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解雇、受雇經歷主

陸加/舉目雜誌

我們的日子到了

10月初的一個清早,我剛走進我們的工作區,就迎面遇到匆匆走來的同事們,我的老闆也在當中,對我講了一句:「Luke, 趕快去開全體會議,我們的日子到了!」

我完全明白他是什麼的意思,他早就私下催了我好幾次,「Luke,趕快去找工作,因為我們丟工作的可能性很大。」今天他的口氣裡夾雜著一種淡淡的快感,因為馬上就會證明他全猜對了。而且我知道他已經找好了新工作,就等著拿了這邊的解雇金,然後高高興興的赴新職去了。

其他人就沒有這麼輕鬆了。見到我們的副總裁,鐵青著臉,從來沒這麼難看過。他顯然事先就知道了結果。

接下去來處理倒也簡單迅速,1小時之後,我們每個人都收到了同一份材料,印證著同一個結果:上至資深副總裁,下至秘書,60天后我們整個臨床試驗科室,將被全部解雇!

一天之中本來是最忙的時候,忽然什麼都不需要做了,昨天還在精雕細刻的檔,也不再屬於我了。看著即將告別的工作格子,和窗外洛磯山脈的秋景,想著不得不又要找工作了,我心裡對主說:「主啊,你又要趕我走了?這次是讓我經歷貧窮呢?還是接著做以撒呢?」

以撒丟「井」,我丟工作

10 多年前,我在教會禱告會分享到《創世記》第26章中關於以撒的一段記載。以撒為耕種而打井,但是他周圍的居民不是把他的井填塞,就是乾脆搶走。以撒就只好 搬到新的地方繼續打新井,繼續被搶。但是這個任人擺佈的以撒,卻越來越昌大,地方越來越寬闊。最後連恨他、搶他的人,都要主動與他和好,因為明明看到 耶和華與他同在。

很顯然,如果這些人不來搶以撒的井,他也許就不會主動地去打新井、打好井了。我很理解以撒,有口不錯的井,幹嘛還要找更好的呢?是上帝用以撒周圍的惡劣環境把他逼到了寬闊與豐富之地。

我看到自己就是以撒這個被動的個性,隨遇而安,只要過得去就行了。從來不願自己主動改換環境,都是環境推著我動。

所不同的是,信主之後我發現,這個在我不情不願中逼我前行環境的背後,是愛我的主在掌管。

不久後,我就丟了工作。

*第一口井

那是10年前,我的第一份工作在進展極好的情況下,公司忽然說沒錢了,就像猝死一樣立即關門。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在公司董事們的授意下,總裁把專案賣了,把人解雇掉,自己也大賺一筆之後,揚長而去。這算是現代文明社會裡合法的搶奪。

當然,公司關門之前總有些風吹草動的跡象,警覺的人早就行動起來。不過對我這個「被動者」,我寧願相信事情不至於那麼糟,也許會有好的轉機,我就不必經歷找工作的痛苦了吧。

我 也有道理,我們不僅專案的進展好,而且在一個總共50人,其中只有6個中國人的小公司裡,我們竟組織了一個有5個人固定參加的中文查經班。每週三的午餐時 間,基督徒和慕道友一起興致勃勃的研討聖經。我心裡盤算,上帝一定喜悅我們查經吧,耶和華若與我們同在,也許我們的公司就會百事順利(《創》 39:2),也許我們就可以一直的把聖經查完,也許我們可以安安穩穩地工作15年……

2004年10月,我美好的一廂情願破滅了。

*第二口井

一個月之後,以前的同事來找我,問我要不要一起去另一家公司,只不過這家公司更小,10幾個人。有工作就好嘛,我沒有猶豫就答應了。我太太有點兒擔心,你都不去多找找,比較一下,找個稍微穩定一點的地方。

她的擔心有道理。這家公司的運轉和管理都不正規。不久,我就幾乎無事可做了。

有一天碰到我們的總裁,他正在生氣,因為剛和兩個雇員大吵了一架,那雇員倒也乾脆,把鑰匙一扔,不幹了。我大致知道這兩個雇員是在負責公司的一個臨床試驗,因為我自己的醫學背景,我就問總裁,需不需要我臨時幫一下忙?他說,去吧,你可以邊學邊做。

誰曾想,這幾分鐘的談話,就改變了我的專業方向。我進入了一個我非常喜愛,也比從前的專業更寬闊的領域裡。

兩年之後,我完成了這個專業的基本訓練,積累了一點經驗。不過工作環境繼續惡化,我無法呆下去完成正在進行的實驗。只好放棄了這口井,往前走了。

*第三口井

這第三口井,就是我一開始提到的工作。6年前我們舉家搬到風景極其優美的鹽湖城,進來的時候老闆就說這裡公司穩定、工作的性質也穩定。我想或許這次的工作,差不多就是寬闊、昌大之地,不會再有動亂了吧。我也信心滿滿,讓妻子放棄了她的專業,辭去工作,專職在家做太太。

我 們的公司不僅穩定,而且發展的勢頭出類拔萃。我在職的6年內,公司靠合併與收購擴張60多倍,股票上漲10幾倍,被華爾街喜歡的不得了。只不過這個奇跡般 的成長要打個引號:因為這是出於現代商業操作的巧妙,並不多創造價值,僅僅是提高市值。這光鮮的背後,就是躲避稅收和裁員。

在我們收購其他公司的過程中,那些被收購的公司開始大量裁員。這個很正常,因為我們是買主,裁員的事輪不到我們吧。然而在我們2014年的一次大筆收購之後,不好的跡象出現了,上層人士裡面的我們「自己人」開始跑掉了,顯然有人感到異常了。

但 我還是有自己的理由不著急找工作。我在承擔著我們原來公司裡投資量最大的一個項目,上千萬的錢都燒進去了,不會輕易被砍掉。鹽湖城也沒有其他可找的工作, 這個時候也正是我最不適合搬家的時候。況且,我們的副總裁還特意在我的格子間裡,跟我分析公司的調整,認為公司完全沒有必要把我們解雇。不過我承認,我還 是那個被動性格,我不想動,所以就濾掉不好聽的資訊。

我們被解雇的時候,公司的股票還在繼續增值。現實版的「搶井」事件又一次重演。

我在工作格子裡,邊感恩,邊歎氣:確信上帝若要在我這種被動性格的人身上作主,上帝若要讓我不斷地經歷祂的豐富,祂就不能由著我給我太安舒的環境。

開始改簡歷,寄求職信。一動起來才發現,我自己屬靈生命的光景,已經沉悶了好久了。

*一個插曲

得知被解雇的時候,我剛好有4位從國內來的退休老人在這裡旅遊,時間上正是忙得安排不開的時候。解雇的消息帶來意想不到的好處,因為公司說在我們到60天后正式被解雇的這段時間,沒有必須做的事,就不要來上班了。這幾乎是60天的帶薪假期!

於是,我可以做地陪。又剛好是秋季,猶他這一代的美景妙不可言,給4位老人樂壞了,連他們中還不信主的,都感到有上帝同在特別的福氣。

進入下一個寬闊

30天後,我送老人們回國。他們早晨9點多鐘飛走了。1個多小時後,我在同一個候機室,搭另一架飛機去面試。 機票都不是我訂的,時間上卻完全吻合。又過了10天,我得到了新工作,被提了一級。這個工作如同是給我量身訂作,在時間上不早不晚。

12月8號是最後離職的一天。我們交出所有公司財產,互相道別。12月15號我的新工作在聖路易斯開始,我那個事先就找好工作的老闆,也是同一天上班。我雖然動作遲緩,但上帝卻一點不誤事。

我被上帝推著往前走,這已經是第4家公司和第5個工作了,一次比一次寬闊和豐富。我由衷地敬畏這位行奇妙之事的上帝。

我不知道還有沒有下一次。其實世間的工作也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知道這位愛我的主,祂如此地深知我內心和軟弱,如此特別地引領我的道路。上帝沒 有在工廠裡製造一模一樣的信徒,也沒有給我們提供一個標準化的屬靈生命。祂借著我們獨特的受造、個性和感知能力,與我們同行,讓我們體驗祂的慈愛。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