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我成了新造的人

文千歲/梁少芯見證

文千歲:著名粵劇演員,出身戲劇世家,曾灌錄超過一百八十多張粵曲唱片。

與主多次擦身而過

我的父親是粵劇三、四線演員,只做些閒角,沒有名氣。我們家庭環境差,我在戲班長大,沒機會讀書,小學未畢業就失學。

記得中國大陸解放的第二年,我隨父母去香港生活,住在油麻地北海街早期普慶戲院二、三樓的演員宿舍。父親抽籤有幸得入住近窗的床位。那扇大窗正對著加士居道的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童年時代的我,每早練功完畢,就坐在窗前看街景,望著那教會的十字架。當時不知道十字架為何物,也不知道它含有甚麼意義。現回頭看,那時我是第一次與主耶穌擦身而過。

十三歲那年我去新加坡演戲。一般人很看重藝人的姓氏。我本姓黃,是所謂「四大姓」之一。那邊有很多人姓黃,有道「同姓三分親」,於是很多同姓的叔伯和姑媽來捧我場;其中有個同姓姑媽,拜偶像拜得很厲害,她第一次見我,就送給我一件名貴禮物,怎麼也沒料到竟是個18K金的十字架!這可說是我第二次與主耶穌擦身而過。

在新加坡待了七、八年,1964年再回到香港。當時媽媽每個月給我八十塊零用錢。我很喜歡看電影,瘋狂程度可以一天看五場。有一段時間由於沒戲做,空閒得很,不到大半個月,零用錢已花光,就不能再看電影了。整天閒著,正感無聊,就駕車到亞皆老街神召會附近。男拔萃書院旁有一條馬路,我就坐在路旁的長椅上,凝望著神召會禮拜堂的十字架,心靈感到很平靜。當時,我仍不知道十字架的意義;現在回想,那是我第三次與主耶穌擦身而過。

認罪歸信主

我信耶穌是因為看見妻子梁少芯信耶穌後,生命有了改變,糾纏她卅五年的失眠頑疾霍然痊癒,使我既驚訝又感動。回想過去曾多次與主耶穌擦身而過,即上帝曾幾次給我機會認識祂,於是就跟妻子到教會去。

我和妻子一樣,聽到聖詩就會流淚,聽到牧師講道也流淚,尤其講到聖經說:人自出娘胎就犯罪,而且往往不知不覺會犯罪,我有很大感觸,深深感到自己是個罪人!自從2006年九月,我不間斷地隨妻子去教會,透過聖經,得著不少真理的教導,於是決心認罪悔改。

我和妻子讀完三個月的「天國移民課程」,與牧師詳談後,就在十二月十六日與妻子並她兩個姊姊一同受洗,歸入基督。感謝上帝改變妻子,也大大改變我!

全是上帝恩典

未信主耶穌前,我的脾氣暴躁,性情野蠻;發起脾氣來,有時擲東西、拍桌椅;有時污言穢語,任意妄為。我甚至賭博、非法賽車、與黑道人物為伍,與「蠱惑仔」結朋。信主耶穌後,主改變了我,脾氣比以前好多了,惡習都戒掉。妻子與我一起生活幾十年,甚麼都瞞不過她,言語、態度、對人、對事,她都清楚看到我的改變。品格、性情改變後,別人也樂於與我接觸。真感謝主,我成了新造的人!

上帝又醫治了我的骨刺。未信主耶穌前,我的脊骨生骨刺,痛得要命!往往要用手按著桌、椅才可站起來;演戲時更忍著痛!據醫生診斷我生了骨刺,若不醫治,將來要坐輪椅。接受洗禮後,懇切為這事不斷禱告,蒙上帝憐憫,醫治了我,我完全康復。間中雖也會感到有點累,但已不痛,休息一下,就好了。

以生命事奉

上帝給我很多恩典,我很感恩,覺得真要用自己的生命去事奉祂,為祂做點事。我立志將自己的專業和技能─唱粵曲、做粵劇、度曲譜、寫曲詞、玩樂器去傳福音,寫福音粵曲。於是,我執筆寫成了「救世主耶穌」,將耶穌基督道成肉體,來到人世間三十多年所行的神蹟奇事,用粵曲唱出來。

其實,我寫的時候,感到很不容易,因我學識不高,沒文學根基;好在寫福音粵曲不必咬文嚼字,不宜用艱深字詞去表達,歌詞只須通俗清楚就可以了,讓老人家容易吸收,年輕人也可以明白。終於我靠著聖靈的帶領、聖經中的福音信息、中文字典和不斷禱告,在四天之內完成這首演唱十八分鐘的「救世主耶穌」。

之後,我再寫了一部粵劇「挪亞方舟」。妻子建議我寫長一點,將聖經整個挪亞一家八口上方舟,至彩虹立約的事蹟,用一套兩個小時的粵劇演繹出來。我們先錄音出光碟,一如「救世主耶穌」;稍後以粵劇形式在戲院公演。由於妻子梁少芯對服裝、舞台設計、畫面鋪排、演員身段做手和唱腔設計等頗有天份,所以都由她全權負責。求上帝帶領我們這事工。

我立志今後更多善用自己的專長和技能寫福音粵曲。我們夫婦二人有同一心思意念:今後不再看重名利。其實,過去五十多年,我們在舞台上起跌多次,名利得失也經歷不少;現在既成為上帝的兒女,應該盡我們基督徒的本份見證主耶穌、事奉祂!

作為基督徒,我們每天都要在人前見證主耶穌,遇到困難,就不斷禱告,憑信心交託給上帝。在我過去的經歷中,即使失物,祈禱後上帝會讓我找回來。我平時需戴眼鏡,演戲時要戴隱形眼鏡。有一次我因大意掉了一隻隱形眼鏡,找了大半天也找不著,真是心焦如焚。我要戴上隱形眼鏡才可以化妝,於是我祈禱又祈禱,不斷祈求上帝讓我能找到。終於,祈禱了幾分鐘,那隱形眼鏡就在我眼前出現,就在化妝桌上。只要我們按著上帝的旨意誠心祈禱,祂必成就。祈禱的力量真是很大。

不再重名利

在我們這行裡,傳統都是拜偶像和華光師傅;現在信了耶穌,當然不再拜偶像。戲行內的確極少人信耶穌,我們信耶穌後,真要下很大決心──不但不再拜華光和其他偶像,就是神功戲也不接了(神功戲,又稱神誕戲,是歌頌、討好菩薩的表演)。我們向班主、記者都表明立場,縱然損失很大(演出五、六天,收入不菲),也站穩立場,犧牲這些名和利。主耶穌教訓我們,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我們要敬拜真神,以後都不做那些供奉、敬拜、歌頌偶像的表演,一心事奉我們的主耶穌基督

當然,這樣做可能會引起誤會,有人背後批評,說我們信耶穌是找到了另一條虛榮路。況且表面上我們好像很風光的,既去以色列,又去美加等地傳道,「做幾十場」;還有,我們又拍福音電影,出福音粵曲光碟,想必賺了一筆可觀數字。起初,我們聽到這些閒言閒語,心裡很氣。後來不斷的祈禱,終於得著釋放。了解他們是外行人,不認識主耶穌,又不認識我們,更不了解服事主耶穌是怎麼一回事,所以便再不跟他們計較。

我們深深體會,信耶穌是很有福的,上帝改變了我們的生命。我們的家人和朋友都看在眼裡,一清二楚;有學生更因此悔改歸向主。感謝主耶穌的拯救。讚美主!(余黃國凱採訪、整理)

梁少芯姐妹的見證:

梁少芯講述長達三十五年來遭受到失眠症困擾的經歷,她形容自己像人類活在罪裡一樣,如墮深淵。期間撒旦不時對她作出試探,使她常常充滿嫉妒、貪念和憤怒,對自己的演藝發展感到不滿和不安,更曾經瘋狂地以炒作「自殺」、「離婚」等消息提升自己的知名度;加上須兼顧自己和華哥的事業,為她帶來日益俱增的壓力,精神和身體也遭到極大的折磨。

2006年,禍不單行的事情接踵而來,令芯姐的情緒瀕臨崩潰,甚至萌生自殺的念頭。後來經姨甥女的介紹,前往一間中醫診所尋求治療。芯姐一直有取閱與失眠有關之單張的習慣,求診那天,身上便攜有一張從浸會醫院取得,收錄了禱文金句的單張。剛巧為她診治的中醫師是位基督徒,她便拿出來問醫師:「我不是基督徒,可以祈禱嗎?」醫師說:「是可以的。」接著醫師便教她禱告方法。那晚,芯姐關上房門祈禱,還未說到最後感謝話,便安然入睡至天明!連她自己也難以置信,如是者,她連續三晚祈禱,自此不需服用藥物,都能安然入睡。正式結束了三十五年來失眠的痛苦歲月。

最後,芯姐說:「名利是一剎那光輝,這點我早已看透,許多事情也有得有失,我很珍惜現在所得到的,美滿的家庭和一群好學生。」(文:小碧)

http://www.whatsinmag.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7...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