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為什麼沒先問我

蔡鈴真牧師

「我已經將你奉獻互(台語: 給)上帝…。」在我仍然懵懵懂懂的時候,這句話就響在我的耳邊,當初並不清楚是甚麼意思。稍長些,媽媽解釋,在我出生之前,她曾有一個非常可愛的小寶貝被上帝接走了,不久後雖再懷孕,但不幸未能保住這個胎兒。當再次懷胎時,她就對上帝說,若能順利生產,而且如果是男孩子,就奉獻互上帝。

「奉獻互(給)上帝」是有些特別待遇的,從小除了被要求開口祈禱,還要背十誡、主禱文和聖經金句。更嚴重的還在後面,上了小學,無論大小考,成績拿回家,每科都要求100分,少一分打一下。「你是奉獻互上帝的,要有好成績。」每被打一下,心裡就抗議:「妳把我奉獻給上帝,也沒先問我。」

小學畢業考上台北的大同中學,心裡充滿了興奮與期待。不料,妳卻說:「我們沒有錢,不能讓你去台北讀書;你就在爸爸服務的淡江中學讀,學雜費可減免,況且你以後要當牧師,淡江是教會學校,有很好的宗教教育。」同學們都知道我是校工的兒子,以後要當牧師。下課之後,我常躲起來,暗自哭泣著,「奉獻給上帝怎麼不能跟別人一樣去台北讀書?」「把我奉獻給上帝,為什麼沒先問我?」

當兵的時候,輔導長知道我是讀神學院要當牧師的,常日夜找我麻煩。有一回神學院的同學寄給我一些刊物,被他攔截到,統統作為證物,控訴我在軍中傳教。站在公審的大會中,無限的孤單無助,「媽媽,妳知不知道奉獻給上帝會有這麼多的麻煩?」

夢魘持續著,1979年第一次從美國回來任教於台神母校,不久發生美麗島事件,高俊明牧師的女兒在我班上。警察和警總的人定期拜訪,「我們有報告,你在國外參加台獨組織…。」(註:當時出國在校外唯一參加的只有台語教會的主日禮拜) 天天生活在威脅和恐嚇的陰影中,「媽媽,妳把我奉獻給上帝,為什麼沒先問我?」

1982年再次出國進修,帶著妻兒飄洋過海,把媽媽妳留在台灣。我們在美國搬了好幾處地方,首先在俄亥俄州短暫停留,然後進入美東哲吾大學,接著搬到加州…。蔡頌旻在小學畢業前共換了五個學校,搬到後來連我自己都問:「我的家在哪裡?」「奉獻給上帝,就要如此遷徙嗎?怎麼不能跟別人一樣有固定的家?」「把我奉獻給上帝,為什麼沒先問我?」

媽媽,其實妳一直都很辛苦,尤其在爸爸別世之後,為了全家生計掙點收入,妳甚麼都作,幫人洗衣服、打掃、種菜、養雞鴨、帶小孩…,每天都是早早起,晚晚睏。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妳的身體健康其實也非常的不好,堅強的妳卻是忍著,撐著。媽媽,妳把兒子奉獻給上帝,並沒有帶來物質上的祝福,年紀大了,也未能享受兒孫一起生活的天倫之樂。「把我奉獻給上帝,為什麼沒先問我?媽媽,妳是否想過?妳若沒有把我奉獻,或許我們會有較寬裕的物質生活;若不把我奉獻,或者我們會有更多相處的時間…。「把我奉獻給上帝,為什麼沒先問我?」

掙扎當中,一個聲音清楚地回應:「我在哪裡,你的家就在哪裡!」「你不記得我曾說過嗎?『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翰十四章27節) 後來,在舊金山神學院進修,當凱希教授(Dr. Morton Kelsey)用生命一句一句地讀出耶穌《天國八福》,「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哀慟的人有福了…。」(馬太五章3-12節)當時整個教室充滿燦爛的一幕,讓我見證媽媽早就體會到天國是真實的,具體存在的,不僅是未來或死後的。媽媽,妳比我這個牧師兒子更明白上帝同在的平安與恩典。

返台這十年來,每次看到妳,妳都帶著滿足的喜樂,甜甜的微笑,沒有任何的哀嘆怨氣;當最後時刻來臨,妳完全交託,讓主耶穌扶持著妳,在安睡中,慢慢地停止呼吸。妳的容貌是那麼的安祥燦爛,似乎回映著天上的榮光。此刻,我們經歷到天堂的一角。我再次見證妳先前的確信「為這緣故,我也受這些苦難。然而我不以為恥;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也深信他能保全他所交託我的,直到那日。」(提摩太後書 1:12)

媽媽,謝謝妳,在我未出生之前就將我奉獻給上帝,這真是生命中最大的祝福。

●編按:蔡許寶惜牧師嬷,已於主後2011年2月9日安息主懷,享壽九十歲,在她一生的歲月中,留下極美好的腳蹤與榜樣。作者為台灣聖經公會總幹事,本文紀念其母親,寫出奉獻給上帝是一條不易卻又充滿榮耀的路。願牧師嬤的的精神透過網路,繼續影響廣大的基督徒。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