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傷得恰到好處

吳鴻昇醫生2017.01.29/信望愛網站

天雨路滑

因香港東區醫院Dr. Tong的邀請,我在香港參加了一整天的會議,並擔任兩場座長。隔天禮拜五,上午先和太太外出,後來自己搭計程車要趕回下午的演講,途中必須回到旅館換裝,但是司機卻兩次搞錯目的地,最後讓我在別家旅館下了車。那天下雨,我踩著溼漉漉的皮鞋,一踏進飯店大廳就滑倒了。

身為外科醫生,如果要重新受傷,我百分之百會選擇一樣的傷勢。當時滑倒的速度很快,左臉一貼到大理石地板,眼前就一片雪亮。身體受傷之後一定要做兩件事情,第一是確認受傷的部位有沒有出血,第二是腫脹的地方要冰敷。我發現臉上有血,但是意識清楚,只不過視線越來越狹窄,表示有腫脹,於是請服務員趕緊拿止血和冰敷的用具。

後來回到正確的旅館,已經有人前來接送,也將我的演講順序提前到第一位。到了會場,Dr. Tang一見我鼻子塞著棉花(因為流鼻血),就不好意思還要我演講,我認為沒有關係,他還是堅持不許,又安排我在他們的醫院做完整檢查,會診神經外科、眼科和耳鼻喉科,當然也要先縫合上眼瞼的撕裂傷。

最滿意的開刀計畫

當天晚上回到臺灣,隔天禮拜六到醫院先看完預定的門診,然後辦理住院,由彰化秀傳整型外科的鄭良珊醫師主治。之前香港的醫師也告訴我要開刀,方法是開三個切口,左眼眼眶上下各一,最後一個是從口腔,以三點固定讓骨頭復位。鄭醫師的方式非常接近,不過他首先說:「要先處理右邊的眼袋,眼袋太肥了」,讓我馬上欣然接受。其實是因為左臉受到撞擊的時候,骨頭塌陷,底下的軟組織損傷,所以需要抽眼袋的脂肪去支墊。

因為我很努力冰敷,所以消腫的情況良好,鄭醫師就安排下個禮拜二開刀。這也非常符合我的期望,因為再下個禮拜要舉辦研習,如果禮拜二開刀,假設有五天的修養,一般來講應該足夠,研習的時候就比較不用擔心傷處。於是我禮拜一依然按照預訂看門診,禮拜二開刀,禮拜三完全休息,昨天禮拜四重開門診。最後一點令人滿意的是,鄭醫師沒有做口腔開口就成功固定了骨頭。如果打開口腔黏膜、肌肉層,再到達骨頭,那肯定非常痛,不要說看門診,今天也不可能在大家前面分享見證。

最剛好的受傷方式

為什麼從外科醫師的角度來看,這是百分之百最好的受傷呢?我歸納了幾個原因。第一,雖是頭部外傷,卻沒有傷到腦部。第二,臉部撕裂傷可能傷及眼球,甚至神經,但是我的撕裂傷只在上眼瞼;如果傷到神經會影響視力,例如導致複視,身為外科醫師要做手術切口時,就很難精準。第三,沒有傷到手,因為摔得太快根本來不及用手去撐。手的骨架更大,更容易折斷,如此一來免不了三個月到半年的復原時間,還可能要復健,靈活度也一定會受影響。

除了受傷部位,受傷的程度也剛剛好。一開始不曉得有骨折,自行檢查只覺得臉上麻麻的,等到醫院檢查才發現臉骨兩處骨折,往裡面凹陷。傷口縫合的時候我請醫師不用局部麻醉,因為傷口深,要先從裡面用很細的針慢慢縫出來,但是在整個過程中,我還可以講話,意識非常清楚,他們說臺灣來的醫生真勇敢,其實是我沒告訴他們,除了麻以外,我什麼也感覺不到。

有骨折也有開刀,我卻不太會痛,止痛藥一顆也沒吃。有人說我是神經大條,有人覺得哪可能傷得這麼剛好?其實對我來說這絕對不是剛好。當人有信仰,這些看起來剛好的事情其實都有安排,都是被允許的;也就是說,若非上帝要如此成就,傷勢要是多一分,可能傷到腦部或四肢癱瘓,我現在就不可能在這裡分享,要是少一分,骨折的地方沒有壓迫到神經,就會很痛,現在也沒辦法在這裡分享。

我受傷於我有益

正因為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所以這次經歷讓我很清楚,上帝沒有預訂好、沒有允許的事情,就不可能成就。聖經約翰福音十六章33節說:「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意思就是說,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不是基督徒就不會遭遇災難,而是在災難當下,因著心裡有信,可以減少抱怨,反而在經歷中檢討自己,例如:我為什麼要那麼匆忙?下雨天應該注意腳步……等等。雖然個人看來是災難,卻從中發現自己能夠再進步的地方,所以心裡面反而是很感謝。

受傷是人看起來倒楣的事,我卻很受安慰。昨天有個病人說,消腫要吃名為地蜈蚣的中藥,馬上就調貨來,今天還有人提一袋蘆薈,叫我要敷傷口,反過來被病人安慰的感覺很溫暖。很多人說受傷了休息吧,不要看病人了,但是對我來講,看門診一點也沒有勉強。很多事情要是勉強去做,常常會變得做作,看起來痛苦,做起來一點也不喜樂,就不是美的事情。為什麼我裡面還有願意的心呢?我想信仰還是很重要的力量,在腓立比書四章13節說:「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

我受傷於他人有益

受傷的隔天,禮拜六腫著臉到醫院看門診,有些病人好奇,但不好意思多問,有一個人問了,我說是不小心滑倒,他出了診間就樂得說:醫生也是會摔倒!我聽了也蠻高興,因為自己受傷竟然還可以安慰別人。

禮拜一,教會有些會友來醫院探望,要唱詩歌和禱告,我說不如去為隔壁床癌末的老牧師唱,於是我們靠過去,這位年長的牧者雖然身體虛弱,仍然跟我們一起哼著詩歌。下午又有一些弟兄姐妹來,我還是請他們一起去老牧師那邊,探訪結束之際,教會的師母告訴這位服事上帝數十年的老牧師說:上帝很喜悅他的服事,而且準備息了他在世上的工作,使他得享安息。這番話令大家都很受感動。

平時探訪病人,很少那麼深刻地觸摸人心,但是那天兩次的前去,我們碰觸到了靈魂的深處;老牧師在他人生最末了的時候,讓我們體會到生命原來可以這麼有意義。受傷與其他的苦難,假若是出於上帝所允許,就一定有上帝的美意。在這次事件中,因著我的受傷,讓我們去安慰了這位老牧者,對我來說就是最大的得著。

◎本文為2016/5/27作者於彰濱秀傳醫務團契見證分享/作者是台灣彰化秀傳醫院亞洲遠距微創手術中心院長)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