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等待航線

作者名: 
梅伯里

甚麼才是重要?

那天是一月二十二日星期二,早上十時二十二分,天氣異常惡劣。我正在愛俄華州蘇城的上空,駕駛著一架水陸兩用的飛機,從秘魯的伊基托斯飛往加拿大的溫尼伯。外面下著雪,氣溫只有零下二十度。

無線電通訊系統信號正不穩定地閃亮著,引擎操作困難,起落架又給凍封了,一隻輪子向上,另一隻則向下。霎時間我完全無法控制飛機的速度與高度,以往的經驗也無補於事。雖然我在駕駛艙內不斷祈禱,我仍很渴望有方法讓其他人知道我的處境,我極需要別人代禱。

當我穿越風雪慢慢降落到蘇城機場時,我要頂著每小時三十浬四十五度的側風,迎風降落。但神預備了一切,風力的強度幫了我一把,只需用一隻輪子降落,另一隻則保持在空中,直到飛機安全地在跑道上減慢速度,既沒有發生任何碰撞,也不用勞動穿上防火衣戒備的消防人員。飛機稍後被拖往維修檢查,翌日我便完成了飛往加拿大的航程。

接著那個星期我在賓夕法尼亞州的哥馬,遇見了薛勒太太。她告訴我,她經常為宣教士代禱,而我是其中之一,這令我感到很詫異。她接著說:「上星期二早上,我打算參加婦女祈禱會,但因暴風雪關係,聚會給取消了。我便留在家中,用了半小時爲你祈禱。」我們把蘇城和哥馬兩地的時間比對一下,對了!在十時二十二分,這位親愛的姊妹正跪在寶座前為我代禱。

在我辦公室的牆上有一張計劃圖表,詳細列出我們機構在十三個國家事奉的成員名字。最近我每天用幾分鐘的時間,為名單上的人祈禱,先選一個國家,如波利維亞,然後記念那裡每一個成員和他的家庭,嘗試想像他們身處的環境,祈求神供應他們的需要。

我在叢林輔助服務中心要負責的工作很多,包括策劃、編定進程、管理、出外公幹、演講和指導等。不過我漸漸明白到神為我們所作的才是最重要。誰能估量呢?也許我每天花在禱告上的幾分鐘,才是我最有價值的貢獻。

「禱告所能成就的事,比這個世界能想像的還要多」,這句話不是游手好閒的藉口。 

等待航線

九月的酷熱籠罩著整個停機坪,我們的飛機正在跑道上滑行,慢慢離開在維珍尼亞里奇蒙機場的主要大樓。湛美坐在我的右邊,滿膝都是航路圖,比爾則在我的後面,不停用手帕擦去臉上的汗珠。

我們駕駛著直升機,飛往紐約市。離開機場前,我向聯邦航空局提交了一份飛行計劃,要求直航往紐約市。我在森林裏駕駛小型的直升機,一點問題也沒有,但這是美國市區的上空,到處都是珍寶客機。雖然我只能以時速一百二十浬的速度飛行,我仍希望可以用最短的時間,到達紐約市。

飛機停留在跑道的末端,我已作好了最後的檢查:磁電機、螺旋槳、發電機、各種儀器,全部操作正常。駕駛艙如火爐般酷熱,我們一直在等候,渴望聽到「飛機可以依原定計劃航行」的回覆,那麼我們便可以出發,離開這酷熱難耐的處境。

無線電通訊終於吱吱作響,「直升機242B,是否準備好抄錄你們的航路許可?」

從管制塔傳來的聲音,知道我們不能取得預期的航路。根據指示,我們起飛後要轉向東南方,爬升至三千呎,而非我起初要求的七千呎。隨後另一位管制員指示我們飛往切薩皮克灣的東面,穿過不穩定的氣流升至五千呎,在三條不同的航道上曲折盤旋,最後才能向西前進,到達原本向北的紐約市機場跑道。

這些轉變雖然使人不快,但我們駕駛的不是空中唯一的飛機,管制塔的人還要顧及很多因素。事實上,紐約市航路管制人員的雷達顯示圖內就有七十架飛機,他還需考慮將飛機帶離隨時引致飛機機翼折斷的雷雨、風暴、強烈氣流等危險。

我們沒有得著我們想要的,事實上我們得到了對我們、對其他人而言最好的安排。

等待航線、不穩定的氣流、想往北卻先要向東飛,似乎一切都使人困惑,但如果給你領路的人,清楚你前面的路途與障礙,你就會樂意接受他的帶領。

箴言十四章十二節告訴我們:「有一條路,人以為正,至終成為死亡之路。」

神的道路有時雖然好像與我們的理智判斷相違背,但由始至終祂知道一切,縱使我們正身處等待航線的景況中,長遠來看,屬神的天空永遠是友善和平靜的。

讓機師駕駛

滿載乘客的薛娜206型飛機,困難地飛離了濕滑的森林跑道,機師隨即把油門推到極限,一直以來他都習慣這樣做,因此他很有信心飛機能飛越濃密的巨樹。

就在這時候,坐在他旁邊的乘客,看見機外全是茂密的樹林,外面的巨樹像要衝進來似的,他突然慌張起來,害怕飛機會撞上樹木,便不假思索地想幫一下忙,抓著旁邊的駕駛桿往後拉。他這一拉,不但幫不了忙,反而險些釀成災難性的後果。

無可置疑他的動機是出於好意,眼見滿載乘客的飛機在炎熱的森林裡上升得那麼緩慢,跑道盡頭的樹木又顯得那樣巨大,他的心一定在想:「我的天!這機師到底在幹甚麼?他是不是睡著了?爲甚麼他不把駕駛桿往後拉?」

可是在這種情況中把駕駛桿往後猛拉是不當的。要使飛機向上仰升之前,一定要先將飛機速度加快,否則你會使飛機失速。

飛機因這乘客如此一拉,機頭立即向上仰,失去了原有的速度,並且開始往森林下降。機師猛力將駕駛桿推回原位,盡力嘗試把飛機頭控制向下。可惜一切都太遲了,飛機已經失速,沉重的引擎使飛機急速地衝向地面。

靠著神的恩典,沒有人死亡,但乘客全都受了傷,機師傷得最重。剛巧那時有另一架飛機停在附近,上面的機師便幫忙救助傷者,把他們分兩次載到附近叢林的一所小型醫院去。傷者住在那裡直到痊癒。

對很多人而言,要他們遠離駕駛桿是非常困難的事,因此意外、失事不斷發生。我很同情那位受驚的乘客,因為在我自己的屬靈旅程中,我也常和他一樣,犯著同樣的錯誤。當我以為神不再掌權或不再理會我時,我便慌張起來,嘗試代替祂,希望憑自己控制局面,但從來都沒成功過,就是耶穌基督也要降服於父神的航行計劃:「不是照我的旨意,是願你的旨意成就。」

有時事情看似很難去應付和面對,甚至使人驚惶失措,但我們一定要願意把駕駛桿交在偉大的「機師」手裡。

這是搭乘飛機的唯一方法。

《鐵翼靈程》之簡介和開始

人常以為自己在操縱一切,可是十居九是不能控制…作者不以一個老練的飛行員自誇,相反事事看到造物主的奇妙,把每一次的經歷都聯想到神的大能,提醒我們應該謙卑地讓神做主,跟在神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