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祢的慈愛比生命更好

韓博

我曾在一家國內知名的動畫公司工作,任CG導演。當時我所在的部門正承接電影電視劇特效的制作,我的夢想就是能夠參與一個熱映大片的制作。如果能看到自己參與的電影在各大影院上映,真的是一件很酷很有魅力的事。

我像其他同事一樣勤奮努力的工作,甚至加班熬夜也樂在其中。身為信主有一些年頭的“老信徒”,好像買保險一樣迫切向神禱告,請求神賜合宜的機會來榮耀祂。機會來了,領導通知我要準備參與到一個很重要的項目中,我滿心歡喜。馬上先來到神的面前祈求祝福。首先感謝神垂聽我的呼求,然後求神賜我才幹,來勝任這個即將到來的新工作並且可以來榮耀祂。最後禱告還不忘加上請神不要按我的意思,而要按神的意思,這種“謙卑”我還是有的,畢竟我是“老信徒”嘛!但我對神的期望和現實產生落差,所以常常不快樂。

但緊接著的一個漫長的等待中,機會從眼前無聲無息地遛走了。我心裡有些失衡了。不過又想起我的禱告最後是希望按神的意思來成就,就默默無聲,把話憋起來,不過心裡時不時還是酸溜溜的。又滿心盼望神賜另一個福給我。不過,接二連三,我一直盼望的機會來了又飛走了。慢慢我發現內心十分消沉,十分掙扎,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苦悶越來越多,抱怨越來越多,最後開始懷疑神是否真的在意我,是否真的愛我。難道我用我的才能榮耀神不對嗎?難道基督徒就是要一輩子受苦嗎?難道擁有一些機會是錯的嗎?我對神只有一個詞來形容,就是—失望。我帶著我的忿怒、失望和疑問與神陷入了冷戰中。

緊接著一個漫長的掙扎。我是“老信徒”,所以我知道和神拗是拗不過的,躲也躲不掉的。只能順服。我只好沉默下來,雖然相信神,雖然每周去教會,也服事,也敬拜神。但真實的內心常常是焦慮不安和苦澀的,好像一股暗流深深作痛。雖然我相信除了信耶穌再無得救的方法,但我覺得神有時是難以理喻的,並不是“祝福滿滿的神”,不是賜“好處的神”。我的心變得冰冷冷的,更別說傳福音了,對神的偏見令我沒有信心和別人分享神的愛。

不久,我換了一個關於兒童教育的工作,又是在一個主內的機構,心想神這回該祝福我了吧。不過神好像並不在意我的感受。在新的工作中,困難和壓力日益增多,和我所期待的並不一致。我每日唉聲嘆氣抱怨連天,那些老問題又接踵而至,面對巨大的壓力,我甚至對一位姊妹苦澀地吼道﹕“我恨神!”

與神的關系,那段日子更多的是忍受而不是享受。

在各種環境中,神試煉我熬煉我,讓我更認識我的神,促使我對我的信仰進行了反思。

一次交談中,一位了解我的傳道人認真問我說﹕“你信主這麼長時間了,怎麼還是常常這麼憂鬱、焦慮和不喜樂。那你要想一想你真的信神嗎?”雖然表面上沒表現出來,但這個問題深深惹惱了我。我信神嗎?還用說我當然信神啊!我是“老信徒”,我當然經歷過神的真實了。不過這個問題卻在接著的一年中一直深深糾纏著我。

在新的工作環境下,沒有任何可以靠的,每天都有巨大的挑戰,每天具體而繁重的壓力迫使我來到神的面前迫切禱告,沒有辦法我只能拼命抓住神的話語,好像垂死的人抓住一個救生的懸梯。奇妙的是神透過聖經,藉著話語安慰我、鼓勵我、引導我。雖然神沒有聽我的禱告,立時移走我的困難,但神卻賜給我平安,藉著祂的話和每日的恩典幫助我穿過一個又一個困境。我慢慢發現,我所懼怕的所不願面對的事,靠著神竟然安然度過。過去我總是禱告繞過那些困難,而神卻教我學習單單仰望神,讓我依靠祂直接面對這些困難,也讓我看到這一切都是神的能力和恩典,而我真的沒什麼可誇的。在重重困境下我開始恢復了讀經禱告,與神的關系也越來越好。神的話語竟然如此真實,成了我每天的糧,神的話語又是如此有能力,賜下平安和安慰。既然神說的是不變的真理,是活水的源泉,是生命的光,可我為什麼總覺得“苦”、不喜樂?那一定是我對神的話語的理解出了差錯。為了找到答案,我開始不斷地讀經、禱告、思索。神藉著祂的話語,弟兄姊妹的幫助,講台的信息,使我開始反思我的那些禱告、我的動機和我對神的看法。在小組,我透過查考馬可福音,來慢慢學習耶穌究竟是怎樣的一位神,神透過聖經究竟要告訴我們什麼,什麼是神看為重要的,並思考我所追逐的是合神心意的嗎?

慢慢我明白了那個傳道人所提出的問題不是我重生沒重生,而是我是否真認識神的問題。神一點一點拿走我的那些期待,雖然這些期待是我一直想得到的(我也認為這些期待和我的“幸福”有關),但這些期待阻攔了我了解神的心,搶佔了神在我心中的位置。這些期待成了我的偶像。在低谷中,神不讓我看環境,而是單單注目在神的話語和他的心意上。神讓我看到耶穌所來的真正目的,也讓我重新思考十字架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麼,讓我重新思考什麼是“幸福”,讓我重新思考什麼是“永生的盼望”。有時神沒應允我的禱告,也是恩典。因我不知道我真正的需要是什麼。我之前更多的是求自己的好處,大多時候我仍是吃餅得飽的人,是以自我為中心的人,而更多的時候我把神當做滿足我的喜好、需求、心願的僕人。我總是希望神幫助我,滿足我,使我更好的融入這個世界。但慢慢發現,神對我的祈求總是有選擇的回復。在他對我的沉默或應允中,神打開我內心的帕子,使我日益明白神的立場,神的心意。我是“老信徒”,但“老信徒”有時偽裝得更巧妙,躲藏得更深,在屬靈的背後有一顆自私的心。榮耀神是幌子,榮耀自己才是真的。而且雖然信主多年,但根基不牢,對神和信仰很多地方認識很模糊,試探一來,就左搖右擺。所以常常會感到葉子枯乾,活不出那個豐盛的生命,更甭提結果子了。

因人的墮落,我們生活在罪的捆綁和神的忿怒中,而生活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是具體而殘酷的。雖然我們歸入了基督,但我們還需要忍耐等候,仍會受到罪的影響。神的國和這個世界是完全對立的,是異質的,是根本不同的。耶穌來是開啟了一個新的時代。新的力量必然和這個世界的力量發生強烈的撞擊。真正的基督徒是屬基督耶穌的,不屬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必然會給他們帶來強烈的沖擊、困擾甚至逼迫。所以真正的基督徒一定會背負十字架,一定要為主受苦的。我們的老我又時不時臭氣熏天的糾纏著我們。但在患難中的保羅仍有大喜樂,被兒子追殺逃到曠野的大衛仍有感恩和頌讚,是什麼可以使他們輕看危機和死亡?是什麼給了他們如此超越的眼光?一定是他們看到有比死亡更有力量的、更有能力的。在谷底,他們仰望的是神不變的慈愛,品嘗的是那救恩之樂。神已經藉著十字架上的獨生子耶穌賜給了我們永生,如果我們看不到十字架的耶穌,看不到復活得勝的耶穌,看不到永生的真實,我就沒有盼望,也就沒有真正的喜樂。

神使我深知救恩之樂,並渴望為神而活。

記得那年,我和教會的朋友去看了極為火爆的電影《阿凡達》。在情節起伏中,我卻發現沒有我以往看電影的興奮,反而有點厭惡感。我在電影院裡心裡不斷的感謝神,神沒有給我那些制作電影動畫的工作機會。為什麼呢?我在想這些靈異魔幻的東西多麼吸引人啊,然而如此美麗又有魅力的幻影卻征服了無數人的心,日益迷惑了人。電影中的泛神論和自我救贖在2個小時的時間裡甜蜜地灌輸給了觀眾。這些視覺奇觀漸漸扭曲了真神的形象,使人不知不覺中錯誤地理解神,使人遠離神,高舉人的能力,甚至使人看不見真相。如果是兩年前,電影中的怪物啊、各種靈異怪獸啊都是我喜歡畫的,如果我絞盡腦汁用神給我的才能,而做了抵擋神的事情,那該是多麼羞愧的事啊。如果我在專業上得到萬人的推崇,但卻制造了各種偶像,得罪獨一的真神,使人遠離神,那真是使神的名蒙受極大的羞辱了,那根本就不榮耀神,還犯罪得罪了神。感謝神,有時神的拒絕也是恩典啊。

在低谷中與神相遇,神調整了我的眼光,神讓我看到聖經中的神和他的心意。雖然我帶著誤解來看神,但神卻沒有放棄我,祂一刻都沒有離開過我。當我順服下來,走過來後才發現,神並沒有虧待我。我的工作和技能都有很大的提高,在短時間內學習了很多真正有用的東西。這一年,也是我在靈性上成長最快的一年,也是我更愛神的一年。雖然仍會有困難和我不明白的事,但我知道神必定知曉我的一切,祂從沒有打過盹,也沒有睡過覺,祂的眼沒有一刻離開過我。而且受苦也是對我們有益,萬事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祂所愛的他也必管教。我相信神的慈愛和信實,即使當我理性昏迷、感覺迷失時,當我開始懷疑時,也要用信心的牙齒緊咬著聖經的真理不放,拒絕退回到天真幼稚的狀態──靠感覺來觸摸神。而當我懷疑神時就是懷疑神的無所不能,抱怨神時就是抱怨神的全然良善了。(轉載自《生命季刊》第59期)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