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新車闖禍記

喬熙林

兩週前的一個大早,老公說了一聲:「我們去哥倫布市看車。」開了半個小時,便來到這個鄰近星城的最大城市。這裡有許多賣車廠。

關於買車,我們曾經討論了一陣子,要什麼牌子,什麼顏色,裡頭有什麼設備。因此到了車廠,很快便找到所要的車子,討價還價了一陣子,便開著新車回家了。一路上,老公開心地談著新車線條的美麗與音響設施的精闢,讓我不禁想起男人愛車就像愛情人一般的說法。雖然新車有我的名字,但我清楚這段時間是屬於他的,我最好愛屋及烏,在他們的蜜月期間不加干擾。因此回來後我沒有上過駕駛座。

前天光清緊急打電話過來,說他人在外面,一時趕不回家,請我們趕緊開車過去看他的妻子芸娟,因她在電話中哭,話說不清楚。我們是教會成員中最鄰近他家的,義不容辭,立刻丟下手中的事情,開車飛奔而去,一直陪伴她、安慰他,讓她平撫情緒並跟我們一起禱告之後,才回家解决肚腹的問題。剛好爐上熬了鍋雞湯,便盛了一皿,本想請阿慶再開車去一趟,但他竟然毫不猶豫地叫我自己開車送過去。那時天色已晚,我想他真的放心讓我開這輛新車?

來密西西比快三年了,開車卻是這三、四個月來的事。雖然早在台灣拿了駕照,但從未真正上路,來此後,整天跟阿慶黏在一起,他去哪,我就去,形影不離,似乎沒有我上駕駛座的必要。但由於老車已開了近十年,阿慶半年前建議,在換車之前,我得學著開,否則買了新車又得等好一陣子。便在他指導下,拿到了這裡的駕照,並開車上超市或教會等等。在星城這個地方,路寬車少,人們還互相禮讓,因此我認為開車並不難。

那天,我上了新車駕駛座,除了感到方向盤有些緊,跟原來的舊車開起來並沒有任何差別。我順利地送了雞湯,歡喜地回家。第二天,想到芸娟最近有些軟弱,需要人多多陪伴,就跟老公說,吃完晚飯去陪她散步禱告。由於前一天老公允准我獨自開車送食物到她家,因此理所當然這一天要去時,我也想開車去,免得天色晚了,光清還得開車送我回家。但老公卻講了兩次:「既然是陪她散步,就走路去,不要開車。」我心想走路得20分鐘,到時天色已晚,如何散步?因此一邊說服他沒事,一邊上了駕駛座呼嘯而去。

在芸娟家呆到天色黯淡,覺得應該離開了,卻又碰到學斌、徐京來,幾個人又聊了一陣子,已經八點多了。此時天色完全暗下來,我有點擔心自己尚未在如此漆黑中開過車,便匆匆忙忙說再見踩著油門飛奔回家,路上沒什麼燈,真的是漆黑一片,不過,很快便到了我家車庫,我像平常一樣,一邊轉彎一邊對準柱子,心裡只想著今天要停進去一些,免得車子屁股露在外面遭風吹雨打。眼睛僅一心看著柱子,沒想到腳踩的是油門,只一秒鐘,車子便衝撞過柱子,柱子應聲而倒,我緊急換踩煞車,整個人慌了,想到我開的是新車,只要有一點什麼瑕疵,可以想見不愉快的後果。

在下車察看車子前,上周讀的一句箴言進入心中:「突然來的驚恐,不要害怕。」我很自然的跟主說:「是的,求你保守一切!」我開了車庫的燈,昏暗燈光下,似乎找不到什麼大礙,心裡不禁發出一陣讚嘆,不過柱子卻整個被撞斷,橫躺在院子裡,這下怎麼辦才好?趕緊跑進去跟阿慶講,他竟然紋風不動,像沒什麼事情發生,難道剛剛那柱子倒下竟然沒有發出聲響(因我的音響放著詩歌,聽不到外面的聲音)?

其實阿慶都聽到了,他立時的想法是:不希望發生的事畢竟發生了,但那又能怎樣?我報告了車子狀況,他外出察看,車身似乎沒有什麼重大損傷,只有一點漆被刮下來。但堅固的柱子倒塌一旁是個事實,我們倆隨即想將柱子以鐵鎚敲回去,卻是沒辦法。只好先進屋子再說。我馬上說了道歉,第一不該不聽他的話仍開車出去,第二,車子撞了總不是好事,柱子倒了更該修理,我誠懇地請求他的原諒。雖然他以無言回答,但看出他正以無限的容忍度撐著。一個晚上我們兩個均輾轉反撤,睡不安穩。一大早起身便立刻到車庫再次察看,明亮陽光下,發現車身除了兩處清楚刮痕,保險桿還有點鬆脫,不過被阿慶用力一扳,立刻回復原形,但阿慶看著那兩處刮痕,眼中有許多的不捨。 

在同理心之下,我沒再說什麼,就讓一切安靜下來。我來到院子裡,向神獻上幾點打從心裡的感恩,第一,力道這麼大,車身只有刮痕;第二、柱子倒下,沒撞回車窗,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第三、老公雖然沒有那偉大的情操,抱著我說:「沒事,人比較重要。」畢竟也忍耐著不出謾罵,這已屬難能可貴。

隔天,弟兄姊妹剛好在我家有個聚會,大家知道了這件事,安慰安慰,阿慶的難過似乎很快就隨風飄逝。但我最不想讓她知道的芸娟竟然知道了這件事,她無疑認為是因為我去看她而讓此事發生,因此心中十分過意不去,立即請她先生前來察看,光清帶了布及一瓶蠟過來,原準備用那瓶蠟來試著蓋上痕跡,孰料他僅先用布在刮痕上擦擦,痕跡便不見了,我們這下才知那不是刮痕,而是在劇烈碰撞時,柱子上面的漆緊黏在車子上面所致,只要用力擦拭便消失無蹤。感謝神:「突然來的驚恐,不要害怕。」這是在主裡真實的保證,再次的經歷讓我越加謙卑與感恩。這下車子等於完全無恙,使得這小小的闖禍得以完全喜劇收場。

至於柱子的問題,在教會弟兄幫助下,一切回復原狀,像沒事發生過一般!

歡迎到喬熙林的半畝園來坐坐! http://blog.udn.com/chelsea9228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