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放下心中的石頭

蕭小/傳書雙月刊

我是一名雜誌編輯,不要以為我們的工作是多姿多采,其實一點也不輕鬆,套用俗語說:「得閒死唔得閒病」(有時間死,沒時間生病),工作成了我的「心頭石」。

近日雜誌社多位同事接連生病,想不到淑榆--我們的總編也病了。很少聽說她請病假,想不到就在期刊快出版時病倒,更要住院!經醫生檢查後,沒發現大問題,推斷可能是工作過勞,留醫觀察一兩天,沒事便可出院。

也好,住院可以讓她休息休息!

淑榆是位弱質纖纖的中年女子,年輕時曾大病一場,要動大手術,蒙主恩典得醫治,在鬼門關繞了一圈,撿回性命。信主之後,她對生命有了新的體悟,願意立志多作主工,她選擇到這所出版社工作,是為了回應以文字宣教的召命。聽說她曾經歷過數次戀愛,但都因為太過投入工作而忽略了男友,導致戀情告終,至今仍然單身。

淑榆這次病倒,令我感悟良多。作為雜誌編輯,對內需要獨立完成稿件編寫任務,不但文字根底要深厚,還要思維敏捷。同時,需要在最短時間內做好版面構圖,標題製作以及版面內容分割和編排;對外則要負責與作者聯絡溝通。為了不讓刊物脫期,面對週而復始的寫稿催稿,不能停止,不許休息。

我們都頂著這樣的「心頭石」生活,辦公室裡,每天都見到同事們帶著「病容」上班,我們能容忍,因為我們都「能夠理解」。很多時要「大病一場」,才得「理直氣壯」地停下來休息。為甚麼非要這樣不可呢?

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詩四十六10)。啊!很好的提醒。

曾經為了尋找合適的期刊主題而煩惱不已。休息,這不就是很好的題材嗎?把這意念藏在心中,等候進一步印證。

過了兩天,仍不見淑榆上班。原來她人已出院,卻請假沒有上班。這位工作狂的總編輯,從不容許自己閒下來,先前的住院已是「浪費」時間,怎麽還肯放假休息呢?也許是遇到不尋常的經歷吧!

一星期後,淑榆終於現身。見面時,發覺她整個人變得輕鬆,連帶說話的口吻也跟以往不同。我半帶說笑地調侃她:「啊!是不是做了換『心』手術呢!」淑榆聽了不但沒有發怒,反而哈哈大笑說:「差不多,差不多!」在提及期刊主題時,她說要辦一期有關休息的主題文章。感謝主!這不正與我的想法不謀而合嗎?

「我對這次住院有深刻的體會。住院期間,起初真的不習慣,心中還記掛著期刊的進度,生怕阻礙了出版,對不起大家。可幸,第二天早上靈修,讀到一節經文,就是『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當下,心頭一震。另外,我認識了隔壁床的女孩--小美。問她為何住院,小美說:『我是因練習游泳引致過度疲勞,昏倒入院的。』原來她自小泳術了得,父母亦鼎力支持,叮嚀她要刻苦鍛鍊,不可有絲毫怠懶……結果可想而知。」

「我從小美身上發現,我竟如此硬心,不肯休息,沒有把神放回該有的位置。」淑榆拿起橡皮圈使力一拉,「啪」的一聲,橡皮圈斷開了,「結果就像這樣。」淑榆輕嘆一聲。

這正是中國人刻苦性情的包袱,是所有中國人的「心頭石」。這次談話裡,我們達成初步共識,就「休息」這課題分頭尋找資料,待下次會議時商討。

回到家裡,我低下頭,沉默半晌。這話題很多人談過,怎樣才能另闢天地,找到新的切入角度呢?

回家路上,剛巧遇到環保組織派發宣傳單張。腦中想起「地球先生病了」,地球先生真的病了,土地需要好好休息。

神不是藉聖經多次提醒我們:「你曉諭以色列人說:你們到了我所賜你們那地的時候,地就要向耶和華守安息。六年要耕種田地,也要修理葡萄園,收藏地的出產。第七年,地要守聖安息,就是向耶和華守的安息,不可耕種田地,也不可修理葡萄園。」(利二十五2-4)

另外,我曾於網上讀過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這篇〈讓土地休息一會兒〉,是國內一位老師兼作家豆春明的優美文章,講述人和大自然的關係,提醒人類應珍惜大地。當人們為自己的忙碌尋找正當理由時,文章卻諷刺地指出:「要說忙,土地最忙;要比累,土地更累。」人類真是忘恩負義,「很少有人心疼土地」,不單忽略土地,更是「根本不去過問」,「把土地折騰夠了,就拋在一旁不管了。」作者不忌諱地說出真相:「在人的帶領下,花不想在冬天凋謝,草木也不肯在冬天枯萎。風不敢肯定還有誰會聽自己的話。更擔心的是,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村莊會沒有冬天,世界也無冬天,土地就徹徹底底無法休息了。」

文章讓我反思土地和人的關係,適用於土地的原則,同樣適用於人。對長進的基督徒,除了日常忙於工作,在工餘進修外,也多會在教會熱心事奉。面對著填得滿滿的行事曆時,休息談何容易?究竟是甚麽原因令人不肯休息呢?是自我價值走偏,誤以為人不做事,便沒有價值?

休息吧!放下我們心中的石頭。多少時候是觀念阻礙我們,致使我們延遲行動。休息是神的心意,神藉祂的話語,告知世人萬物有序,工作有時,休息有時,我們還有理據說:「我不能休息」嗎?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