一切都感新鮮,她說:「在報紙上看到自己的名字和照片,感覺很有趣。」

初露頭角

訓練班仍未畢業,任港秀已經因「電波」的性感形象工作機會不斷。雖然她比同期的同學更加幸運,卻遭到他們的妒忌和排斥,久而久之任港秀習慣孤單一人。她說:「每當煞科(一場戲結束)後的慶功宴就是我最怕面對的場合,因為我不懂自處。就算別人跟我說話亦會感到不自然,完全不能投入。」結果令人誤解她是態度囂張,她只能啞巴吃黃蓮。

獨來獨往的任港秀在圈中的好友寥寥可數,當圈中基督徒主動關心時,她就輕易打開了心窗,開始參加藝人之家團契聚會。但她仍一貫風格,聚會結束後就急急走人,未能全心投入。

成名遊戲

兩年工作並未有突破點,沒想到一次走光卻讓她人氣急升:「當時要穿著泳衣在泳池邊做宣傳活動,在泳池上來以後,在工作人員的包圍下我在一角打算把濕了的白色上衣換成乾的,誰知有很多記者跑過來對我拍照。」第二天,娛樂頭條全都是她白色透視泳衣的照片,她亦因此人氣急升。任港秀回憶:「很順理成章知道,原來這遊戲是這樣玩的。」

迷失自我

試過全年沒有工作在的荒涼,又嘗過一星期登上娛樂頭條的滋味後,任港秀把心一橫改走性感路線,變成性感女星,工作再次向她招手。她說:「娛樂圈是現實的,有名便有利,我開始有很多實際工作,覺得很開心。」

她曾一度因顧及母親心情拒絕這類型的工作,卻被人家臭罵「自抬身價」,她就開始放寬底線:「當被別人罵過幾次後就很害怕,害怕被傳媒寫得很不堪。」

當接受了一些界線時,人家便會漸漸要求更多,從小背心到露臍裝,進而更大尺度的裸露,任港秀形容是「洗濕了頭」,只能繼續下去。媽媽生病、弟弟還未工作,所有家庭及醫療重擔全壓在任港秀的肩頭上。為了清還債務,她更加不敢推掉任何一個工作機會,後來更因片酬吸引而接拍三級片。

電影煞科(殺青)後任港秀開始憎恨自己,報章大肆說她利用自己的「本錢」不惜一切出位。這些字眼對任港秀造成很大傷害,她說:「我上街時要戴帽和眼鏡不讓別人認出我,甚至自己也不想見到自己。」

幾年間任港秀接拍了七十多套電影後,家中經濟得到改善,但最好的醫生仍不能令母親的病有起色,她說:「這時我才發現原來就算我有多麼富有,亦不能用錢買到媽媽的健康。」

向上帝認罪

媽媽的病令她反思生活的目的,但她並完全醉心工作,曾兩三年內拍近40部電影,每天工作20小時,甚至大病剛癒就回片場繼續拚搏。

一年冬天她回到家裡,想洗個熱水澡消除疲勞,卻發現沒有熱水。一時間,積壓已久的心理壓力令她精神崩潰,哭不成聲。此時她聽到一把聲音跟她說:「你知道我很愛你嗎?為什麼你要弄成這樣子呢?

任港秀於是開始反省自己的生命,想到最難熬的日子都熬過了,難道除了出賣身體外真的沒有其他選擇嗎?她開始不自覺地向神懺悔:「主,我真的認罪,我得罪祢。我從小已經認識祢,但祢在哪裡?我求祢在往後的日子與祢同行,祢賜我力量去改變。」

自此以後她真的開始拒絕走性感路線,積極參與藝人之家的信仰聚會,並逐漸打開自己的心與弟兄姊妹相交。

為主發光

任港秀出道後短短幾年間歷盡人生百態,退出幕前後洗盡鉛華,積極為主事奉。現年36歲任港秀曾參與影音使團的紀錄片《地球深度行》作主持,一邊修讀神學和做義工,生活歸於平凡。

曾經因走性感路線而怕找不到「好碼頭」的她已找到好歸宿,在主的帶領下她與圈外教友Brice註冊結婚,當日更有多位圈中基督徒好友前去祝福。

今天的任港秀找到自我,明白自己在神眼裡的真正價值,只因她打開心門迎接耶穌並獲得一份改變的力量,亦為其他迷失的女孩走出一條新的道路。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