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復 活

作者名: 
黃小石

復活不是信心的產物,信心是復活的見證。
──漢斯‧昆(Hans Kung, 1982-)

約伯問:「人若死了豈能再活呢?」這是一個古老的問題。

也許我們會想:與其盼望復活,不如盼望不死,這樣起碼免去一次死亡的痛苦。古文明中很少有盼望復活的傳統。希臘人相信靈魂不朽,認為靈魂是關在人身體的監牢裡,當人死的時候,他的靈魂就從肉體的拘禁中得到釋放,但是這靈魂不會再回到人間,希臘人沒有復活的概念。埃及人有對來生的希望,所以人為自己的來生多有各種預備,但是他們也不相信復活,葬在金字塔裡的人是出不來的,他們是要去另外一個世界。印度的文明有輪迴的想法,這與復活的概念是全然不同的。一個投胎再生的人,對他的「前生」是沒有知覺的,他的身體與以前的身體也是不相干的(男人的轉世可以是個女人,也可以成為畜生等等)。他們認為人生命的終極目標是能達到涅槃、一種「空」與「無」的境界。中國的道家有希望永遠不死的想法, 那些「得道」成仙的人,像老子一樣,四處雲遊,最後不知所終。

其實不死的境界也是很讓人擔心的。在希臘神話中就有這麼一件愛情故事:天神宙斯有個女兒名叫奧羅拉(Aurora,曙光女神,希臘神話中的女神是不會死的),她愛上了一個凡間的男子泰索尼斯 (Tithonus),於是求她的父親讓他也能夠不死,宙斯答應了她, 結果這泰索尼斯雖然不死,但是卻變得愈來愈老,除了還會講話,什麼都不能做,不難想像這位不死的泰索尼斯的下場是相當可悲的3。若韓愈在年未四十,就說自己已是視茫茫而髮蒼蒼,且齒牙動搖,這樣一直活下去怎麼得了?我們的教會中有位九十歲的老伯母,她有次說:「我不再吃補藥了,吃多了死不掉怎麼辦?」這是老年人的智慧,也是因為她有復活的指望,不知道從前的皇帝大人知不知道別人願他萬歲、萬歲、萬萬歲的時候,不見得是祝福他,可能是在咒詛他呢?

「不死」多多少少還是可以想像的,因為我們現在活著,不死乃是就這麼一直活下去,但「復活」(指肉身復活)卻是全然落在人類經歷的外面,復活是個全新的境界。若是把復活想像成死人從墳墓裡出來了,這就變成一件很可怕的事了,中國人稱這類的東西為「殭屍」或「跳屍」,是一種厲鬼,是需要想法子立刻將之除去的妖物。

《聖經》裡復活的概念不只是死人又活過來而已,而是在天國裡的新生命。希望不死與盼望復活是完全不一樣的。

在耶穌的時代,也只有一部分猶太人相信死後復活,耶穌曾與猶太人辯論復活的道理,引用《聖經》裡的話說:以色列人列祖的上帝「是亞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這段話中的動詞是現在式,所以「上帝原不是死人的上帝,乃是活人的上帝;因為在祂那裡,人都是活的。」相信有復活的猶太人也只認為這在末日才會發生,所以被釘十字架的耶穌基督三天後死而復活的史實,不是任何人都能期待的。

耶穌復活不是門徒信心的產物,相信復活乃是耶穌復活的見證。

人不只是有物質的身體,《聖經》也告訴我們人更是「有靈」的活人。我們從上帝要藉「道成肉身」來救贖人類,就知道人的本質包含了靈魂與肉體。基督的復活不只是「精神復活」,更是身體的復活,為了要救贖人的身體。「耶穌對她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

復活的身體是一個含物質的身體,當門徒見到了復活的耶穌的時候,起初還以為看見了鬼魂,〈路加福音〉記載耶穌邀請門徒摸祂,說:「摸我看看!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路加福音〉的作者路加是醫生,他對耶穌有個實體的身體記載最為詳細,也最有意義。)復活的身體又是什麼樣子呢?這是我們不能想像的,因為凡是我們能想像的都是與人實有經歷有關。復活不是一種「瀕死」的經歷,也不是一種「起死回生」的經歷,在《聖經》中記載拉撒路的回生,當他死後四天,並且埋葬了,耶穌來到他的墓前,吩咐他說:「拉撒路出來!」他就出來了,手腳仍是裹著屍布,要人解開。

拉撒路回生之後仍是要死的,所以只能算是他的今生生命的延續;而耶穌基督的復活卻不是這樣,祂復活的身體是個奇妙的身體,屍布不能把祂裹住,封住墳墓的大石頭不能把祂拘禁,關緊的房門也不能把祂阻擋。在祂復活那天的晚上,祂就是如此忽然出現在門徒聚集的房間裡,好像是一個在四度空間裡的人,進入一個全然封閉的三度空間裡一樣,是不需要穿過任何的牆壁的。這些都是超過我們所能知道的,卻仍然是可能的。基督耶穌的復活,成為睡了之人(在主裡死了的人)初熟的果子,到了時候,我們各人都要「按著自己的次序復活」,與祂一樣。

耶穌的顯現,就如祂在地上所行的一切神蹟一樣,不是要贏得人的驚異,而是要啟示上帝的心意。耶穌在第一個復活節晚上,向祂那批在驚恐害怕中的門徒顯現,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並把祂手上的釘痕、肋旁的傷痕給門徒看,為教他們想起耶穌在最後晚餐時對門徒說的話:「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之後祂才帶領門徒去客西馬尼園去面對出賣祂的猶大,和來逮捕祂的人。

復活節晚上門徒在緊閉的房間中懼怕不安,耶穌見到他們的第一句話,就像是再一次保證門徒們,祂自己就是他們的平安,告訴他們說:「是我。」祂手上的釘痕,不但是證明這位顯現在他們面前的,就是主耶穌自己,同時也應驗了先知的宣告:「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祂替代的刑罰,正是門徒平安的根源,祂已經勝過了世界,廢除了死亡,人類的一個新紀元開始了。

上帝藉以賽亞所說的:「婦人焉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不憐恤她所生的兒子?即或有忘記的,我卻不忘記你。看哪,我將你銘刻在我掌上……」,我們不知道原來祂是如此愛我們,用十字架上的釘痕把我們每個人的名字刻在祂的掌上的。我們的指望是基於祂愛的應許:「因為我活著,你們也要活著。」教我們永遠與祂同在。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