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打麻將

麥希真牧師

午睡醒了,走出客廳,赫然發現開了一桌麻將,四位院友聚精會神地打著;心中一沉:『糟了!這是一所基督教安老院啊,怎麼可以打麻將!牧師們不是苦口婆心勸勉基督徒們不要打麻將嗎?院方怎麼向教會交代?』

走近看看,發覺麻將桌旁樹立一個牌子,一幅人頭側面圖,腦部畫滿了大大小小的齒輪,一行紅字:『健腦治療時段』,啊,他們四人,正在接受一項醫療程序啊!旁邊一位護士小聲告訴我:『不單是腦部治療,洗牌的時候,是膀臂運動、摸牌的時候,是手指運動呢。』

我突然開竅了:正如金錢是中性的,金錢可以萬惡,也可以萬能;照樣,麻將是中性的,它可以傷害,也可以醫治

我想起有關打麻將的幾件事:

卓牧師到新加坡開荒植堂,主要的工作是逐家探訪。有一次,探訪一位初信的會友,按了門鈴,有人在門孔看一下,大聲說:『 啊,牧師,歡迎,請稍等。』牧師站在門外,足足等了15分鐘,主人開門了,掩不住尷尬的表情說:『對不起,讓你久等了,請坐。』

另有三位太太,僵直的坐在客廳,表情也是尷尬尷尬的,牧師瞥見走廊靠牆壁排了褶疊四張椅子,一張四方桌子,他哈哈笑說:『正在打麻將啊,不必收起來,暫時停下來就好,聖經沒有說不准打麻將呀。』然後坐下,與他們同讀聖經,談福音。……想不到三隻腳(打麻將的三個伴)以後都來參加聚會,更參加婦女會,先後信主了。

一位老會友退休了,每星期總有兩次打麻將,很多會友不以為然。他坦白對牧師說:『牧師,這每週有兩次的麻將,不是賭博,是維持友誼。三位是職場上的好友,三位是親人當中的至親,每週一次的會面談話,非常和諧積極,人老了,朋友越來越少,我們很珍惜這樣的相聚啊!』

後來我得知,這位老會友在麻將桌上也常常傳講福音,麻將腳也偶爾參加佈道會,或教會的郊遊;而他贏得的金錢,不敢自用,都放在慈善基金上。

霍師母被邀請到某教會婦女佈道會講道,講道中曾這樣說:『……很多人以為信耶穌有很多限制,教會規矩多多:不可以抽煙、不可以喝酒、不可以打麻將等等。你們誤會了,信耶穌不是許多“不可以”,卻是許多“可以不”呢。

有一位弟兄,醫生勸他戒煙,可是總戒不掉,信耶穌後,竟然“可以不”抽煙了;也有一位姊妹,被麻將纏得緊緊,很想戒掉,總不成功,信耶穌後,要戒就戒,“可以不”打麻將了。

姊妹們,我大膽說,你可以帶著麻將信耶穌,到你感覺要戒掉的時候,耶穌會給你力量戒掉的,請記得:信耶穌不是許多“不可以” ,卻是許多“可以不”啊……』

會後,該教會的牧師責備霍師母說:『我費了多少唇舌叫姊妹們戒麻將,你竟說:帶著麻將信耶穌?』以後,霍師母再沒有機會到這教會講道了。

可是她的:『信耶穌是許多“可以不”』真是擲地有聲,我想到保羅的話:『我靠著那加給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立比書4:3),感讚不已。

有一首英文詩《Just as I am, O Lamb of God , I come! I come!

有兩個稍為不同的翻譯:

《就是這樣,上主羔羊,我來!我來!》

《照我本相,救主耶穌,我來!我來!》

連同英文原作,都表明同一意思:

來到救主面前,他的恩典夠用,

只要求祂,就可以不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