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從毒梟變成神學院教授

曉舟

  編者按: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名叫袁幼軒(ChristopherYuan),住芝加哥。同性戀、吸毒販毒犯、愛滋病攜帶者、神學院講師,當我們為你講述集這些身份于一身的袁幼軒的故事時,你將看到,故事背後真正的主人公−那位在袁幼軒身上行神跡奇事的上帝。正如提摩太前書1:16所說:“然而我蒙了憐憫,是因耶穌基督要在我這罪魁身上,顯明他一切的忍耐,給後來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樣。”

全家噩夢的開始

1993年5月17日,那是一個深深烙在袁幼軒父母心頭的日子。那一天,在路易斯維爾牙科學院念一年級的小兒子幼軒暑期回到芝加哥,與父母團聚。團圓的歡樂剛剛點燃,卻被兒子一個突如其來地宣告而降到冰點。

兒子的告白只有短短幾個字:“我是個同性戀!”。正是這短短的幾個字,從此把袁家推上了曠日持久的噩夢之旅。

同眾多從中國到美國打拼的父母一樣,由於中西方文化的差異和衝突,在培養孩子的問題上,幼軒父母經歷多年的困惑和無助,一路走來跌跌撞撞,其艱辛自知,終於熬到把孩子送到一個不錯的牙科學院,期許將來子承父業,在事業上有一番建樹。偏偏就在他們躊躇滿志的時候,孩子帶回家來的竟是這樣一個晴天霹靂!對於擁有根深蒂固中國文化背景的父母,自己兒子是個同性戀,那是怎樣不堪的羞恥啊!

幼軒父母還不知道,事實上,兒子從9歲起,就萌發了“同性戀”的幼芽,經年累月,漸漸養成劣習,從起初的偷偷摸摸,到今天的公然宣佈,他要完全公開地過他所謂的“正常人生活”。

那一刻,空氣驟然凝固,驚愕之餘,母親憤然給兒子一個抉擇:究竟要這個家,還是要“同性戀”?母親天真地以為這樣或許能把兒子“激”回來。豈料,兒子的眼神冰冷到極點:“如果你們不能接接納我,那我沒得選擇,只有離家出走!”甩出這話,兒子冷冷地走了。

母親走投無路的決定

望著兒子冷冷的背影,母親癱坐在地上,一時間,驚嚇,恐懼,焦慮,千愁萬緒湧上心頭。這個外人看來風和日麗的家,曾幾何時,變得千瘡百孔!丈夫,這個曾經情意綿綿的大學情人,經年忙碌於自己的事業,無暇經營自己的婚姻和家庭,曾經的溫存與恩愛早已不再,曾經的體貼也漸漸被冷漠取代,貌合神離的婚姻岌岌可危。兒子帶回噩耗之前,夫妻已經“冷靜理智”地開始了協定離婚的步驟,母親以一貫的“堅強”忍受著一個女人的不幸。

可是今天,兒子“同性戀”的宣告,徹底將母親打倒了!生命中唯一的希望和寄託竟如此殘忍地夭折了,更何況這一切發生在自己遭受失敗婚姻打擊之時!丈夫已然背叛自己,今天又遭心愛的小兒子背叛,無疑雪上加霜。欲哭無淚,欲說無語,找不到任何可以逃避的通道,絕望中,母親作出了一個“堅強”的決定:結束自己的生命,因為她找不到一點點活下去的理由。

第二天,母親訂了一張去路易斯維爾的單程火車票。她要最後再見一面心愛的兒子,那個令她傷心欲絕,肝腸寸斷的兒子!然後,就在那裏,結束自己的生命!

人生盡頭的列車

心意已決,安排好了一切,母親帶著絕望離開了家。用不著與丈夫告別,只想再見小兒子一面,了卻生前的最後願望。可不知怎的,動身前,她心中莫名地湧出一個強烈的衝動:要見一位牧師。

從來沒有去過任何教會,也從不認識什麼牧師。無奈之下,找電話簿查詢,母親撥通了丈夫牙科學院一位校牧的電話。見了面之後,從他那裏要了一本關於“同性戀”的小冊子。帶上它,母親上了去路易斯維爾的火車。

百無聊賴中,翻開小冊子。書中所寫的,卻大大出乎她的意料:“雖然我們都是罪人,但上帝無條件地愛著我們。”這本薄薄的小冊子,給這位身處絕境的母親帶來了上帝救恩的福音,打開了她的心靈!既然上帝連我這樣的罪人也愛,那我有什麼理由不去愛我那‘同性戀’的兒子呢?母親陷入沉思。

合上書,向窗外眺望,原野風光迎面撲來,風和日麗一片祥和。霎那間,大自然的美妙把她的心緊緊抓住了。這位51年來忠實的“無神論者”,在那一刻,心中忽然頓悟:“這個世界一定有神!”在她萬念俱灰的時刻,上帝竟透過其精美的創造,喚醒了母親絕望的心!

母親全身心地沉浸在完美無暇的寧靜中,仿佛整個車廂裏只有她一個人,時光在一瞬間停止了流轉。就在此時,她聽見一個輕柔而堅定的聲音:“你屬於我!”上帝在呼喚,這位體貼她軟弱和需要的上帝!“你屬於我!”這四個字,正是醫治她破碎心靈的良藥。

那本小冊子的背頁,寫著一個住在路易斯維爾的姊妹的電話。下了車,撥通電話,母親直奔她的家,在那裏,母親開始跟這位姊妹學習聖經,認識神的真理。第一次去基督教的書店,面對琳琅滿目的書籍,母親如同一個小女孩踏進了糖果店,興奮莫名。在路易斯維爾一住就是六個星期。那六個星期,除了如饑似渴地閱讀聖經以外,她一本接一本地讀了很多信仰書籍。

去路易斯維爾,原本要結束自己的生命。這一點,母親真的做到了,她的舊生命在耶穌基督的“十字架”上死去,正如加拉太書2章20節中所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祂是愛我,為我捨己。”上帝神奇地賜給她一個新造的生命。

神使破鏡重圓

六個星期後,從路易斯維爾回來的她,完全換了一個人。每天早晨,她用好幾個小時禱告,研讀聖經,上帝藉著她從裡到外的心意更新,使她生活的每一個層面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丈夫在暗暗觀察,他發現,妻子得到的不是一個簡單的宗教信仰,而是一種與上帝之間極其親密的關係。

漸漸地,上帝在丈夫身上也動了善工,他開始與妻子一同上教會,並在朋友的邀請下參加了研經團契,開始從聖經裏認識這位改變他妻子生命的上帝。神的話語開啟了他心靈的眼睛,在神的話語裏,他讀到了神的愛,塵積心靈深處的陰霾被掃除,聖靈的光照讓他認清了自己身上的罪,生命得到更新。不久之後,丈夫也決志信主,決心將生命完全交托給上帝。

處於風雨飄搖的婚姻在神大能的手下開始得醫治,在神的愛裏,夫妻恢復了原有的感情甚至愛情,他們心靈一體,同心禱告,與神更加親近。

每一天,他們在神面前的共同祈求,求神開啟幼軒的心門,將他們心愛的兒子拉回到身邊!然而……

兒子呵,你何時回頭?

遠在路易斯維爾的幼軒,在“同性戀”的軌道上,正越滑越遠。

從童年起,幼軒,這個很有音樂天分,生性又敏感的孩子,因為膚色、文化的差異,在同齡的美國孩子中,常常不太合群,甚至被譏笑為“娘娘腔”。9歲那年,無意中接觸到一本色情雜誌,使他第一次對同性產生了“性困惑”。之後的幾年,這種困惑一直伴隨著他,得不到正確的引導和教育,在色情雜誌網路廣告鋪天蓋地的誘惑裏,他那不正常的性傾向竟愈演愈烈,直至16歲那年第一次與同性發生性行為,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從高中到大學,甚至在海軍陸戰隊服役期間,都發生過這些行為,只是保密工作做得好而已。

20歲起,他開始偷偷出入芝加哥的“同性戀”酒吧,到了路易斯維爾牙科學院,便公然出入“同性戀”俱樂部,不再覺得那是一件羞恥的事。在不斷交換“性夥伴”的過程中,他沉溺在暫時的滿足當中。然而,短暫的滿足過後,心靈愈加空虛,他開始尋找更新奇的刺激。於是,又掉入了另一個陷進--吸毒。他扮演著“雙面人“。白天,一個堂堂的牙醫學生,夜晚,一個“同性戀”的吸毒者!

更可怕的是,為了吸毒,他得想方設法弄錢,而且,要弄很多錢。怎麼辦?窮極無路的他,開始販毒!把毒品賣給朋友,賣給同學,甚至賣給學校的教授。

長達七年的禱告

離兒子醫學院畢業還剩4個月,父母突然被告知,兒子遭學校開除了。急急從芝加哥趕到學校,面對校長,母親的回答讓兒子大吃一驚:“兒子能否成為牙醫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希望兒子能成為基督耶穌的門徒!”這言既出,讓原本指望父母為自己求情的兒子氣急敗壞到了極點。一怒之下,他搬到了更繁華的亞特蘭大,遠遠地離開父母!

回到芝加哥的父母,仍然沉浸在新生命的成長與追求中,他們每天祈求神用祂大能的手,將兒子“同性戀”的劣習捆綁,祈求神如同當初得著他們的生命那樣得著他們的兒子。但對兒子陷入吸毒甚至販毒的境地,卻渾然不知。母親每週給兒子寄幾張帶有福音資訊的卡片,每次都以“永遠愛你的媽媽”深情落款。但她哪里知道,那一邊,兒子受到卡片,連看都懶得看,直接丟進了垃圾桶!給兒子打電話,兒子從來都不接聽,一次次留言,兒子也從不回電。但媽媽一如既往,不住地留言,不住地寄卡片,更要緊的是,不住地禱告!

那一邊,遠離父母的叮嚀,學校的管束,兒子毫無羈絆、堂而皇之地出入亞特蘭大的“同性戀”俱樂部,如魚得水地販毒吸毒,靠著自己的小聰明,沒過多久,竟然成了當地販毒一霸,掌握著全美東部11個州的毒品批發,一時間,他仿佛站在萬人之上,金錢、名聲、毒品、色情,他擁有了所有的物質需求,在他的世界裏,他自己就是“神”!

這一邊,父母的牽掛與禱告與日俱增。一次次的電話,一份份的卡片,一聲聲的呼求,換回的是兒子聲嘶力竭的威脅:“你們若再跟我提什麼耶穌,就永遠別想再見到你兒子!”兒子從來不給家裏打電話,更不用說回家了。

聖誕節來臨,父母為兒子訂好了往返機票,心想,我們連機票都為你定了,這下你總會回來了吧。那一天,按著航班的行程,他們從家裏開車到機場。出口處,一個個回家的旅客與接機的家人擁抱,母親既緊張又激動,每一個年輕人遠遠走出來,她的心就懸了起來,走近一看,又失望地掉進谷底。一個又一個,一批又一批,直到最後一個,母親悵然若失地開車回家……依舊不甘心,再查下一個航班,再驅車機場,重複那一次次的激動和失落,一直等到機場最後一次航班的最後一個人走出來。望著機場空空的大廳,眼前一片過節的繁榮,聽著一聲聲別人的問候,可憐的父母相對無語,執手淚眼,他們知道,兒子不會回來了……

帶著絕望和無助,母親再次跪倒在神的寶座跟前:“主啊,我為幼軒向你祈求。我要堅強地站在牆的破口處,一直到幼軒回頭,回心轉意。主啊,我只有一個要求,不要讓我心灰意冷而氣餒,無論多麼艱難,我絕不會放棄這個兒子!主啊,我知道,你更不會放棄幼軒。雖然撒旦千方百計地要毀滅我這個兒子,但我一定堅持到底。無論要等候到何年何月,每當我向你祈求,主啊,我把我一切的重擔、一切的恐懼和淚水都交在你的手裏。”這是母親每天的禱告。七年來,除了每天與丈夫共同為兒子禱告以外,母親每週一為兒子禁食禱告,七年來從未間斷!更有一次,為兒子禁食禱告整整39天!她恰如路加福音18章耶穌比喻中那個苦求的寡婦,不住地、反復地、執著地抓住神信實的應許,在神面前懇求。

兒子拒絕回家,父母決定親自去看他。終於來到兒子的住處,等來的卻是兒子冷冷的“逐客令”,沒有商量的餘地。無奈之下,父親臨走執意將自己的聖經留在兒子的餐桌上,“砰”地一聲關門,父母被狠心的兒子趕走,那本聖經,也被兒子重重地摔到了垃圾桶裏。

在人看來,希望是如此渺茫,可他們決定:失望但不絕望,因為他們定意仰望那位信心創始成終的主耶穌。他們知道,神的意念遠非人所能測度,他們更知道,當他們每一天向神祈求的時候,神在不斷地破碎他們自己,神要用他們更新的生命來為祂使用。“你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詩篇46:10)。章伯斯曾說:“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並不是要證明神是一位垂聽禱告的神,我們的生命要成為神恩典的紀念碑,在我們等候期待的歲月裏,神每一天都帶領我們,一步一步地接近祂。”

兒子鋃鐺入獄

最無助的時刻,母親向神作了一個大膽、危險的禱告:“主啊,求你憐憫他,無論用什麼方法,只要將這個浪子帶回到你的身旁。”

亞特蘭大,一天,兒子被一陣急促的門鈴敲醒。打開門,12個聯邦毒品管制中心的官員和亞特蘭大的當地員警,加上兩條大狼犬,全副武裝地站在那裏,他們沒收了所有的毒品和賬款,兒子被帶到亞特蘭大警察局拘留所。

曾經有的牙醫夢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拘留所冰冷的四牆。不甘心,不甘心,兒子打電話給他所有的朋友和同夥,指望他們想辦法替他減輕罪名。但是,竟沒有一個人接他的電話。

完全絕望的他,沒有了選擇。此刻,他想到了自己的家。懷著忐忑與掙扎,終於撥通了家裏的電話。他知道,等待他的會是劈頭蓋臉的指責加上痛哭,但他實在走投無路了。

電話那頭,聽出是誰的聲音。

“媽,我,在拘留所裏……”

“孩子,你,還好嗎?”

沒有半句指責痛駡,甚至沒有哭泣,母親只是輕輕地問:“孩子,你,還好嗎?”

幼軒的心被母親的回答震撼了,這一刻,他冰冷的心完全被母親的愛喚醒,悔恨的淚水潸然而下……

但兒子沒有想到的是,那一邊,掛上電話的母親,激動得眼含熱淚,心中湧出萬般感恩。這是七年來,她的禱告第一次蒙神回應。她立即在一張小紙片寫下了第一個神回應她禱告的祝福:“幼軒現在在一個安全的地方,他第一次主動打電話給家裏了!”兒子更沒有想到的是,很久以來,母親一直在作另一個禱告:“主啊,求你用你的大能使幼軒每個朋友都棄絕他,只有離開他所有朋友,幼軒才可能回家呵。”神垂聽了母親的哀求,今天,兒子終於回心轉意了!

愛滋病陽性

第二天,趕到亞特蘭大警察局的父母,在拘留所裏見到了他們心愛的兒子。當他們目光相遇的時候,兒子從二老關切慈愛的目光裏,再一次讀到了深深的愛!

幾天後,從拘留所一個垃圾桶旁走過,無意中一瞥,一本書吸引了幼軒的眼球,俯首拾起,竟然是本聖經!當年把父親送給他的聖經丟進垃圾桶的鏡頭再一次浮現在他的腦海裏。當天晚上,他一口氣讀完了馬太福音。心靈完全被神的話“俘虜”。從那一天起,他如饑似渴地讀經,生命在不知不覺中開始改變。

生命在改變,但仍需付出犯罪的代價,他前後累計販毒多達9噸。宣判結果,被監禁6年!他曉得一切咎由自取,只能全部接受。期待6年的日子快快過去,出去重新做人。

正式關進監獄開始服刑,這一天,經過種種身體常規檢查,監獄護士把他單獨叫過去。帶著手銬腳鐐,移步來到護士辦公室,一種不祥的預兆佔據了他的心。看到幼軒,護士回避了他的眼光,猶豫地說:“對不起,我實在不曉得如何向你開口。”低下頭,她在一張紙上用筆寫了幾個字,遲疑地把紙順著桌面,滑向他。紙上寫著幾個字“HIV+”(愛滋病陽性)!

空氣在那一刻完全凝結,“愛滋病陽性”!無法用任何一種語言描述幼軒當時的震驚。不記得是怎麼回到自己的監禁室的,躺在冰冷的床上,盯著冰冷的牆,孤寂和絕望無情地吞噬著他:原指望熬過6年,可以出去重新開始,但現在,恐怕自己都活不過出獄的那一天了。

絕望中的重生

就在幼軒極度悲觀的日子裏,上帝的恩典悄然而至。一天傍晚,躺在床上盯著牆出神的幼軒,忽然發現天花板中央有一行很小的字:“如果你很無聊,讀一讀耶利米書29章11節”。打開耶利米書,神的寶貴應許躍然而出:“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讀了一遍又一遍,幼軒空虛的心靈被神的祝福裝得滿滿的:原來,連我這樣一個一無是處的人,上帝也有祂美好的創造目的。祂所賜的意念我永遠也不可能測度,但祂的應許是叫我“末後有指望”。

這個應許,使幼軒在全然無望的乾旱之地與神相遇。他終於領悟到,無論他怎樣敗壞,神在他身上仍有美好的計畫。這個計畫會帶給他光明和希望。他說:““我這個漂泊浪子,今天終於回家了!”從那天起,聖靈使他深刻認識到自己身上的惡習完全不討神的喜悅。他經歷了身體上完全的破碎--戒毒,神的恩典大大臨到他,安全地把他從毒品的捆綁裏解救出來。監獄的小房間,成了他讀經與靈修的密室,他的心靈不斷被真理吸引,劫後餘生的生命慢慢得到重建。

監獄外的父母,堅持不懈地為兒子每天祈求,並發動教會的弟兄姊妹為幼軒代求。母親把每一個蒙神垂聽的祝福都記錄下來,幾年下來,這張記錄紙,已經長到超過了母親的身高。神的應許如此真實,日復一日,幼軒的生命漸漸被重建。

但是,要完全擺脫同性戀的行為,對幼軒來說,比戒毒更辛苦。他找到監獄牧師,從他那裏借來關於同性戀的書,想不到書中寫滿了對同性戀的同情。他大吃一驚,拿起聖經,對比聖經中所有關於同性戀的教訓,他發現,聖經清楚地、好不含糊地指出同性戀是不討上帝喜悅的罪!是放棄神,還是放棄同性戀的行為?是繼續同性戀,還是做一個耶穌基督的門徒?答案很清楚地擺在眼前,經過長久的掙扎和反思,幼軒立下心志:做耶穌基督的門徒!

上帝奇妙的呼召

神的善工在繼續,幼軒漸漸開始把目光完全定睛在神身上,以耶穌基督為他生活生命的中心。“你們要成為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利未紀11:44)。在聖靈的奇妙帶領下,幼軒在每一天的生活裏,學習怎樣做一個聖潔的人。他渴慕主,完全順服主,抓住神在他身上美好的計畫。

雖然身陷囹圄,但幼軒越來越強烈地體會到神呼召他成為一個全時間的傳道人!無論在監獄裏,還是日後在監獄外,他立志為主做工。神的又彰顯了奇妙的作為,在他服刑的第二年,法院縮短了他的服刑期,由6年減為3年!

最後一年,他越來越清楚神要他接受完整的聖經訓練。打電話給父母,請父母幫他要來慕迪神學院的入學申請,那是他唯一聽說過的一個神學院。電話那頭,父母驚愕得掉下了聽筒……

填寫申請表,學校要求找三位認識他至少一年的推薦人,他能找到的是:監獄牧師、警衛和他的獄友。這在慕迪神學院的申請歷史上,恐怕是絕無僅有的了。

上帝再一次顯示奇能,慕迪神學院錄取了幼軒!2001年7月,他從牢裏被釋放,生命從罪惡的捆綁裏被神的靈釋放,終於回到了久別的家。

喜迎歸家的浪子,父母用一根長長的黃絲帶裝飾門前的大樹,意喻對兒子長久的思念等待和長久的祈求禱告,黃絲帶上,還綁著100根小絲帶,父母告訴他,每一根代表一位常年為他代禱的弟兄姊妹!幼軒的眼睛再次濕潤了,神的愛是如此的長闊更深,他的心被這樣的大愛圍繞。

一個月以後,來到慕迪神學院,幼軒正式成為一名神學生。徜徉在寧靜的校園裏,他百感交集,回首不堪的昨天,他滿懷深情地說:“我為自己的一切經歷向神感恩,因為上帝在我身上有祂特別的美意,我的失敗是我今天成為祂子民所必須的:同性戀讓我真實地經歷舊生命的破碎,時刻抓住對神的需要;被關監獄,讓我有機會找到神;愛滋病陽性,更讓我時刻存感恩的心和事奉的靈。每一天醒來,我為上帝又給我一天的生命而感恩,我要竭力為主做工。我的明天沒有得到應許,但我的今天卻滿了應許!”

2005年,從慕迪神學院畢業後,他又到惠敦學院繼續研究生學習,2007年獲釋經學碩士,同年,受聘為母校慕迪神學院講師。同時,他受邀前往世界各地,用自己生命翻轉的見證為主作宣教的事工。

在他名片背頁,印有一段經文,這段寶貴的經文是他生命重生與重建的真實寫照:“然而我蒙了憐憫,是因耶穌基督要在我這罪魁身上,顯明他一切的忍耐,給後來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樣。”--提摩太前書1:16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