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兩個一瞬間

莫 菁

一個法輪功練習者的歷程

練功病症消

我在1996年6月至2000年7月期間篤信法輪功。因為1988年起,我的肝、胃、心臟都患上了疾病。曾住院治療,也病休過很長時間,但未能治好。為治病,我練過多種氣功,但也未收到任何效果。1996年6月,我看了《轉法輪》這本書,便相信了該書作者李洪志所說的人可以修煉成神,也相信了李洪志是神。于是我就照著他書中所說的去做,停止了吃藥,每天練功。不久,身体狀況有明顯好轉,各種病狀都消失了。從此,我便對法輪功深信不疑。

我堅信李洪志所講的是宇宙的真理,所以當法輪功受到批判和取締時,我就去參加法輪功的“護法”活動,有兩次還被關進了看守所。並且,為了能專心“護法”,我不顧學校和親友的勸說,辭去了大學教師的工作。我甚至立志為維護法輪功的“宇宙真理”獻出生命,還對在看守所一起絕食的同伴說,我獻身的時候不要攔阻我。

2000年3月因父親病重,我回到烏魯木齊探視父母。期間我幾次設法,想跑回北京參加法輪功的活動,但都沒能如願。2000年6月,我那信主多年的妹妹從美國回來探親,向我傳講了耶穌的福音。她講,她和她在美國的查經小組的弟兄姐妹們,為使我和姐姐脫離法輪功,已經向主禱告了很久了。但她每次向我傳講福音,我都沒有認真聽就拒絕接受,怕受干擾,認為是李洪志說的考驗臨到了。

接書淚如泉

2000年7月底的一天,我勸說我妹妹練法輪功。我跟她講了許多李洪志說過的話,比如說,基督教不度東方人,還說上帝曾跟他的門徒講,你們不要往東傳福音。是上帝的門徒不聽話,才把基督教傳到東方的。李洪志還說除他之外,現在沒有一個正神在人間度人,所有的佛、道、神都在“宇宙大法”的正法中自身難保,不管人間的事了;李洪志還說上帝不是最高的神等等。

我勸我妹妹別信上帝了,免得白信了。我妹妹則讓我看聖經,她說聖經上記著耶穌告訴門徒,“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耶穌還告誡門徒,到末世的時候,世上會出現假先知和假基督,能顯大神蹟、大奇事,門徒們要警醒,不要上當(《馬太福音》24:24-25等多處)。

她還說凡是李洪志講到基督教的話語,沒有一處說的是對的(後來我通讀了聖經,發現確實如此)。她又說,神應該是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的,李洪志連聖經上的話都不懂,怎麼會是神呢?

我妹妹的話給了我很大的震動。我想到,李洪志講過,宇宙中的修煉方法多得不計其數,每一種他都知道。那麼他怎麼會連聖經這本書上的話都不知道?他不是講他有無數的法身嗎?他的法身也應該知道啊。

為弄清真相,我很想看看聖經,可是又不敢看,因為李洪志不讓他的信徒看一切其它有關修煉的書,說一看別的書,功就亂套了,就再也不能修煉了。我思想鬥爭得很激烈,不知道是李洪志講的是對的,還是我妹妹講的是對的。

我想我妹妹絕不會說假話騙我,但“眼見為實”,我還是想親眼證實一下。于是決心豁出來,即使今世不修,待來世再修,也要看一看聖經。我忐忑不安地從妹妹手裡接過聖經,豈知剛一接過,還沒有翻,眼淚就嘩嘩地往下流,止都止不住,心裡好像有莫大的委屈要向誰傾訴。

哭完以後,心裡感覺異常的平安。這次流淚完全是不由自主的,因為我那時根本就沒有哭的意思。我妹妹告訴我,那是聖靈的感動,但我聽不懂,想還是先看看聖經再說。

開始幾天,我雖然讀聖經,但是沒能理解。所以不幾天,我的思想就出現了反復,回頭又去練法輪功了。然而,通過周圍人的幫助,我思來想去覺得還是耶穌更可信,因為他畢竟為了拯救人類,自願上十字架代人贖罪,這種偉大的自我犧牲精神令人不能不信他。所以我決定還是信上帝。

就在我決志信主的那一剎那,我以前的病狀立刻出現了,肝區疼痛,体力和腦力勞動都不能做,只能臥床休息。當時我想這大概就是李洪志所說的,如果不修煉法輪功了,他以前所給的一切東西都要收回去的意思吧。為此我又苦惱了三天。

最後我想,我是為了尋找真理,也不是為了治病,最多一輩子生病,最後得肝癌死掉,死就死吧,我也要信上帝,不去練法輪功了。真是太神奇了,我剛這樣想完,一瞬間我的病狀就完全消失了。現在看來,很明顯是上帝給我醫治的。

究竟誰在管

雖然主兩次給了我這麼大的啟示,可是因為長期受法輪功思想的影響,我還是疑惑不定,不能確定這確實是上帝的作為。李洪志說所有其它宗教的人,也都是他在管著,這句話還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中。我常常為弄不清楚我現在信仰的、並且管理著我的到底是誰而苦惱,常常不自覺地試探神,還對上帝發怨言。

但是上帝是慈愛的,他常常藉著聖經啟示我,他就是獨一真神;當我思想裡有什麼疑問時,他又用很多神蹟奇事,以及周圍的人和事來啟示我;他常常應允我的禱告,他也藉著聖經和別人的口責備我的不信,使我的心感覺像被重錘敲打一般。但我卻能同時感覺到他的愛。

有一次,我心情特別苦悶,就大著膽子在禱告中求問:“我現在信的、管著我的,究竟是不是上帝?請上帝回答我。”為了不排除是李洪志在管著基督教的可能性,我還加上一句“不是上帝別回答。”隨即,我的心明顯地受到來自聖靈的感動──這又與李洪志說過的,現在基督徒向上帝禱告,上帝都聽不到、不回應不符。由此,我確信了是上帝在看顧著我。另一方面,一些信仰的書籍和弟兄姊妹的見證,也使我的心堅定,使我在感性、理性上,都相信了上帝是唯一的神,並且確確實實地体會到了上帝的慈愛、公義、信實、忍耐和寬容。

但是,法輪功書上的一些話語,仍時不時地就鑽進我的頭腦中來了(根本不像李洪志所說的,若是不信他了,他講過的話就都會被從記憶中抹去),嚴重影響我,甚至有一次,我連歷史上是不是有過耶穌其人都產生了懷疑。

後來我猛然醒悟,這是魔鬼的干擾,于是我靠著自己努力排斥。可是不但擺脫不了,反而干擾得更厲害了。後來我讀聖經受到啟發,就不斷向主禱告,把這事交託給主,求主來潔淨我。之後干擾就越來越少,現在我頭腦中的干擾已極少了。

最使我相信上帝是真神的,還是聖經。從上帝對孤兒、寡婦、窮苦人的看顧,從對牲畜的愛惜,對罪人的憐憫,對門徒的愛護和寬容,對偽善的人的憤怒,自願上十字架代人贖罪,在十字架上血流滴滴還赦免那些釘他的人等等,使我深受感動。我漸漸認識到法輪功所宣揚的是極端自私的東西,李洪志根本不是什麼神。

是假還是真

這裡,我也想藉著我的見證,告訴法輪功的信眾:只有上帝才是獨一無二的真神,是上帝創造了並且一直在管理著這個浩瀚的宇宙。其實,從我決定不練法輪功而要信仰上帝時,我發病和被醫治的兩個“一瞬間”,就可以說明,上帝是唯一的管理著這個宇宙的真神。李洪志說過,那些不再信他的人,求別的神也沒有用,誰都不會保護破壞他的“大法”的人。但現在我顯然被上帝醫治、拯救了,這也足以說明他不是那至高者。

另外,從李洪志說謊話,也能判定他不是神。李洪志曾說“4.25”是沒有組織的,還說他是事後才知道的。“4.25”事件究竟有沒有組織,李洪志究竟事前知道不知道,信眾應該是清楚的──我自己就親耳聽到法輪功東城輔導站傳達法輪功研究會的佈置,說“4.25”那天有人在中南海上訪,讓輔導員通知所有的練習者,由自己決定去不去。還講一定要全通知到,免得耽誤了別人“圓滿”的機會。況且,神是全知全能的,李洪志若是真不知道“4.25”那天的事,他也不可能是真神。

沒有虛謊是從真理出來的。”(《約翰壹書》2:21)又告誡人們:“你們要防備假先知,他們到你們這裡來,外面披著羊皮,裡面卻是殘暴的狼。憑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荊棘上豈能摘葡萄呢?蒺藜裡豈能摘無花果呢?”(《馬太福音》7:15-17)請大家好好地想一想,法輪功現在結出的是什麼果子?為對自己負責起見,請用誠實的心認真地思考一下吧!

聖經上說:“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 (《約翰福音》3:16)我以親身的經歷勸告大家,真理不怕比較,真理只會越辯越明。我知道很多人都是真正想尋求神,為避免錯過了真神,使自己的靈魂喪失,請不妨向這位獨一無二的真神做一個真誠的禱告:“我們生命的主宰,能使我們的生命真正得救的真神,我是有限的,我沒有辦法判斷誰是真神。我向你求問,我現在信的李洪志是不是真神?如果他是,就使我繼續信下去;如果不是,請你把我引導到你那裡去。”

我相信,獨一真神一定會回應你的禱告,用最適合于你的方式來啟示你。因為這位神說了:“你們要呼求我,禱告我,我就應允你們。你們尋求我,若專心尋求我,就必尋見。”(《耶利米書》29:12-13)“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路加福音》11:9)

順便告訴大家一下,我現在的身体比練法輪功的時候還要好(雖然信主後我沒有進行過任何体育鍛煉)。我体檢過三次,指標都是正常的。体重也比過去增加了十八斤,現在胖瘦適中。臉色也好多了。這種變化,凡在我信主前後見過我的人都一目了然。

另外,我姐姐在我信主後,也很快從練法輪功轉向了信仰上帝。她是一開始就直接向上帝求助的:“天父啊,你是不是存在?如果你存在,求你為我指點迷津,我以後的路該怎麼走?”她剛一喊出“天父”兩個字,立刻受到聖靈的感動,淚如雨下。她馬上就信了主。

我們從此走出了法輪功的陰影。

作者來自北京,現住美國。原刊於校園雜誌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