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小心魔鬼很聰明》 第一封信

作者名: 
魯益師

序言

敝人無意在此解釋眼前這束公諸於世的信函是如何落入我手中的。

關於群魔,我輩容易蹈犯的錯誤有兩種,性質互異,但同樣離譜。其一是根本不相信牠們的存在。其二是相信,並且對牠們抱持著過度的、不健康的興趣。對這兩種錯誤,群魔可是同表歡迎,唯物主義者和魔法師贏得牠們同樣的青睞。本書所採用的書寫方式,對任何已經深諳其中竅門的人而言,實在不算什麼絕門功夫;但對某些心懷不軌或因過度熱中而可能將之曲解謬用的人,我認為他們無法從本書中找到門路。

在此我得提醒讀者切記魔鬼是個大說謊家。千萬別把老魔頭所說的每句話都當真,即使從牠的角度看亦然。我無意於指認信中提及形形色色的人都實有其人;不過我認為浮現在字裡行間的史百克神父和那案主母親的形象,極有可能失之公允。須知人間和地獄一樣,到處充斥著自說自話。

最後讓我補充一點,自始至終我從未費工夫去釐清這些信函的年代與時序。第十七封信看來是戰時物資匱乏,以致必須實施食物配給之前寫成的;不過,大體而言,魔界的記日方式似乎與塵世的時間無涉,我也就懶得理會了。歐戰的曲折與始末,除非偶爾衝擊到某個人的屬靈狀況,否則老魔頭對之顯然興趣缺缺。

魯益師

寫於牛津大學抹大拉學院(一九四一年七月五日)

親愛的小孬魎:

你的餿主意我領教夠了,說什麼要好好管束你那案主阿蒙的閱讀範圍,並且刻意讓他多多親炙那位崇奉唯物主義的仁兄,你未免太天真了吧!聽來好像你認為透過「理性的爭辯」,可以叫阿蒙那小子免於落入老賊頭的掌握。算了吧!如果他活在幾世紀以前,這招數或許管用。那時,什麼說法可 以成立,什麼論點無法證實,大家一清二楚;一種理念一旦被證實了,人人奉守不渝。那時的人仍然把思想和行為視為一體,可以隨著一連串理性認知的變革,更動 自己的生活方式。如今呢?得力於報刊雜誌及相關宣傳利器的推波助瀾,我方已經把這局面給徹底改觀了。你那案主從小就習慣滿腦子裡有成打互不搭調的哲學在那 裡各吹各的號,他並非以「真」或「偽」來區辨各樣學說,對他而言,只有「學院的」、「實用的」、「落伍的」、「當代的」、「傳統的」或「驚世駭俗的」之分。要讓他對教會裹足不前,你的最佳搭檔是大眾一知半解卻趨之若鶩的流行術語,而不是「理性的爭辯」。別浪費時間去說服他相信唯物論是「真理」!倒要讓他 認為這種時新的理念沛然莫之能禦,夠酷夠炫,是未來的哲學,他信的是這一套。

理性的爭辯會惹來麻煩,形同班門弄斧,自討沒趣,須知那老賊 頭是此中高手。至於我剛才提到的那種順應時潮、譁眾取寵的宣傳花招,有事實可以證明,我們在地下的父操弄的技法,比起老賊頭來,可是精湛許多。講什麼道 理?一講起道理,你就把你那案主的理性給喚醒了,一旦他的理性被挑旺起來,結果如何誰能預料?縱使可以把他某一特定的思路扭轉過來,合乎我們的胃口;但你 會發現,理性的活動使他建立起足以置我們於死地的思維習慣,從此,他將把注意力從眼前感官經驗所觸發的意識流撤離,轉而關切普遍性的論題。因此,你的任務 是促使他把注意力集中在意識流裡,開示他美其名稱之為「真實的人生」,不過,可千萬別讓他窮究所謂的「真實」意何所指。

記住,他可不像你是純粹的靈體。你從未有過生而為人的經驗,無法想像人是如何被習常的事物所拘囿。(說到做人的經驗,那曾經道成肉身的死對頭真是得天獨厚,想到就令我抓狂!)我曾經調教過一個案主,他是道地的無神論者,平常喜歡到大英博物館看看書。有天,正當他坐著閱讀時,我察覺他的某道思緒開始出岔,不用說,那一刻間,老賊頭正倚在他的手肘旁說教。眼看自己二十年來的辛苦耕耘就要付諸流水,那當兒,我若一時急昏了頭,拚命用理性爭辯的方式反制對手,大概也就沒戲唱了。總算我聰明絕頂,靈機一動,就從這人最容易受我掌控的部位下手──我提醒他該吃午餐了。老賊頭當然不甘示弱,隨即跟我唱反調,提醒他這事可比吃午餐重要。(大意如此,誰又能準確地聽出祂對人說的話?)至少我想祂是這麼說的,因為當我回應:「是啊!正因太重要了,不適合在累了一整個上午之後費心斟酌。」那小子立刻茅塞頓開。接著我又說:最好等吃過中飯,腦袋清醒了,再徹底考量一番。」一轉眼,這傢伙早已起身往門口走去。只要他踏入街心,我就可以大奏凱歌了。我讓他注意到一位報童正在叫賣晚報,一輛73路公車正行駛而過。還沒等他下完台階,我已讓他徹底相信,當一個人獨自坐擁書城,任何可以竄進他腦海的奇思異想,只消一劑「真實的人生」(指的是公車和報童),就足夠讓他明白「凡此玄想」全是虛妄。他深知自己剛才逃過一劫。幾年之後還津津樂道:「對那真實界不可言宣的感知是人最終極的護衛,使我們不致誤入純邏輯的死胡同。」這位仁兄目前老神在在與我們地下的父同住在一個屋簷下。

這下你可懂了?歸功於幾世紀以前我輩就已啟動在人心智裡的認知方式,人們發現置身在耳熟能詳的日常事物中,已經很難相信另有一種超乎自然的存在。繼續努力吧,讓他的認知侷限在日常事物裡。尤其重要的,避免使用科學(我指的是真正的科學)來敵擋基督教,因為科學可能會淬勵人去思考那些無法觸摸以及肉眼看不見 的真實。有幾個現代的物理學家不就是這樣墮落了嗎?如果你的案主非要涉獵科學,就只讓他接觸經濟學和社會學,千萬別讓他與那我輩所珍視的所謂「真實的人 生」隔絕了。其實,上上策是不要讓他們讀科學,但卻給他一個籠統的觀念,以為自己什麼都懂,以為那些偶爾在閒談和閱讀時隨意撿來的,是堂而皇之的「當代研究成果」──尖端知識!千萬記住你的目的是讓他思想混淆。聽聽那些年輕的案主高談闊論的調調,若不把他們好好調教調教,真是有虧職守,知否?知否?

你最最慈祥的叔叔
用螺絲釘和戒尺雕你扁你的
老魔頭

線上試讀《小心魔鬼很聰明》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