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人的罪性從何而來?

里程/《游子吟》之一

人的罪性雖是不爭的事實,但對罪性的根源卻眾口不一,長期爭論不已。進化論者說,人是由動物進化來的,因而人身上必然殘存著動物的本性,即為生存而鬥爭的獸性,並認為這是人罪性的來源。因為人也是動物,為保証自己生存的權利,必然會保護自己而與他人爭鬥。按這種觀點,人的罪性乃是符合情理、天經地義的。但這種論點是站不住的。首先,它立論的基礎(人是由動物進化而來)是缺乏根據的。我們在第六章會有較詳細的討論,人不是由動物進化來的,而是神親手所創造的。其次,人的罪性何止是因為生存競爭呢?人在溫飽有餘之後,仍往往表現出對名、利、權力的貪得無厭;人在自己通達以後,仍常常會對那些與自己的生存毫無威脅的人生出嫉妒、狡詐、殘忍。這些都不是用人的動物性能夠解釋的。

更多人認為人的罪性是後天的,與教育有關。我國歷來有荀子的「人性惡」與孟子的「人性善」之爭。孟子主張「人之初,性本善」,認為人的惡性乃是後天的環境造成的。這種觀點被普遍接受,「孟母三遷」的故事也因此被廣為流傳。不僅我國如此,西方也有類似看法。隨著現代科學的興起和工業化的推進,人們的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都發生了巨大變化。十九世紀的西方呈現一派經濟繁榮、國泰民安的祥和氣氛。很多人,包括不少基督徒,對世界的前途都抱著十分樂觀的態度。當時人們普遍認為,只要不斷提高生產水平、發展經濟,使人人可以生活得更好,只要大力普及教育,使人人能分辨善惡,人類社會就可日臻完善,人的罪性也將隨之根除。然而,二十世紀先後爆發的兩次世界大戰,使人們目瞪口呆,戰爭中暴露無遺的人性的凶殘、暴虐,把人們的美好憧憬打得粉碎。

人們物質生活的改善、提高,並不會使人們的精神生活、道德水平自動昇華。教育使人明大義、辨是非、知法守法,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犯罪率,但卻無法改變人們的罪性。教育、知識可能使人們行事小心謹慎、恪守社會法律,但這只是在壓制人的罪性,或使罪性以更加巧妙、更加隱蔽的方式表現出來。氣候一適宜,這些罪性立刻會爆發出來。不久前在一本書中看到一則故事:一位來自一個有食人習性的部落的年輕人,到美國求學,完成大學學業後又回到自己的部落。幾年後,他的一位同學從美國去探望他,發現他又恢復了食人習慣,非常驚愕,百般不解地問道:「難道在美國的多年教育,對你的生活習性沒有發生任何影響嗎?!」他卻微笑著回答說:「當然有影響啦!我現在食人肉時已改用刀、叉了。」

很多人都以為,只要有改革社會的良方,人的罪性就會逐漸消除。但是,現實正好相反。據說有一次《泰晤士報》舉辦徵文比賽,徵文題目是〈現今世界的最大問題是什麼?〉,不少人投去了洋洋洒洒的大部頭文章,但有一個人的文章只有一句話:「編輯先生,當今世界的最大問題是我。」一語道破,入木三分。是的,當今世界的最大問題乃是人心不軌。如果能把愛己之心變為愛人之心,小到家庭、朋友之間,大到民族、國家之間,一切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在人類的歷史長河中,雖有許多志士仁人、改革家應運而生,有過無數可歌可泣的奮鬥和犧牲。然而當他們登上權力的寶座時,過去深藏不露的罪性開始蠢蠢欲動、逐步表露,甚至惡性發作,於是開始蛻化、沉淪,重蹈其改革對象的覆轍,進而被新的一代革新者所推倒、取代。如此往復不止,令人興嘆不已。並非都是改革的鴻圖不可取,而是實行改革的人心靈不夠純潔,無法將改革進行到底。社會改革固然可以帶來一些暫時和比較表層的好處,但不能觸及人心。人的罪性不除掉,人類社會就無和平繁榮、長治久安之望。

人們逐漸悟到,人的罪性是先天的、而不是後天形成的,也不能用人為的方法除掉。人的罪性的根源,在《聖經》中有清晰的論述。在神創造的第六日,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創一26)「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裡,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創二7)。爾後神又用亞當的一條肋骨,造了亞當的妻子夏娃。亞當、夏娃被造時是完美的、聖潔的,因為「神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創一31)。亞當和夏娃被神安置在伊甸園負責修理、看守。神明確吩咐亞當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二16~17)!

可是在魔鬼的引誘下,夏娃和亞當悖逆神的旨意,偷吃了禁果,被逐出伊甸園。他們與神斷絕了溝通,帶來了靈性的立即死亡和肉體的必將死亡。這種靈性和肉體的死亡延及全人類,使亞當和夏娃的後裔無一例外地變成有罪的人。「這就如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羅五12)。人類始祖罪性的產生,乃源於對神所賦予的自由意志的濫用、對神的旨意不順服。始祖的悖逆,使人與造物主的溝通中斷,靈性枯竭,從此陷入以自己為中心的境地不能自拔。他們的子孫一出世就具備利己的私欲,具有罪性。這不是說,因始祖犯罪,神要誅連九族,把罪名強加在其後代身上,使之「背黑鍋」,乃是因為始祖的死亡的靈性代代相傳,自私的核心使每個人必然要犯罪而成為罪人。如果一定要問是「人性善」還是「人性惡」的話,可以這樣說:神造人時,人性是善的,但人偷吃禁果之後人性則變惡了;對始祖的後代、對我們每個人來說,一出母腹就有犯罪的傾向,或者說人性是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