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訪問曾身陷囹圄的爭議人物

作者名: 
柯樂維

美國一間出版社公關人員邀我訪談金貝克(Jim Bakker),當時我反應十分冷淡。老實說我並不喜歡這位名聲狼籍的電視佈道家。若干年前他的種種醜聞是街談巷議最熱門的話題。

金貝克的事蹟可說人盡皆知。他在八○年代躋身百萬富翁的行列,成為萬人景仰的領袖。身為「成功神學」(Prosperity Gospel)最主要的倡議者,金貝克傳講的信息多在熱烈鼓吹信徒要追求樂觀主義、健康和財富。但在一九八七年,由於他和教會女秘書有染的醜聞成為國際新聞,他的福音王國開始分崩離析。接著他又身陷經濟犯罪的指控中,一九八九年金貝克因違法吸金、詐欺罪定讞,進入聯邦監獄服刑,判刑四十五年。坐監五年後獲釋出獄,隨即出版他的回憶錄《我錯了》(I Was Wrong),也就是這個時候他的公關人員打電話給我。

從家財萬貫跌到身無分文

幾天後我發現面前坐的人言語柔和,和從前電視上聳動強勢的形象判若兩人。他已經失去妻子、家人和尊嚴,如今更身無分文。但當我詢問他寫回憶錄的動機時,自己心中並不帶什麼情感。

「我想讓我的兒女、孫兒輩、和過去廿五年來支持我收看我節目的人瞭解我在獄中的領悟──過去我的人生觀實在大錯特錯。我講道時宣稱上帝希望每個人都成功又富有,而且沒有任何痛苦或困難──一種極端樂觀主義者虛構的福音。但是對被關在監牢又失去一切的人而言,這種成功神學有什麼意義?我在獄中詳讀聖經,訝異自己怎會犯這麼離譜的錯誤。我深深感謝上帝並沒有把我這假先知當場擊殺。上帝並沒有應允人一生享有財富、成功順利,但祂應許我們無論經歷任何痛苦或試煉,祂永遠不離開、也不撇棄我們。」

我好奇地問:「是什麼扭轉了你的想法?」

「耶穌的話。在獄中整整有兩年,我再三反覆詳讀耶穌講的每一句話。我抄寫耶穌的教導不知多少遍。我發現耶穌對金錢從未說過什麼好話。我怎麼竟然就不斷告訴人要追求財富呢?我當初應該教導人愛上耶穌而非虛假空乏的裝飾品。在監獄裡你被迫天天休安息日的假,我就一連過了五年的安息日。上帝帶我進入監獄是要我經歷死亡,不是身體的死,而是自我的死。上帝讓我在囹圄的絕境中,使昔日的金貝克走到盡頭。」

「你現在和入獄之前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他輕聲回答:「哦……我已和從前大不相同了。我覺得自己完全不配再站上講壇,往日的野心已蕩然無存。我只想專心過好每一天,希望成為上帝要我成為的樣子。我沒有好名聲,所以也不需要努力向別人證明什麼。我可以服事任何一個上帝帶到我身邊的人。籍籍無名的好處實在很多。我曾經每兩天必須募到一百萬美元,如今簡單清貧的生活讓人輕省多了,實在挺不錯的。」

重拾無價的禮物

金貝克談起農場上的生活。他的女兒就住在隔壁,含飴弄孫成為他此生最大的快樂。「沒有人喜歡以我這個書名作為回憶錄的名稱,這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可以當作傳家之寶留傳子孫。不過我的兒女非常難得,他們不但沒有因發生在父親身上的事物心存怨恨,也沒有離開神,他們待我極好,兩個人現在都全時間事奉上帝。」

「上帝仍然會使用失敗跌倒的人嗎?」我問。

金貝克講到一個他在獄中發生的故事。寒冷一月的早晨獄卒突然叫他的名字,他當時感冒嚴重又剛打掃完廁所,狼狽不堪的他很不情願地跟隨警衛走進典獄長辦公室。有位訪客正在等著見他,竟然是葛理翰牧師(Billy Graham)。「我一走進門,他立刻轉身向我大大張開雙臂,我馬上感到一股完全被接納和愛的熱流。我們談了一陣子,離去前他告訴我會繼續為我禱告。就在那時,我清楚知道上帝愛我,有一天祂或許還要再使用我。那純粹就是上帝的恩典。」

「你覺得上帝為什麼要讓你失去一切並且身陷牢獄?」

「因為祂愛我。凡所愛的祂必管教。如果我繼續做以前的事情,現在說不定被關在精神病院,至少人會崩潰吧。不管怎樣我也不想再回到從前。上帝藉著讓我失去一切的打擊,使我走到絕境,才能真正破碎、悔改和降服。這功課非常艱難,我和家人遭受的損失既沈重又難以彌補。可是這一切在永恆的光照下,都成為值得的了。」

雖然人生的最後一章還沒寫完,尚不能蓋棺論定。我和金貝克談到這裡,不禁想起聖經中另一個謙卑下來的罪人。他的罪令上帝和他的國家為之失望──他就是大衛王。不論是大衛或金貝克,他們都發現了上帝奇妙無比的恩典,這也是我們每一個曾經跌倒又爬起來的人,同樣感受過的驚訝。神的奇妙恩典,真正是世界財富所買不到最美好的禮物了。

(本文節錄自校園書房出版社新書《簡單中的富足》第25篇)

簡單中的富足--沒錢也能富足的36計 /Making Life Rich without any Money

作者:柯樂維/譯者:朱麗文

出版社:校園書房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090715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