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夢想追追追

by 藝人 / 逸祥

很多人都會問我,當初怎麼進入演藝圈的,這個問題其實並不難,但是你被問幾百次之後,就有點煩,所以我決定寫下來,以後要是有人問我,我就直接拿這篇文章給他看。

一樣要說到我的小時候,從小學開始,我就是班上的開心果,搞笑是我最擅長的事,也因此我求學期間人緣都很好(每次選幹部都高票當選,眾望所歸),我在表演上獲得很大的成就感,也嚮往未來能夠在電視上演出,所以我是從小就有明星夢的人。

可是環境並不允許這樣的想法,我的母親要我好好念書,當個工程師,學校重視課業成績,同學之間追求分數,我從來不敢講出我的夢想,當個明星是一個不切實際的想法,國中最快樂的回憶就是在朝會中表演相聲給全校同學看,其餘時刻對我而言都是很痛苦的。

我非常壓抑自己,導致心理方面也出了狀況,一直到現在還有些心態和習慣沒完全調整好,我很沒有自信,因為什麼都不會導致我很自卑,我把謙虛當成是什麼話都不說,所以在台上獲得掌聲之後,下了台我一個字也不想說,我變得很懦弱,習慣駝背,變成一個被欺負的對象,表面上我跟大家是開開心心的,可是背地裡我恨我的同學,我把我的憤怒往家裡丟,我跟母親講話總是大小聲,日復一日,其實那時候好像有憂鬱症,我每天都很憂愁,也曾有自殺的念頭,那時候的我非常黑暗,內心極其扭曲。

感謝上帝保守,我一直想考上北部的學校,因為我知道北部最有機會上電視,高二高三兩年的時間,我花了所有時間在念書、補習,唯一休閒就是假日去網咖打魔獸,這兩年辛苦果真沒有白費,我成功考上台北科技大學,雖然那是一間不錯的學校。只是我讀書不是為自己,而是為家人、為老師而讀,考上這學校仁至義盡,我再也沒有必要這麼痛苦,心中已經有休學的打算。

上台北後,我就上網去找臨時演員的工作,接過三四次民視的戲,漫長的等待卻只有兩秒鐘的下半身鏡頭,演戲好辛苦,記得有一次接了電影的臨演,凌晨出發到山上,化好妝等到晚上,最後因為下雨而取消戲份,我才明白演藝圈不是我想像的那樣美好。

大學一年下學期,因緣際會下經由發明王推薦我去〈大學生了沒〉參加錄影,第一次錄影就使出火遁,也讓我在大學生裡成了固定班底。持續錄了一年後,我毅然決然從北科大休學,搞了家庭革命,母親認為我是一時被演藝圈迷惑,才會做這決定,三天兩頭就打電話勸我,連親戚奶奶都打電話關心我,我實在是受不了,為什麼他們都不懂,於是,我和家人的關係到了冰點。

休學期間,全民最大黨找我演出,心中很喜悅,自己的才能被大哥肯定,節目的曝光讓我被更多人看見,驕傲越來越多,但內心卻越來越自卑。面對如此專業的藝人,我才知道自己是那麼的微不足道,除了被打搞笑以外,我沒有其他的表演方式,上了一年多的最大黨,最後也離開了節目。很多人都會問我為什麼沒有再去上,其實我也很想去上,每一次的曝光都是機會,但是上不上不是我能決定的,節目有很多考量和因素,當節目不需要你或你可以被取代時,自然就沒有你的位子,這是很現實也很殘酷的。

沒有節目可上的我被打回原形,因為沒有工作也沒有學校可唸,有半年時間我沒有任何通告,在上剛上最大黨的時候,我認識了一位大哥,他帶我去教會,後來我也在火把教會受洗,但因為依賴人大於依賴神,我被這位大哥騙了二十萬元,當時我身上沒有什麼積蓄,這三件事接連而來,讓我的人生跌到了谷底。

危機就是轉機,那時小組長冠利、殷立以及其他弟兄姊妹,都常常關心我,幫助我,我何時軟弱,何時就剛強,我謙卑在神面前,承認我是多麼軟弱,所以我倚靠神,後來我也順利重考到學校,並又回到大學生活。

這4、5年的時間,我的通告並不足以支付生活,所以必須去打工賺錢,我做過餐廳、飲料店的工作,每次被客人認出來雖然高興,但總會覺得我為什麼要在這裡打工,心裡有很多無奈,可是也無能為力,很多人覺得我們通告錢很多,就我個人經驗,平均1個月1萬塊(台幣)收入,很多時候不到一萬,即便我現在收入好一點,但也不超過兩萬,所以別把這份工作想得太美好。

再回到大學一年之後,因為合約關係,我去了瘋神無雙,也在那裏簽約並固定演出到現在,做自己喜歡的工作是很快樂的一件事,信仰給了我勇敢追夢的力量,在所有人都反對我的夢想時,教會卻鼓勵我朝著夢想前進,多年來我心裡的黑暗、憤怒、扭曲,被神的愛充滿,我感到平安、喜樂,這是何等的奇妙,很多時候當我們傾盡全力卻還是無能為力的時候,就交託給神吧!

因為《聖經》也說信心沒有行為是死的,空有夢想是沒用的,唯有一步一腳印踏實的去做,才能成就你的夢想。

注:〈大學生了沒〉是台灣的一個綜藝節目

站內搜索