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楊伯倫的靈韶樂韻

楊伯倫

簡介:

楊伯倫先生參與聖樂事奉六十年餘,逾半世紀的音符曲韻,串連成一首頌歌,獻呈給那位奇妙偉大、愛世人、賜恩典的上帝。

楊伯倫原籍廣東、生於上海,十八歲時加入上海富吉堂的少年詩班,在充滿聖樂與屬靈氣氛的教會生活中,塑造出懂得感謝與讚美的生命質素。1952年,上海教會舉辦聯合冬令會,他在淚光中體認了上帝的恩慈與憐憫,決志作一生的事奉,寫下了第一首聖樂作品:《罪人的禱告》,開始了大半生的聖樂創作生涯。

楊伯倫在上海聖約翰大學讀化學,音樂是他業餘的志趣;跟上海音樂學院的陳又新教授,修習了八年的小提琴;又跟隨聖樂作曲兼指揮家馬革順修習作曲與和聲、對位和曲調作法,把他的聖樂人生帶上新高峰。他知道單是演奏所發揮的感染力很有限,但聖樂作品卻能超越時空,發揮不同的力量——頌讚、安慰、激勵,甚至生命的建立與陶造。

許多人以為楊伯倫是世家子弟,多數是繼承祖業,毋須付出太大的奮鬥,豈知當年他隻身南來,在陌生的香港闖天下,口袋裡只有八毛錢,就憑藉個人的刻苦奮鬥,在1965年創辦了「天成化工有限公司」,是香港最早期具備環保概念的企業,甚至獲得殖民地政府的表揚。他的妻子楊林幼梅女士,是他工作和事奉上的平衡與助力,既懂做生意,同樣也獻身於兒童音樂事奉。

九三年間,他們把公司賣掉,為求更輕省地續走聖樂人生路。

他創作的靈感均來自生活的經歷,在奇妙的相聚相遇中碰擊出來。從本週起本網站將陸續介紹他的創作,以及每首歌的背景。讓我們在欣賞這些歌時,也能口唱心和地讚頌我們敬拜的同一位真神。

楊伯倫的見證: 

在上海生活時,我參加上海嶺南堂教會事奉,這是一所用粵語交談的教會,乃由香港合一堂旅滬教友所建立的,很少上海信徒來參加活動,所以與外界教會接觸也不太多。

由於我是在­上海出生,又年輕活潑,所以很多時候喜歡參加其他上海語教會的查經,培靈聚會如內地會的楊紹唐牧師的查經,慕爾堂黃培永牧師的培靈會,聖經教會李漢文牧師的講道會等等。在­1953年冬天,上海教會舉辦了全上海公開的培靈聚會,而我的同班同學馬健南是他們聚會負責人之一,他邀請我一同去參加這次聚會。我知道馬健南連續一星期晚上都禁食禱告,­他說:「無論舉行什麼聚會,禱告十分重要,倘若未曾很認真地禱告,聚會是不會有很好的收穫的」,我聽了之後,十分感動,決定去參加這次連續三天的活動,由於參加人數眾多,­所有的座位都坐滿了,還要加很多椅子,到第三天下午,大會宣佈分小組交通,每人談自己的收獲和心得,由於我資歷還淺,於是認真聆聽其他弟兄姊妹談見証,我們小組有二十多人­,有很多人雖然年輕,但是談到自己認罪和靈慾鬥爭的經歷時都令人自己覺得難過和慚愧。

當時有一位很年輕的弟兄站起來發言了,他說自己有一次受到很大的打擊,幾乎站不起來,­但經過禱告和認罪後,神賜給他一首詩歌,也就是大家熟悉的那一首,「你若不壓橄欖成渣,它就不能變成油」他說:我是音樂學院二年級的學生,我不善於講話,我就唱這首歌給你­們聽吧!其實這是一首很熟的詩歌,大家都能背出來唱了,但不知何故,當我聽完他唱之後,心裡有很大的震撼,流下眼淚,十分難過,感覺到神光照了我,看見自己的罪過和不是,­一直不停地祈禱說「神啊,求祢拯救我這個罪人,赦免我的罪啊!」心裡漸漸明亮了,自己以前糊塗地就受洗了,但是還未丟棄老我的罪呢!

回家後一直耿耿於懷,不思飲食,自己重­新看見內心隱藏的罪,便向神立志:「一生為神工作」之後,心裡比較明白,看見神的愛心和憐憫,於是提起筆來,寫了這首詩歌,就是「罪人的禱告」。

罪人的禱告

1.主啊!親愛的主啊!我有一些話要對祢訴說:我的心裡悲痛,我的心裡憂傷,因為我不能遠離魔鬼的試探引誘,和煩擾。主啊!因為我遠離了祢,沒有順從祢的旨意,當作的不去作,不當的反去作,故我失卻了平安。

2.心中憂苦有誰知悉,除卻耶穌,無人體恤。主啊!求祢降臨安慰罪人的心。靜自思索滿身罪惡,誰能救贖,唯有耶穌。唯求救主引領我不致走迷途。從今起我堅決跟隨主,噢主啊!求主祢看顧我,求主祢開恩憐憫我這罪人。奉主基督名而求。阿們。

同奔主道

感謝神給我自幼便有機會聽福音及唱詩歌,因為我在1947年有機會加入上海富吉堂的少年詩班,開始有頌唱聖樂的機會,當時富吉堂的執事會有鑒於讓青少年有獨立主理教會活動的能力,所以由小學至中學的少年人有自己的崇拜、團契、詩班、各項音樂和體育的活動,當時參加的人很多,大家非常喜愛這個團體─「少年團」。

但當你高中畢業後便要升上「青年團」,同時也要在午堂崇拜時參加詩班演唱了,換句話說便要離開「少年團」,由於大家相處多年,當然捨不得離開這個團契而去新的環境並且過新的生活。其次,當時上海已經解放了,很多人要上山下鄉,因為要服從組織分配,當上級有通知給你時,很少會違抗命令的,而且當時還有很多活動如上山下鄉、參軍,南下等,少年團中有些愛國的弟兄姊妹也主動提出到大西北去建設祖國,所以開始不斷有人要離團外出,每次有人離去,大家都是依依不捨,於是我便作了一首曲,名「同奔主道」勉勵離去的團員不要離開主,所以曲名是「同奔主道」。

當時我覺得很為難,若歌曲太暢順,太快樂將接不上大家離別時的感情,若寫得太憂傷則大家得不到激勵和勸勉,所以我採用了較新的手法,曲調完全不是描繪離別之情也不是表方重聚之意,祗是表示:「雖然我眾相隔遙遠,在主裡愛心更堅」,表示了主內的信心,在主裡永不分離的意思。 由於各團友大家在主內建立了深厚的友誼和感情,經常有聯誼,轉眼間經過五十年後,大家已各奔東西,事實上是「相隔遙遠」,但靠著主的愛心,故提出有重聚之意,結果在二零零六年約定在洛杉磯相聚,有一位團友在洛杉磯開了一間酒店,他決定所有來參加重聚的團員及其家屬一律招待三天二晚的食宿,完全免費,並供應大宴會廳給我們舉行崇拜和音樂節目。結果有一百零五位團員和親友都是從國內、香港、歐洲、加拿大等地前來參加,大家一同高唱「同奔主道」,心中感謝神給我們堅持信仰,滿有愛心,一同奔跑主所應許的道路。

我願跟隨我主耶穌,無論到何方何處,因主旨意本是美好,故我願跟隨主奔跑,
但願我眾常居主裡面,同享主賜恩典。雖然我眾相隔遙遠,在主裡愛心更堅。
但願我眾常居主裡面,同享主賜恩典。雖然我眾相隔遙遠,在主裡愛心更堅。

神的應許

1952年,我正在接受思想改造,由於我還在讀書,所參加的體力勞動鍛鍊是比較溫和而短暫的,我們教會中上班工作人員的勞動鍛鍊加重分量,下鄉時間就會更長了,記得我在短­時期的下鄉勞動中,已經是很艱苦了,一天吃兩頓粥,睡在墊了毛巾的泥地上,由於大家不懂得幹農活,農民覺得你們來增加了他們的麻煩,又吃了他們的口糧,所以一般農民不歡迎­我們這「少爺」「小姐」來訪。

有些弟兄姊妹下放農村的時間較長,三數年亦可能,所以便覺得神對他們沒有「應許」,不再理會他們了。因此,精神上很困擾,當我看到「谷中清泉」中有這一段「神的應許」的短­詩,覺得對信徒很有幫助,亦可增加他們的信心,所以就在「谷中清泉」的字句旁加入「1 2 3 4」等音符,便可以唱了,當時我還在學作曲,只能憑「聽到」的樂音,迅速寫下來。

當我把這曲的手稿寄給各地的弟兄姊妹時,他們反應相當熱烈。很多弟兄姊妹表示:人實在太軟弱了,也沒有甚麼盼望,但求神不要放棄他們便心滿意足了。所以很多人都勸我不要停­止創作詩歌,於是我便要求在上海音樂學院任教鋼琴的姊姊介紹馬革順教授教我作曲。

「神的應許」這曲亦很特別,音調簡單,但到現在五十四年了,還有人在唱,沙士肆虐最厲害時,ACM代理我的聖樂錄音帶,他們要求找送多些「神的應許」錄音帶去,因為很多人­喜歡唱這首歌,希望得到一些安慰和勉勵。我想可能是受盡坎坷的人寫出來的歌對有同感的人有所幫助吧!

歌詞:

1.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

神未曾應許:常晴無雨,常樂無苦痛常安無虞。

2.神未曾應許:我們不遇苦難和試探,懊惱憂慮;

神未曾應許:我們不負許多的重擔,許多事務。

3.神未曾應許:前途儘是平坦的大路,任意驅馳;

沒有深水拒,汪洋一片;沒有大山阻,高薄雲天。

副歌: 神卻曾應許:在生活有力,行路有光亮,作工得息。

試煉得勉勵,危難有賴。無限的體諒,不死的愛。

小提琴演奏_神的應許

我在五零年代時,十分熱衷於小提琴學習和演奏。除了每日練習兩個多小時之外,參加三個管弦樂團練習和演出,還要教學生和在教會中表演小提琴獨奏,亦曾想過以此為職業。當時­教育局因需要教師,不肯放人而作罷。所以和音樂界交往的人仕很多,那時小提琴家林約翰擔任上海歌劇院管弦樂團首席。我經常請他到我們教會嶺南堂的音樂崇拜時演奏小提琴獨奏­,後來我移居香港便較少聯絡了。有一次他來港探親,並告訴我他的名字改為「林宜弩」,因為「約翰」兩個字當時不受歡迎,故改了名字方便些。原來他編了一本小提琴獨奏曲集,­其中都是世界名曲,但是有兩首是我的詩歌作品,就是「誓言愛主」和「神的應許」,是他在最痛苦和失落時改編的。他送了這本曲集給我,並附有他演奏全套曲集的CD 。我實在太高興了,真是甚有價值的紀念品。

二零零四年我兒子祖權在美國洛杉磯舉行婚禮,為了有一個紀念性的音樂節目,我邀請了舉世聞名的女小提琴家黃濱在我兒子婚禮時演奏「神的應許」一曲。黃濱是一位很虔誠的基督­徒,她得到多個際性小提琴比賽的一等獎包括最難得到的「帕格尼尼」小提琴演奏比賽的一等獎。她的演奏真是神乎其技,感人至深,加以她的伴奏是一位韓國的鋼琴家,兩人的演奏­如高山流水,配合得天衣無縫。當時我用普通的手提錄音機錄在卡色帶上,再轉錄到CD 所以已經打了節扣,希望能夠聽出他們演奏的韻味和音色。現在很多朋友對「神的應許」一曲的主題都能耳熟能詳了,但是從純音樂演奏來欣賞此曲還是第一次,希望大家從演奏中,­仍能體會出歌曲的內涵和原意。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