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洪榮宏的家庭故事

文雅怜專訪/林寧整理

無庸置疑的,在2003電視金鐘獎頒獎典禮上,最風光的,當屬由洪榮宏主持的「台灣紅歌星」節目。這個由洪榮宏主持演唱、洪敬堯音樂總監、洪榮良統籌製作的電視節目,不僅從製作第一年起,就入圍金鐘並拿下最佳綜藝節目獎,第二年更再上層樓,獲頒最佳綜藝主持人獎。

三年了,沒有命理、八卦、嬉鬧、或瞎整藝人,「台灣紅歌星」節目不但在競爭激烈的電視圈收視迭獲佳績,去年更再度連莊,奪得最佳綜藝節目與最佳主持人兩項大獎。

這節目帶動的媒體善良風氣,已成為電視節目的標竿。而「洪氏三兄弟」更聯手打造了台灣電視圈的節目傳奇。

錯失金曲不留遺憾

儘管,不久前才從金曲獎最佳方言男歌手從缺而歸,手中拿著沉甸甸的金鐘獎座,洪榮宏一點也不抱憾金曲的失落。對他來說,這個電視節目主持人獎,比他以歌手身分獲獎,更深具意義。戴著妻子為他掛上的十字架,在頒獎典禮上,洪榮宏第一句得獎感言便是:「感謝上帝!」,「感謝上帝使我們有機會,全家一同經營一個節目。」在佳音電台的訪問裡,洪榮宏表明了這座金鐘,對他的特殊意義。

他說:「打從小時起被父親栽培學唱歌,並成為一位名歌手,我這輩子從沒想過有一天,會站在電視機螢光幕前,成為一個歌唱節目的主持人,這是多年來上帝自己奇妙的預備。透過磨練與醞釀,祂使我們三兄弟如今可以結合在一起,一同完成電視歌唱節目。」

一代相傳歌壇家族

洪榮宏是父親洪一峰在三十六壯年時,生下的長子。那時洪一峰正值巔峰,以《舊情綿綿》、《思慕的人》、《放浪的人生》、《寶島四季謠》等經典名曲紅透半邊天,成為六十年代台語歌壇的「低音歌王」。

遺傳父親的音樂細胞,加上是家中長子,洪榮宏自小即被父親刻意栽培。非常年幼,洪榮宏就被父親帶進演藝圈。幼年的他經常離家,向學校請假,以隨父親四處走唱。

十二歲時,為了更好的發展與專業訓練,洪一峰帶著洪榮宏到東瀛拜師學藝。一個人住在日本的洪榮宏,儘管童年比一般孩子辛苦,且因無同伴而寂寞孤獨,但洪榮宏相當景仰父親,也很愛父親,凡父親告誡的,他都聽從。因此父親要求洪榮宏小時不要玩,要認真做好一件事。他就如此信,也如此行。

這樣被父親栽培的洪榮宏,果然不負眾望,十八歲時,以第一名佳績登了「綜藝一百」排行榜,這是台語歌曲從來沒有的事。洪榮宏從此成為歌壇結合偶像與實力的第一人,他的歌不僅橫掃台灣各個角落,他更成了八十年代家喻戶曉的台灣紅歌星。僅管功成名就,洪榮宏的人生轉折,卻才剛開始上演。

父母離異黑道槍擊

赴日學藝的洪榮宏,人生第一個挫折是父母離異。自小被他奉為天神敬重,並給他規劃夢想的父親,竟離開了他們?!

父母的婚變,帶給洪榮宏相當大的打擊,使得他一度變得封閉。但婚變的母親卻因此接觸了基督教,並透過信仰找到心靈的平安與慰藉。

聲勢如日中天的洪榮宏,十九歲那年因為遭人眼紅,被黑道刺殺。突如其來的生命威脅,令年輕的他不知所措,且甚為害怕。在母親與教會長老的勸慰下,洪榮宏決定受洗成為基督徒。

但叛逆的洪榮宏,並未因此加入教會,從小到大所背負的成名壓力,與家變導致的情緒壓力,也未獲紓解。就這樣跌跌撞撞,洪榮宏靠著自己的辦法,在人生的道路上,又摸索起伏了十多年。

長兄若父兄弟不親

今日在電視圈,以兄弟同心傳為美談的洪榮宏,與弟妹的關係曾經很有距離。

洪榮宏說:「因為我從小就是大哥,且我很年輕就開始賺錢、負擔家計,所以在弟弟心中,我好似一家之主般受他們尊重。那時我事業有成,對家中經濟也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我與弟弟間反到因他們的敬重而有了距離。」

事實上,父母離異後身為老大的洪榮宏,儘管通常不介入對弟妹的教養,但母親管不動時,這個做大哥,仍會出面協助處理。洪榮宏坦言,那時的他,還沒有真正的信仰。加上父親早不在身旁,變得封閉的他與弟弟之間的關係,是直到他在信仰上重生後,才有了顯著的進展。

而立之年了悟人生

洪榮宏說;「自幼,我父親就教導我,努力就有出頭天。我也一直封為圭臬,相信人要怎麼收穫,就要怎麼栽。但到頭來,我領悟到一件事,人的任何努力,若沒有上帝的祝福,都是白費心力。」

卅歲的洪榮宏,在基督徒友人的帶領下,重讀聖經,學習聖經的價值觀,並開始相信,聖經才是唯一的人生真理。

不過洪榮宏坦言,在信仰裡重生的他,初時仍有自義而不夠柔軟的驕傲。不但很教條主義,自己未能把聖經所學的實用在生活、事業、與婚姻裡,反倒還拿著聖經質疑他人的價值取向。那時的他,只有信仰的教條,沒有實踐的生活。

這樣到處質疑別人,又不能活出自己所信內涵,洪榮宏的信仰之路,掙扎了好一陣子。直到在教會牧師指引下,才看見自己的問題,並且在學習禱告過程中,轉為對人謙卑柔和。

婚姻難題禱告化解

從小被弟妹視為一家之主的洪榮宏,直到自己成了家,才明瞭一家之主的意涵。洪榮宏的愛妻,是他在秀場認識的。第一次見面,是因為妻子是洪的樂師的朋友。同樣在演藝圈工作,洪榮宏與妻子,從工作夥伴變為夫妻,洪妻並因為洪榮宏傳福音成為基督徒。

儘管兩人信仰相同,但既來自不同成長背景,仍有許多待磨合學習。洪榮宏的婚姻,自與多數人一樣,遭遇了難題。

洪妻早洪榮宏四年開始為丈夫禱告。但兩人的關係突破,卻是洪榮宏也開始禱告後。之前,洪榮宏教會的長老就曾教導大家如何用聖經的「主禱文(也就是主耶穌基督教人如何的禱告文)」學習禱告。但聽了多年勸導後,他始有感動跟著學習。

洪榮宏說:「我發現主禱文真有意思,例如基督說:「『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這裡就是要我們,禱告時要稱上帝的名為聖。」

舊約聖經裡,記載了許多上帝的名,例如「耶和華羅以(耶和華是我的牧者)」,又如「耶合華沙瑪(耶和華的所在)」。洪榮宏跟著這樣開始呼喊上帝之名,宣告祂的名為聖後,他發現事情居然不同了。

過去,洪榮宏在教會聽道,都是為妻子聽,聽到了就叫她照著去行,彷彿她才是要改的人。但這樣禱告後,上帝的名成為洪榮宏的改變力量。他不再嫌棄妻子,並開始欣賞妻子的好。夫妻倆以前所爭執的,如今看來都沒什麼大事。禱告讓洪榮宏發現自己的問題,也改善了他們夫妻的關係。

家庭第一教會至上

洪榮宏小弟說:「大哥的改變,是因為做了父親。」夫妻感情增長後,新生命的誕生使洪榮宏更加體會,自己如何地被天父疼愛。他發現,世上再沒有什麼是值得計較的。

曾經,為了成功與保持成功,洪榮宏必須天天走秀,卻又永遠擔心不夠。但現在的他,泰半的時間都花在教會與家庭裡,他成為演藝圈的公務員,不再忙碌走秀。演藝圈友人曾搖頭規勸他要多努力,才可平衡收支。但漸漸地,這些不以為然的朋友發現,不再賣命賺錢的洪榮宏,反有穩定的收入,且有美好的家庭生活。

相較於他們的常感失望與不平,對人生充滿不確定的洪友,開始羨慕起洪榮宏的平靜生活,與上帝祝福。他們也來認識洪的信仰,並因而成為基督徒。

紅歌星的得獎心願

因為上帝,洪榮宏事業有成、家庭美滿、人生更充滿了平安。而現今,在兩座金鐘肯定後,洪榮宏最大的希望,是製作一個專門介紹福音歌曲的音樂節目。洪榮宏說,除了介紹台灣好歌外,他更希望透過福音專輯的製作,把信仰藉著美妙音符,介紹給台灣的社會百姓。

走過台灣八十年代名歌手之路,如今這位電視圈當紅的名主持人洪榮宏,他的心路歷程只剩一句感恩:「只有在上帝裡面,才可以得著豐盛的生命!」

在兒子帶領下洪一峰晚年信主

八0年代初期,洪一峰的兒子洪榮宏成了台語歌曲的新偶像,洪一峰也再度提筆和歌謠創作界的老褡襠如葉俊麟、黃瑞祺合作為洪榮宏寫新歌,<見面三分情>、<空思戀>、<愛情一斤值多少>、<港都夜曲>、<若無你怎有我>、<你著不通忘記>......,都是這個時期的作品。

在台語歌壇,像他們這樣的父子檔前所未見,尤以老一輩的台灣歌謠創作者,有感於創作不受重視,以及演藝圈內的複雜,都不願子女進入演藝界。但洪一峰認為自己也是苦出來的,個性上也比較樂觀,所以並不反對兒子進入演藝圈。尤其當兒子唱著自己寫的歌時,只能用「心滿意足」來形容。

十幾年前在兒子洪榮宏的引領下,洪一峰接受基督教,近年來開始聖樂的創作,在一疊聖詩手稿裡,我們看到一首<福氣的人>,旋律取自<思慕的人>,原來的歌詞是:「我心內,思慕的人。」洪一峰將它改成:「我感受,主的恩典。」好唱易學,說不定會帶起一股聖詩風潮。

從一九四六年寫<蝶戀花>到現在的聖詩,半個世紀來,洪一峰見証台語歌曲的起伏與興衰,尤其九0年代起,從林強的<向前行>到金門王和李炳輝的<流浪到淡水>,從<春天的花蕊>到<福爾摩沙咱的夢>,台語歌曲一直在改變,洪一峰的看法是:歌曲的轉變,是世界性潮流,年輕人有年輕人的喜好和表現,只要能創作出符合時代潮流又能融入鄉土內涵的歌曲,沒有什麼不好。

從浪漫少年的<蝶戀花>、中年走紅的<舊情綿綿>、有子承衣缽的<空思戀>,到接近宗教信仰所寫的聖詩<福氣的人>,洪一峰認為每個人都有他應該扮演的角色,幸運的是,所從事的工作正是自己所喜愛的,人們聽著他的歌聲,感到歡喜,欣賞他的音樂創作,覺得心情愉悅,對洪一峰來說,這就是一種成就,也是督促他繼續學習的原動力。

從破裂到團圓(佳音)

「……我最親愛的爸爸,你給我們一個家,泡杯名叫思念的茶,淺嘗濃郁的牽掛,我尚思念ㄟ阿爸,換阮唱歌來乎你聽,歌聲親像燕仔,帶你返來阮這……」(歌名:阿爸,方文山作詞、周杰倫作曲、張承濬編曲)

父親節前夕,收音機播出洪榮宏與周杰倫合唱的《阿爸》,洪榮宏的兩個弟弟,音樂製作人洪敬堯、電影導演洪榮良,在節目中談到他們的父親——寶島歌王洪一峰,也談上帝的救恩如何修補破裂的家庭與親子關係。

父親引導子女走上音樂路

洪一峰留給孩子們深刻的記憶,是他對音樂的熱情與執著,除了音樂,其他一概沒有興趣。他是精益求精的藝術家,不斷的自我要求,希望孩子也能朝這方向學習,尤其對長子洪宏榮寄予厚望。

接受日本教育的父親頗有遠見,他看到歌唱事業在日本備受重視,預測臺灣未來也是如此,因此希望孩子學好音樂,成為傑出的音樂人,以繼承衣缽。在這環境成長的他們,認為學音樂是理所當然,四名子女站在一起學發聲。然而這美好的生活,在爸媽離婚後,產生巨變。

爸媽離婚後,他們搬到外婆家,經濟環境變差,母親內心充滿苦楚,常用情緒管教孩子,親子關係緊張,家變得更陰暗。那時,爸爸照顧榮宏和榮良,母親照顧敬堯和女兒。爸爸常帶著洪榮宏全省巡迴公演,洪榮良寄宿在團長家時,常獨自抱著父親的咖啡色西裝大哭,長達半年之久,後來他生了一場重病,被媽媽接回去照顧,不久,大哥也來了,四個孩子終於團聚。他從思念父親、渴望父親,到失望淡定,覺得沒有爸爸也好。

漸漸地,洪一峰成為當紅的寶島歌王,洪榮宏的《一支小雨傘》紅遍臺灣大街小巷,同學指指點點他是當紅藝人的兒子和弟弟。洪榮良說,他在父親與哥哥的盛名下,好像成為沒有名字的人,事實上父親不在身邊,他心裡充滿壓力與失落感。洪敬堯則藉由音樂找到抒發情緒的管道,決定以後要從事音樂,且創作與父親不同風格的音樂。漸漸地發現自己,只要坐在鋼琴前就不自覺的被黏住。

救恩修補家庭與親子關係

洪母內心苦悶,期望藉助拜拜改運。但是越拜越不平安,脾氣越暴躁。某天,蔡傳道經過家門,聽見有人在彈琴,就停住腳步打招呼,當她瞭解洪母獨自扶養四個孩子非常的辛苦,就帶她去教會聽真理。沒想到洪母變得不一樣,會用禱告代替生氣,也把四個孩子帶到教會,鼓勵孩子去教兒童主日學,並願意去原諒丈夫。

他們說,媽媽照著聖經主禱文的內容禱告,赦免爸爸拋妻棄子。一天,爸爸打電話來,媽媽竟然主動問他好嗎?還向父親傳福音,說他信了基督很快樂,又說這位神可以醫治他的病。那時爸爸患有血壓高、心臟病,昏倒在歌廳的後台,聽媽媽這麼說,讓他又驚又喜。一天,爸爸帶著阿姨及三個妹妹來,還跟我們去教會聽詩歌,最後他們都決志成為基督徒。

洪敬堯表示,家庭文化是會遺傳的,父親追求完美,卻在家庭中長期缺席,使他進入婚姻時遭遇許多的困難。他也事事追求完美,卻疏忽妻子的需要。以為供應家人物質享受,就是盡做丈夫做父親的責任。當他再次走進教會,開始去經歷去學習怎麼當父親怎麼做丈夫,雖然過程很辛苦,但是被基督的愛充滿時,他就有力量甘心去愛去做。

洪榮良第三個寶寶即將出世,他說自己也是原生家庭的受害者,由於長期沒有父愛導致沒有自信,會逃避婚姻,因此當婚後有第一個孩子時,孩子一哭,他就會沒有源由的暴怒。他常夢見父親的咖啡色西裝,夢見自己在走鋼索上,但是耶穌基督醫治他、抱他,內心得到極大的安慰,讓他敢擁抱父親,饒恕父親。

延續父親精神做音樂

洪一峰創作傳統的歌曲,音樂製作人洪敬堯先前選擇叛逆,執意走西洋音樂,與父親不同的路,

後來為父親製作專輯時,發現他的創作影響現代流行樂壇非常的深遠,體會父親的作品耐人尋味非常的好聽,他如獲至寶,因為他找到了父親給他的寶貴資產。這張結合父子創作精華的專輯,獲得2011年金曲獎五項入圍提名,最後榮獲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

為了圓父親的音樂夢,他們成立「洪一峰藝術文化基金會」,結合社會資源鼓勵臺灣原創音樂及文化藝術,透過轉化成現代年輕人喜歡的流行音樂語言,讓屬於臺灣的音樂文化繼續傳承下去。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