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一個黑影 

吳俊德 /信望愛網站

1999年當兵,由於自己是廚師,入伍不到四個月,就被調往將官餐廳去服務,每天主要的工作是為近百位飛官預備膳食與不定期為國家元首、將官設宴。而對我來說最大的挑戰就是每天不到四點起床,前往餐廳預備,以供應七點軍官們飛行前能飽餐一頓。

又是一個昏暗又寒冷的清晨,靠著意志力離開溫暖被窩,踩著腳踏車,邊打哆嗦唱著歌往一公里外餐廳前進,又是個忙碌的一天,按慣例,進餐廳,打開電源、煮稀飯、開罐頭……快速的預備著,這時,忽然看見外面有個黑影閃過去,嚇了一跳,原本還混沌的腦子一下子完全清醒了過來,到底是什麼在外面???

我不想讓自己多想,決定要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把原本開的窗戶開的更大,探頭出去,甚麼也沒有,一定是我的錯覺吧,糟糕,這麼一下進度落後了,趕緊再把蒸籠打開把饅頭放進去蒸,突然間…黑影又閃過去…,千真萬確,不可能是我看錯了,的確是一個黑影!我整個發毛,都要怪週六晚上的那個節目,害我聽太多軍中鬼故事,那些東西總是在像這種時候出現…。

『算了,不可以再想下去了,我決定要一探究竟,是不是阿飄我都要弄個清楚,要不然工作做不完,長官才不會管我是否碰到靈異事件勒…。』

我把外邊走道的燈打開,小心翼翼推開門,老舊的門吱吱作響,我緩慢的走到外面一看,赫見一位整身深色運動衣的老先生,在外面站著冷著發抖,我一看不是鬼,就放心了,連忙請老先生進到屋子裡頭來,他倒也不客氣,走進餐廳就坐了下來,我幫他倒了一杯熱水,透過比較明亮的光線,這才上下打量了下眼前的這位老先生,身材略顯瘦小但是感覺還算硬朗,滿臉鬍渣的他,比我想像的還要蒼老許多,歲月在他臉上留下了不少痕跡。我心想,才過了半夜沒多久,一個老先生,在這麼寒冷的天裡一個人在外頭冷的發抖…看起來又冷又餓,餓到說不出話來(當時他真沒說一句話),我馬上明白了,他一定是流浪漢,一路不知走了多久走到這裡,看到裡頭有燈火,站在外面想進來避避寒;若不是流浪漢,那一定是住在軍營附近,患了失憶症的獨居老人,可能昨天突然找不到回家的路,一路走到了這…想著想著,我悲從中來,心理低估著「這些該死的子女,竟然棄養自己的父親,這種事情你們怎麼做的出來…」。

正氣憤著,老先生說話了,用緩慢的聲音說「我要喝咖啡,黑的,不要糖、奶一半,不要奶精粉,要用鮮奶」。哇,我心想,這流浪漢老先生倒也挺會享受的吧,可能是從法國來的…呵呵,本想廚房的工作忙到一半,跟他說沒有咖啡吧,但雖這麼想,但腳步已經移動到了咖啡機旁,嘴巴也早就不聽使喚回答他「沒問題,你先坐會,咖啡馬上來…」磨咖啡豆、熱機器、預備杯子、熱鮮奶…,接著咖啡上桌,在他享用同時,我趕緊去把事情忙完,心裡擔心著他別被待會進來的長官發現才好,要不然又會被責備一番了,而我也一定遭殃了..還好,這個老先生應該是職業的流浪漢,很識相,在第一批長官抵達前早就閃人了,還好還好。

沒想到,隔一天,同個時間,「黑影」又出現了,同一個地方、同一個可憐的流浪漢老先生…這次他自己走了進來,一樣跟我要咖啡喝「我要喝咖啡,黑的,不要糖、奶一半,不要奶精粉,要用鮮奶」,我愣了一下,連忙去準備,我嘗試跟他說話,可是他好像還是有點恍神,我看他靜靜的把咖啡喝完,這才去忙,同樣的,第一批長官到達之前,聰明的他早已經離開。

就這樣,每天凌晨,同一個時間、同一位流浪漢,要求同樣的咖啡「我要喝咖啡,黑的,不要糖、奶一半,不要奶精粉,要用鮮奶」,而我改成更早去預備,把工作流程重新調整一下,讓自己可以比較從容的為他煮咖啡,並且也有一小段的時間可以陪他喝一杯。

漸漸的,凌晨成了我和他之間的秘密約。雖然他從沒多談他自己、甚麼名字、住哪裡…,但是我在心裡保守這個秘密,絕不舉發他。入春了、天氣暖和多了,老爺爺也開朗多了,我這個最菜的阿兵哥,和一個流浪的老頭,兩個人能聊的越來越多。他雖是年長,但很健談、平易近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親和力,他告訴我他的兩個孩子都在內地工作,現在只有他一個人,就這麼,每天早晨,我們有這麼一段歡樂的時間,甚至我們兩個打打鬧鬧的…。

一天早上,我兩正在享用咖啡,我搭著他的肩膀,嬉笑的教他怎麼把妹時,忽然察覺一個高大穿軍服的身影快速向餐廳移動,我一下子就認出那是我們聯隊長,也就是整個基地最高指揮官,我想,完了,看看我現在嬉笑的樣子,而且這流浪漢要怎麼解釋,來不及了!我站起身想要擋住他,我想完了完了…反射動作正要大聲的向長官敬禮,就在那一剎那,沒想到,離我還有二十步之遙的聯隊長竟然先舉手向我敬禮,且大聲喊著「長官好」…

我嚇得快暈過去,我已經開始想像我被關緊閉、當兵當到100歲還當不完的樣子…,回神過來,發現他不是跟我敬禮,而是跟我嘗試要擋住的那個人敬禮,並且走到他面前彎下腰來,深深的一鞠躬,然後露出像小男孩一樣的頑皮笑容,眼看老爺爺笑說「好好好..」用手拍拍他的頭,說『都好嗎,加油呀! 』我覺得自己又陷入暈眩,什………麼…,他…他…到底是誰?後來才有人跟我說,他是以前這裡的聯隊長,也是中華民國空軍四星上將,是空軍歷史的一位傳奇人物,到現在為止,他的一些事蹟還在被晚輩們傳講著,而我的聯隊長也是他一手提拔的,可以說是他的老師、他的恩人。

那年四月,我休假營返的一天下午,有三台黑色軍車來到餐廳,幾位軍官走向我,告訴我『老長官已經於前幾天去世,走前交代我們將這個信封交到你的手中,並且邀請你參加他的告別式』,我打開一看,裡頭有一枚翠綠色的玉戒指和一封信,信上寫著「小兄弟,整個冬天,我都因為剛剛過世的妻子感到傷心,那是我最艱難的一段日子。那天晚上,真的好難過,我離開官舍到外頭散步,希望能平復自己心情。謝謝你為我走到外面,在這麼冷的天氣請我喝一杯全世界最好的咖啡,謝謝你為我這麼做。我很高興你這麼做,謝謝你送給我的禮物,那是一段好日子。而這個戒指是一直跟著我的,我把他送給你了」。

那天早上在元首與部會首長共同參與的國家級告別式,我是唯一受邀參加的二等兵。那年冬天,上帝把一個正需要陪伴的老先生帶到了我的身邊,給了我機會參與他生命中最後也是最孤單的階段。我的軍旅生涯,因為他,更深刻,更有味道了。那年冬天,上帝透過他教了我重要的事。

今早稍稍感到寒意了,未來三個月會越來越冷,我想有時冷峻的環境,卻也更提醒我們拉近彼此的距離,不是嗎?如此一來,越寒冷的季節,也是越溫暖的季節了!一杯咖啡、一點付出、容許一點被打擾,哪算得了什麼?但是卻也可以帶來這麼大的不同,只可惜,常常我們給人時,想的是投資報酬率,而忘記能付出在需要中其實是我們的機會,因而錯失了比金錢與利益更美好更有價值的事情。

我認為沒有永遠的同事,也沒有永遠能住在一起的家人,就算我們再珍惜,遺憾的是我們終究會分開,不會永遠有機會彼此付出,聽對方說話,可能就是這幾年,這幾個月,我們能不能珍惜朋友家人,珍惜那些被打擾的日子,或是停下來一下,為陌生人煮杯好咖啡,跟他聊聊,跟他分享你有的溫暖,讓無奈循環的日子,也成為難忘好日子。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